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Signup    |
Search  

通識達人劉天賜大談通識樂

2013-02-22

多次赴「家教會」(家長及教師)演講,說到通識,我有不同的觀點。首先,通識不必成為考試科目,看學生作文考卷,便知他通識程度。其次,不必設置六大範疇,通識包括太大範圍,不能設界。第三,從知性始,社會、家庭、學校都在教通識。待人接物,行規步矩,吃喝玩樂,談情說愛等等皆通識,不一定是人文、科學是,神神鬼鬼,奇技淫巧皆通識也。

一說到如此,家長愁眉、教師怒目,卒之一問:「究竟學了這些通識有啥屁用?」不可應試,不得優良,不可賺錢,也不能酬世。何用之有?

真的沒有世俗之用,但此上述皆是與物質利益攸關之用而已。今講述年輕時的學習通識過程。小三時,因遷家至紅磡,不再就讀九龍塘小學,轉至附近聖提太小學,兩處學風不同,教師也不同水平。故此,早熟輕狂,常找一些「普通講到」的名詞,考考老師識不識(最多找家庭補習先生開刀)。料不及,很多老師皆「中招」,平常不留意的名詞不識便不識了!最最嚴重的乃不良態度,他們不去找答案。其中亦有博學鴻儒,上天下地無所不知的。很多人只知其所長而已。

初二就讀青年會書院,國文教師,蔡鐵郎先生,授國文甚嚴,令到學生習慣查字典,查《辭海》,查《辭源》,不單滿足於孤證,乃要找多幾遍,得到答案。課文中每一個字,哪怕是細字,埋藏在「解釋或說明」文句中,他都要學生查清楚。具懷疑精神,不完全盡相信教科書內記述,常常翻查又翻查。這是求學精神,亦是博覽,通識之基本功夫。

可是,按照蔡老師求學方法的學生不多了。今天,這樣的老師吾未見也,都埋怨太多其他工作負擔。求知興趣比工作更有推動力,問題在於他們吃鐵飯碗同時,有否此心耳!

回頭說,學無止境,為什麼每日都應該吸收任何知識?

只因為「知多一些令人愉快」。有沒有這種感覺?認真查找後,便有快感,覺一身輕鬆呢?既沒有任何壓力壓迫去做,又不為任何榮辱名利追求。何其自然舒暢。

很多時見洋人太陽浴看書,乘飛機輪船火車又看書,等待時又看書,始知消遣時間汲取知識人生樂事。

我鍾情於一些日常用的名詞和事情,知其名而不知其由來及解釋的,必找真相,另外一些乃誤傳的意思,以訛傳訛,望將之打破誤解。或者一些被權威力量蓄意隱瞞的事實,令其暴光揭露真相。

一年之首,有人訂下讀書大計,不必,凡有好奇之心,即順此心查找知識,上網,看碟都一樣的。家長,老師以身作則,你們好知,子弟學生亦會好知了,何必重考試而吸收知識?(文:劉天賜、圖: Ben Tam)

《LifeStyle Journal 優雅生活》隔周五隨《信報》附送,《優雅生活揭頁版》緊隨其下周一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