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少年離家出走經歷 黃光亮不想再做犯人

2015-05-20

 

28年前,黃光亮憑《監獄風雲》裏傻標一角,躋身香港影壇「四大惡人」之列,原來角色的原型就是他自己,難怪演起來如此入型入格,他還獲提名1988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獎。

「原來咁就叫好啊?咁我可以好好多喔!」他從此被定型為惡人,角色大都離不開監犯、黑社會大佬等,新片《壹獄壹世界.高登闊少踎監日記》重返監倉,年過六十的傻標回首人生,眼濕濕憶起十二歲離家出走的經歷。

黃光亮好惡,傻標好喪,這是香港人公認的,但關於他的童年卻無人曉得。《壹獄壹世界》講述被母親寵壞的闊少,如何在監獄裏看清現實及醒悟,以黑色幽默嘲諷時下年輕人的不濟及怪獸家長的縱容。黃光亮小時候也壞過,但卻比現在的年輕人早熟得多,早早就離家出走尋找自己的天地,而不像片中王宗堯飾演的闊少那樣,把責任推給溺愛自己的母親。

他在徙置區長大,十二歲那年就離開了家庭。「我不喜歡用離家出走形容,好像很負面。我當時覺得家裏給的建議,比如畀心機讀書,都不是很合我的想法。住廉租屋視野有局限,我當時雖然年紀小,卻有截然不同的想法。我覺得他們很善良,但好無膽。如果我聽你們的,豈不繼續住那裏?我當時就是這個想法。」

他覺得自己不屬於徙置區,想不通為何總被爸爸打、媽媽罵,又說不出自己的內心感受,「於是,我說:你哋唔使擔心我,我自己搞掂,結果一闖就到今天。」

時下年輕網民總說當年機會多,這的確沒錯,「我當時沒有計劃,只明白繼續下去要跟家人反面,不如離開。我去找有食宿的工作,當時這樣的工很多。」他最初在大角咀的酒樓賣點心,後來幾乎七十二行都做過。

年輕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敢於獨立生活卻是另一回事。小小年紀在充斥魚蝦蟹的環境中長大,怎能不惡、不喪?他也不諱言行差踏錯過,「一定有的,人人都有不光彩的過去,對不對?不可能沒有不光彩的事。聖人嗎?聖人都有錯,只能盡量把不光彩的過去變成動力,去警惕自己,但沒人希望提這些過去。」他客氣地回絕了記者的追問,臉上不帶一絲惡意。

Image description 他從來不上網,這套電影讓他了解高登仔的世界。

有錢孝敬阿媽才回家

問他後來有回家嗎?他眼濕濕說:「我半年後才回去,我的想法是一定要先安定下來,絕不能隨便回去,一回去就會不想出來的,哈哈!當你試過睡貨車、公園、偷爬進空屋睡、拿報紙當被蓋,只要『輕輕』回家一下,你會哭得停不下來,然後死也不會離家。我想到這樣,所以死也不肯回去,不管多麼辛苦。」

「直到可以拿500蚊回去給阿媽,我才回去,我忘了當年一個月賺多少,只記得拿了500元回去,(他們有說什麼嗎?)沒有,可能是當時的文化,父母都不善於表達,只說『得啦!無事啊?』就沒再說什麼,大家都放在心裏,very nice!哈!」曾經年輕過衝動過,他很理解年輕人想法。

「我也是現在回想才明白,當年為何離開家裏,現在我看十一二歲的小孩,我會很尊重他們的想法,他們一些想法沒辦法告訴你,所以我們要放鬆一點,讓他們看清楚要怎麼做。」然而,放鬆與放任是不同的,像在新片裏飾演王宗堯媽媽的余安安,就連兒子提出僱殺手也一口答應,對為人父母者的確是個警惕。

電影改變了黃光亮的人生,那個香港電影業橫掃亞洲的時代,他在1983年踏入影圈拍攝《摩登衙門》,後來還在《省港旗兵》和《龍虎風雲》中做過小角色,直至1987年《監獄風雲》裏飾演傻標,奠定惡人的地位。「我跟南燕(《監獄風雲》編劇)是朋友,他把我的個性寫成傻標這個角色,黃光亮就是傻標,傻標就是黃光亮。」

