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貓會陳靈怡 為貓賣樓放棄筍工

2016-02-25

 
世界上喜歡貓或者養貓的貓奴不少,再行多一步,花大量時間及金錢照顧及拯救流浪貓的貓癡也大有人在,但是認真到瞓身搞一個貓會、成立一間貓舍,還搞到要賣樓甚至放棄經常周圍飛的法國酒莊筍工,兼將保險受益人轉給貓會,如此為貓付出的,絕無僅有,而最恰當的形容詞應該只有這個:貓天使。

Image description 她改寫了很多貓的生命,而她的人生也因為貓變得更有意義。

Image description 她早前帶同其中一隻愛貓出席活動,呼籲大家捐贈貓物資。

Image description 她和群貓會義工攝於新年期間在屯門時代廣場舉行的福袋義賣活動。

Image description Elaine現在家中養了8隻貓,這是其中之一。

香港群貓會主席陳靈怡(Elaine)正是這樣一個為貓無條件付出的人。

2007年成立的香港群貓會,現址位於土瓜灣浙江街,原有4位創立人,現在只剩下Elaine和另外一位拍檔,幸好有大概70名義工幫忙照顧,讓過百隻貓貓不致流離失所。

早在成立群貓會前,Elaine已做了一段時間獨立義工,用自己的錢帶街貓去看病、做絕育手術及找人領養,後來她發現所花的錢和收入完全不成正比。「每個月只是牠們的醫療,不算食已兩三萬元,對一個普通打工仔來說是很沉重的負擔,那時每人約照顧6至10隻貓,以前不懂拒絕人,半夜三更有人打來說:『我在街上執到貓,你幫我呀!』咁又戇居居走出去。」她和幾個貓友商量後覺得大人大姐接受捐款很尷尬,不如申請成立慈善團體,於是Elaine展開了救貓大業。

但她並非天生愛貓人,她小時候對貓有誤解,以為牠們很酷很兇,後來接觸朋友的貓覺得很溫馴,當她搬出來獨居時想找個伴,於是貓貓開始走進她的生命。

養貓資歷十多年的Elaine,第一隻是很普通的家貓。「以前有套卡通片叫What's Michael?(漫畫初版譯作《我為貓狂》,後與電視一樣譯作《俏皮扮嘢貓》),那時個個人都中晒毒喜歡那種顏色,虎紋、黃色,我因此也挑選了那種貓。」

由此開始,她家中貓貓的數量便不斷增加,很多時陪朋友去看貓變成自己領養,結果愈養愈多,到8隻才收手,原因是「牠們會覺得你分配給牠的愛和時間不夠,8隻已是頂磅」,數目雖然不會再加,但她相信會一直維持這個數。

像很多香港人一樣,Elaine家中只是蝸居,一人8貓,同享300方呎空間,但她不覺得有貓滿之患,還輕鬆地說:「其實貓不佔空間,不過以前貓會未有貓舍時會幫手湊貓,最高峰時家中有20隻。」

幾年前曾發生區議員踩上群貓會(當時未遷往現址)逼遷事件,Elaine帶着8隻愛貓走天下又有沒有遇上麻煩?「現在沒有了,因為租屋前一定問清楚可否養貓,試過沒有問,入住第一天便被趕走,那座大廈是不歡迎動物的。」

Image description 群貓會的貓舍位於土瓜灣,恒常照顧的貓貓超過100隻。

金融風暴棄貓潮

說到住屋問題,有傳聞指Elaine曾為貓賣樓,向她求證時,她輕描淡寫地說:「有賣樓,但不是完全幫晒貓會,那時突然間有此需要就賣,最初貓會的經濟狀況很不穩定,要自己墊支出來找醫生的數和貓會的開支,慢慢發覺積蓄用光了,還使凸了,這個時候其實也分不清是為貓會還是為自己,總之手上沒有錢,便焗住要賣樓。」

近年樓價飆升,可會後悔?她帶着笑說:「有小小啦!」

問她歷來花了多少錢在貓身上,她估計有幾十萬元,但她認為養貓花費有限,像她養8隻貓,每月買貓糧、貓沙等開支不過1000元,當然,看獸醫的錢難以估算。

談自己花在貓身上的錢時Elaine語調輕鬆,但談到成立群貓會後最難忘的事時,她的語氣便帶點懊惱:「我們成立這麼久以來,一直在錢和人手間有短缺,我們2007年成立,2008年就有金融風暴,好誇張啊!影響勁大,本身貓會的收入已足夠用作貓屋的開支,那時已要交屋租,金融風暴後每個月的donation減到剩下一兩千元,之前靠donation每月勉強能維持開支,但那時連屋租也維持不到,以前的人棄貓很多時是因為有BB或搬屋,那段時間很多人說被老闆炒魷魚所以不養,那時求助多收入少,是我們捱得最辛苦的時候,足足捱了差不多一年。」

停一停後,Elaine補充,其實每天都遇到很多大大小小的貓故事,很多時那一刻覺得很難忘,但手上有太多貓等着照顧,下一刻是逼着不能花太多時間來傷感,要努力去想怎為手上的貓找到家或起碼要讓牠們可以繼續住下去。

過去,群貓會一直靠社交平台進行募捐,也會出席一些活動,這一兩年開始跟一些商場合作,好像近日便在屯門時代廣場舉行新春「寵」愛捐贈大行動,收集貓糧、玩具、醫療用品及其他物資(收集箱擺放至本月21日),Elaine說至今已收到很多物質,除了有不少貓糧,也有些意想不到的東西,「很多人送衫仔來,因為近期天氣寒冷,也有暖包暖墊等,還有人捐暖水袋」。

