Login     Signup    |
Search  

李維榕博士: 婚外情良方

2013-07-23

那天我們一起出差,路途上閒聊,我問性愛大師吳敏倫,他認為什麼是處理婚外情的良方?他說:「不論男女,最好是不動聲色,然後靜觀其變!」

恰巧在電視節目看到一套電影,叫做Women,劇中女主角發現丈夫有婚外情時,她的母親也是這樣勸告她說:「要沉住氣,千萬不要向他攤牌,最好靜靜地走開一陣子,讓他找不到你,讓他焦急!」母親還說,她多年前就是用同一方法成功地挽救了自己的婚姻!

母親口中的不要攤牌,與吳教授所說的靜觀其變也許並不完全相同,但是關鍵都是要你沉得住氣。只是說來容易,究竟有幾個人能夠做到?一哭二駡三上吊,始終是最常見到的形式。像戲中的女主角,她聽母親話走開一會兒,還是忍不住一回家就把丈夫罵走,丈夫一個人在外面生活,情人當然更是趁虛而入,隨時準備取代正室的位置。好在妻子有幾個死黨女友,加上一個忠心的女兒,各出奇謀,甚至謠傳丈夫與妻子在情人背後偷偷約會,讓情人沒法有好日子過,結果失去陣腳,由洋洋得意的勝利者變成毫不可愛的妒婦,妻子才有機會把丈夫爭取回來。

這電影最有趣的地方是,男人完全沒有露面,從頭到尾都是不同位置的一群女士在策劃與張羅,這套電影中文片名譯為《女人大決戰》,一個十分貶低女人的演繹。受害者是女人,大決戰的也是女人,好像一切與男人無關。其實這劇本也十分貶低男人,他們只是妻子的擁有品及情人的獵物,任人擺布,去留全賴女人的策略有多高明。

舊思維影響

這套電影其實是一部黑白片的改編,四十年代的思維,在二十一世紀仍然影響着我們的心態;大部分人認定婚外情就必然是心術不正的壞女人在勾引缺乏定力而又屬於別人的丈夫;男人一時糊塗,但是最終都會醒悟過來,知道妻子要比情人好一百倍!因此妻子在受傷之餘,千萬別與丈夫決絕,否則只會把自己的另一半白白送給別人!

這些婚外情的倫理觀念至今仍是男女(尤其是女性)面對婚變的的思考形式,讓我們很難作出明智的取捨。有一位被煎熬了一年仍無法決定去向的女士對我說:「我知道應該放手由得他走,但是這樣他們豈非更是了無忌諱,我絕對不能成全他們!」

問題是你不讓他走,他也不見得真的留下。那天我見她失魂落魄,像被人當場踢了一大腳,她告訴我,剛收到私家偵探的報告,丈夫當時正與情人去了酒店開房。我問她:「知道這消息對你有什麼好處,除了讓你更加痛苦?」她說:「我知道沒有好處,但是我仍想向他證實,那女人要的只是他的錢!」

等浪子回頭?

要拯救男人或等着丈夫浪子回頭,這些觀念始終難以放下,也許這會減少婚姻破裂帶來的傷痛。只是這做法就像追着小偷告訴他,你冒險偷來的東西一點價值也沒有。你想這小偷會感謝你,還是恨你又再一次證實他的無能?再說,婚外情種類繁多,有是逢場作興,有是想享齊人之福,也有真的找到紅顏知己相逢恨晚,讓你怎也分拆不開。男女生來就是可以擁有多伴侶的動物,與我們現有一夫一妻的婚姻體制,本身就是背道而馳,因此出軌行為並不稀奇。奇的是被遺棄的一方,怎樣應付這晴天霹靂的打擊?

從孩童開始,人的最大恐懼就是被背叛和被拋棄。發現被另一半出賣,最自信的人都會變成喪家之犬,完全失掉頭腦。因為太痛,就會做出很多被情緒牽動的儍事,這是一個必經的過程。

那天,我在作治療示範時,一位本來十分優雅的專業女士,扯着丈夫的衣襟不放手,所有難聽的話都衝口而出,嚇壞了一些初出道的心理治療師,甚至有人說,怪不得她丈夫要跟別人跑掉了。我卻認為,治療室應該是個安全的地方,讓受傷的人可以盡情咆哮,如果在那裏都不能讓自己真情流露,那麼,憋着的一肚子屎尿將永遠憋着。最近看到一個離婚七年的女士,丈夫已經與當年的婚外情人成家,她卻仍然憋着一口酸氣,表面上說是接受現實,但是每一句話,每一投足,都是帶着無限苦澀,五臟六腑仍在淌血。這些內傷一日沒有痊癒,她就很難往前走。

事實上,實在沒有告諸四海而皆準的婚外情良方,每個人都要找尋適合自己的方法,能夠保持冷靜當然很好,如果真要扯下面皮,像個瘋婆子(或瘋爺子)似的放肆一番,也未嘗不可。婚姻也許能挽救,也許不能挽救,只是苦澀期不能過長。

切記要善待自己,做愛做的事,千萬別過分自責,整件事也許根本與你無關。除非對方選擇回來,夫妻才有理由改善過去不足之處。如果但見新人笑,你又何必再數自己的不是?你可以煎他的皮,吃他的肉,但是最重要的是學習保護自己,別把自己扎得更傷。在Women那套電影中,我最喜歡一段對白,就是有人問女主角:「你想想自己是否也有犯錯的地方?」 她答:「有的,就是嫁給了一個混蛋!」

關係的升華

這裏舉的都是女性例子,其實男性也同樣道理,只是一般男人都不若女人這樣善於表達,哭、鬧和上吊本領都不足,正因如此,他們較容易做到不動聲色的境界。發現老婆上了別人的床,他們多是不眠不食,心中的困擾和焦灼,全部發作在身體上。有趣的是,不論男女,找私家偵探比找婚姻治療師更多。

不是所有婚姻都捱得起婚外情打擊,我特別喜歡法國導演Francois Truffaut 對男女關係處理:一切都那般隨緣,反目的夫妻仍是朋友;與情人相處悶了,又可找分了手妻子分享心事,絲毫不受一夫一妻邏輯限制,誰也沒真的擁有對方。也許這只是一個男性筆下理想世界,但起碼提供一種兩性關係升華。

李維榕博士


FOLLOW US
《LifeStyle Journal 優雅生活》隔周五隨《信報》附送,《優雅生活揭頁版》緊隨其下周一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