這個角色很突出,他在惡人當道的監獄裏我行我素,「喜歡自己做自己的事,完全不理別人,情緒要爆時就爆。傻標其實人不壞,也不是很負面,只是最後自己受的苦比別人多而已,哈哈!」導演林嶺東找過幾個人演這個角色都不行,「死人南燕,你又不是很會寫劇本,卻把這個角色寫得那麼有血有肉,結果chok到我出來。」

Image description 他多才多藝,還喜歡看書,絕對不是一般的惡人。

愛問人有沒有錢搭車

演回自己竟能獲得金像獎最佳新人提名,他如今回想也有點哭笑不得,「做回自己就是最佳?那很容易啊!(你再演下去應能做影帝)係啊!然而,我當時一點沒有飄飄然,因為我完全不喜歡,做電影後有很多限制,很多不自由。」他說的是成名的代價,不過電影市道好,能賺錢活口,對從小就離家搵食的他,是個無得頂的工作。

「很不習慣!前幾年都不喜歡做戲,行行吓街又有人認得你,我到現在都不喜歡,不自由!所以,做這行是雙面刃,帶給你收入和滿足感,但失去的卻很多。後來,我覺得享受夠(名利),我心想:X!退出啊!於是我有十年沒有拍戲。」他2006年拍完《結果》就淡出影圈從事木材生意,至2013年才客串演出《2013我愛HK 恭喜發財》,這套《壹獄壹世界》是正式回歸影壇之作。

「我發現去到哪裏,只要有華人的地方都認出我是演員,原來退出不了的。你以為自己可以不做,但這套電影希望我給些意見,又說非常適合我做,於是又撻着我的電影心。有的東西原來躲避不了,不是我不做行不行啊?原來是不行的。哈哈!」相比起《監獄風雲》,他表示《壹獄壹世界》更難忘,因為28年前他根本不知道在做什麼,這次卻參與很多細節。

「《監獄風雲》描述監獄裏的內部鬥爭,監犯與職員的矛盾,這套片則改編自網絡小說,是一部黑色幽默的電影。我有時覺得這次有點輕鬆過頭,於是假設一些嚴肅一點的,大家都在一路磨合。」他用三小時看完那本網絡小說,對於從來不上網、不知高登仔為何物的他,自是發現時代轉變得太快,「大家的價值觀很不同,但又令我重新回到今天的社會。」

訪問那天,他獨自一人到電影公司,一身T恤牛仔褲打扮,再帶一套西裝做後備。昔日令人心驚的傻標,今天是有人情味的司徒,訪問時有人要離開,他說:「點啊,有無錢搭車啊?」這大概是那一代人的口頭禪,但多少也帶着人情味。記者離去時,他又開玩笑問:「有無錢食飯、搭車啊?」我說:「我用八達通!哈哈!」

「現代的人覺得這句話很搞笑,怎麼會沒錢坐車呢?但那是一種關懷。」年輕人的確有很多新想法,但不太懂得人情世故,這只能怪他們入世未深。「就像智叔和安安與王宗堯的對話,他一直覺得自己沒有錯,有錢不是我的錯,社會就是這樣,我們的價值觀就是這樣,但經過入獄後,可能體驗到另一種價值觀。」

這套電影雖然根據網絡小說改編,但導演的想法還是很清楚的,不然不會特意加插廖啟智和余安安那幾幕對話,那是小說裏沒有的。然而,成年人或父母也有自己的責任,「其實像你們剛做父母的一代,現在的社會與你們小時候的也不同,我們應一起接受新東西。」

重返電影的世界,黃光亮顯得躊躇滿志,更在構思自己的劇本。在他看來,不論是周潤發身邊的傻標,還是《天若有情》裏拿石油氣罐砸「華D」的喇叭,都只是過客。「人們講的都是我用石油氣罐打劉德華,因當時沒有人捨得打他啊!還打得那麼狠,哈哈!」

剛從監獄裏放出來的人,獄警都會勸說:「唔好望番轉頭」,對黃光亮而言,恐怕他也不想再回監獄裏演犯人了……

撰文:吳雄

攝影:陳縱宇

Image description 無綫電視劇《老表,你好嘢!》令曾離開娛樂圈的黃光亮,人氣回升不少。

Image description 黃光亮在《壹獄壹世界》裏扮演話事人司徒,擺平王宗堯與仇人之間的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