收集到的貓糧,不只群貓會的貓貓可以受惠,Elaine解釋:「我們的會址在土瓜灣,但有幾個major area在屯門,定期會到嶺南大學餵貓,他們有一個叫嶺南貓社的組織,我們關係密切,中大也有貓組織,今次成績是滿意的,通常籌到食物會拿去嶺南,有些如毛巾暖包等不可以在戶外用的就放回貓會。」

為了貓貓和貓會,Elaine付出的絕不止金錢,以前她一星期回貓會7天,現時減少到星期六日兩天,但日常也會遙控貓會事務,現時在一間跨境巴士公司做市務推廣工作的她,曾在英國讀葡萄酒及烈酒課程,是一名品酒師,也做過老師教品酒。在葡萄酒業做了幾年,她之前是為一家法國酒莊打工,負責為公司把產品出口到亞洲,所以經常在亞洲區或法國遊走。「那時最辛苦是想星期六日留在香港,但不是我自己可以安排到,如果人不在香港,會有時差,當義工有事想問或有緊急事情也找不到我,覺得很煩,這份工差不多做了兩年,期間返貓會的機會少了很多,有些大型活動也不能出席。」

考慮到不可能長期這樣飛來飛去,當現在這家公司找上她,她寧願放棄法國酒莊那份在很多人心目中的筍工。現在,她雖然每天要到深圳上班,但工作時間穩定,周末周日可以回貓會,每天也有時間照顧家中8隻寶貝。「我9點上班,其實每天5點便起床,每次告訴別人也引來很大反應(記者和公關人員聽見也大表驚訝),其一因為遠,我住紅墈,車程長,其二是親近一下牠們,餵糧水,那要花差不多一小時。」至於晚上,她逼自己9點半前回家,因為也要一小時餵食和清理4個沙盤,還要和貓玩耍。

Image description 每隻入住貓舍的貓貓背後都有一個故事。

無數次想到放棄

為貓勞心勞力多年,問她覺不覺得累, 她即時說:「當然累啦!(有沒有想過放棄?)當然有啦!無數次,但想到那些貓貓怎辦呢?想不到方法,感覺像洗濕了頭。」

那她為貓會哭過多少次?她保持一貫的開心語調說:「我很少哭的,真的哭,我想幾次吧!有幾次是讓我特別印象深刻的貓死了,記得有一次又是為了錢,我經常為錢而傷心和煩惱,實質不超過10次,我也經常會說退出,但讓我這樣說的不是貓貓難湊或那一期很窮,通常是義工,是人不生性,諗嘢諗埋一二邊或不幫手,試過一次我們被議員驅趕,那些女義工很害怕,她們說覺得人身安全受威脅,不來了,那時每天應有一個人的,一下子一星期只剩下兩個人,我又嬲又不開心,便說你們不做我也不做了,諸如此類的問題會令我想放棄。」

儘管口裏埋怨,被問到如果時光倒流,她會不會養貓和搞貓會,她以很肯定的語氣說:「一定會,不過未必會租貓舍,有貓舍要兼顧屋租、燈油火蠟,貓的數量也一定多,起碼會有二三十隻。說不做很容易,但那些貓貓怎樣?」

她怕不怕連現在的一個拍檔也不做,要孤軍作戰?她很樂觀地笑着說:「我對她很信任的,我相信她不會,因為她沒事做的。哈哈!」

反而她較擔心自己突然有事。「我有做準備的,也會跟較熟的朋友說,如果我突然死了,家裏的貓要怎樣怎樣!」原來她和貓友之間互有交帶,「是因為不想人家幫你亂安排,我們見得很多,有些獨居老人死後,社工將貓轉介過來,見到那些貓很慘,雖然我們未去到獨居老人階段,也想安排好些。」

她連保險的受益人也轉為群貓會,希望自己萬一有事貓會也有錢繼續運作一段時間。為貓會考慮周全,又付出了這麼多,她的家人有什麼反應?

「會擔心,尤其是媽媽,會問:你搞什麼呀?花那麼多時間。後來看到原來是在做這些事,有時也會去貓會看看,她住在屯門,聽見我們在屯門有活動,非常興奮,每天都問我什麼時候過去,會有軟性一點的支持。」至於男朋友,認識她時已知她的假期是用來陪貓的,而他也是愛貓之人,初期也有到貓會幫手,之不過,Elaine不諱言男友「有如一般的義工,不能持之以恒」。

她的毅力改寫了很多貓的生命,同樣地貓貓也改變了她的人生:「很多人以為我們為名利去做義工,但想深一層這件事是沒有名利可言的,有些人又說你一定是想有多些個人exposure,在我來看又覺得不是什麼一回事,但我從中學到的東西勁多,以前不懂怎樣養貓,也不會知很多貓的病,現在有空便看貓的醫書,習慣都改了,以前放假會去唱K、飲酒,現在放假很多時都在貓會,覺得生命實在一點。」

她最後呼籲大家不要買貓。「很多人以為領養的貓一定是巖巖巉巉、不漂亮或有點兇,其實不一定。有心養貓不妨去多幾個領養組織,或會發現一些合眼緣的,你領養一隻貓,就可以阻止商人售出一隻貓,而且給了另一隻貓機會入住貓舍,影響深遠。」Elaine所言非虛,這一版內出現的貓貓,除了她抱着的白貓和灰貓已被她私有化,其他都是等待領養的貓貓,都有可能成為你家中一員。

Image description 這幾隻可愛的貓BB,正等待有心人領養。

撰文:李倩屏

[email protected]

攝影:陳縱宇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