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ew by Elaine Ng她的血腥情人

2016-03-09

Image description

「咔咔咔⋯⋯」高十尺的金屬管子發出陣陣機械齒輪聲音,裝置開始轉動,它的手臂在延申,上面一串串珠子隨中軸轉動,它顏色鮮艷,發出陣陣光芒。凝望它的是一個年輕女子Elaine,她眼神帶着深情,像跟情人一樣愰動着手臂,「它是會跟我互動的。」

Elaine Yan Ling Ng是香港最重要的新晉藝術家之一,她大學修讀「物料設計」,設計出會自己郁動的物料,再發展成Sundew這互動藝術作品(Interactive Art)──Sundew本是一種食蟲植物的名稱,它靠發出香氣,吸引昆蟲接近,再用黏液把獵物黏著、分解,情景其實血腥。看着Elaine情意綿綿,一臉癡迷的看着她的血腥情人,忍不住問:「你喜歡恐怖片嗎?」她笑:「好恐怖嗎?It's so Sweet!」

巨型食蟲植物

Image description

Elaine(吳燕玲)的Sundew去年初發表,震撼多個界別,今年Art Central她將發表2.0版本。記者當初看影片,覺得太神奇了,它看似一顆巨型植物,比人還要高,一直在動,但若你走近晃動手臂,它是會跟你有互動的。它色彩繽紛,顏色鮮艷亮麗,在漆黑中更見矚目。

它的靈感,是來自食蟲植物,「因為我喜歡Interactive Design(互動設計),我的想法往往來自大自然,Sundew用香味吸引昆蟲,然後黏着它、溶化它,我就想用這想法,因為它很你情我願!」

問Elaine喜歡看恐怖片嗎?她說喜歡Cult片的始源,「因為植物這麼輕盈,也可以做這麼重型的事情,它轉動時,就是植物吃蟲時的形態。我們也設計了一些香水,以吸引人走近,你好享受的當兒,它會透出第二陣香水,卻是臭的!整個想法,是利用人的五感去欣賞。It 's about dialogue,這裝置是用聲音、香味、動作來控制它的形態,這三十秒是屬於我們的,這是很私人的。」

修讀物料設計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製作這隻Sundew絕不簡單,成本也不便宜,它的來由,其實是由Elaine贏得一個Swarovski贊助的獎項說起,得了獎金製作。話說,當初她在英國Central Saint Martins修讀物料設計畢業,剛好遇上金融海嘯,「那是2008年,全個歐洲都失業率都很高,同學們有去了做法律、醫學、小學教師,比較相近的是有人在做時裝買手。」她發展其實不俗,畢業後她先替日產工作,設計Infiniti(車款)的物料 ,「例如車的物料、Curve的深淺等等,我第二份工作是去北京替Nokia設計手機物料。在外國,材料設計師就設計材料,不是調色員,我要跟產品設計師合作,例如他會要求設計的線條很尖銳,但作為物料設計師,我會告訴他這不行,如果邊線太尖,顏色會掉得很快。」

在北京,她開始做自己的作品,她給我看自己的早期作品,那是一件會隨你動作而動的紡織品(Textile),「你揮手時,體溫會啟動它的Sensor(測溫器),再啟動一系列的Impulses(脈衝),移動紡織品。」

得了設計界奧斯卡

Image description

有一天,她突然收到通知,Swarovski要頒獎給她,她嚇了一跳,這個獎是Designers of the Future(由Design Miami/ Basel發電郵通知她),設計人一聽就知道,「這是設計師夢寐以求的,它就像Design界的Oscar一樣!」

她瘋了,一直在問:她們是看到我甚麼作品?為何要頒獎給我。「因為我沒申請參加什麼獎呀⋯⋯」問到今天,她仍然迷迷糊糊,「嗯,我知道是看過我好些早期作品吧。原來他們見過我之前的作品,最後通過投票,有三個Studio勝出,而我是其中一個。勝出後,獎品之一是Swarovski會贊助我創作任何我想創作的作品,是任何哦!結果我去了他們總公司,先參觀他們的水晶。他們最後甚至跟我說:你其實不用我們的水晶來創作也可以!我覺得太幸福了。」就在參觀期間,Elaine看到Swarovski的一顆水晶,「它剛好是很似我喜歡的Sundew植物,它的外貌也適合。」閉關數月後,Sundew這藝術作品誕生了,第一次展出前她本想做五隻,但時間有限,結果先造了三隻展出,反應頗為轟動,在國際間不少刊物都有報導,但Elaine回港後又再有新想法,馬上為今屆Art Central做出第二同一系列的2.0作品,「這次除了說話的大小聲,Pitch & Volume(高低音)也會對它有所影響,我一直在構思,怎樣可以控制它的速度有所變化呢?這次有更多細節,而且今次每隻都有它們的個性,不同的材料,每隻也有不同性格、不同名字。」

本來讀建築

Image description

Elaine工作室在工廠區,這天拍照她穿得漂亮,但工作室有一白袍,是平日開工用的,「平日不化妝,穿白袍埋頭工作,你不會認得我的。」話說從頭,一個年輕女子,怎麼會選讀物料設計,迷上這些與科技有關的古怪東西?她在香港念小學,之後就到了英國,一直讀到大學,「我小時候想過做律師、做建築師,也想過做時裝師。但後來發現自己不是那材料,做Fashion要很敏感,但對物料沒甚麼興趣。他們關心的是人怎穿會好看,人怎走衣服會怎變化。」考大學時,她本來正要去讀建築系了,「已經收了我,但Central Saint Martins給Unconditional Offer,沒條件也不用考試就可修讀。其實我去讀建築是妥協,因為它也是專業人士嘛,父母都贊成,但收到Central Saint Martins的Offer後,母親說:好吧用Gap Year去讀囉,三個月一定被人踢出來的。我就說:OK Thanks Mum!結果讀完我又再收到Offer,又取得獎學金,她就讓我讀了,因為已阻止不了我,我想,他們最擔心的是我搵唔到食,也怕我辛苦。」

Central Saint Martins最著名是時裝設計系,出過多名世界知名的設計師,Elaine受傳媒耳濡目染,也念過時裝,直至有天導師指出,她應該發展的是另一種能力,「我享受過做Fashion Design,因為小時候沒有人介紹過Textile Design,後來有Tutor告訴我,我在收集資料、研究物料怎樣變動時,都是Textile Designer的思考方法,也許應該去嘗試一下。」未幾,她終於發現自己的興趣所在。

其實跟她聊一陣子就知道,問她喜歡甚麼Artist,她都答建築師:「Philip Beesley、Thomas Heatherwick,我也好喜歡Ross Lovegrove對物料的敏感。我也喜歡Biomimetics(模仿生物學)科學家Janine Benyus ⋯⋯還有還有,英國節目主持David Attenborough好磁性。」David Attenborough最著名的節目是《Life series》和替BBC主持的自然生態節目,講的是大自然的奧秘。

2設計師+3個藝術家

Image description

結果她就汲取了靈感,創作出互動作品,「Interactive Design可以根據環境的濕度和溫度來郁動,未做Sundew前,有兩三年我也有點迷惑:我覺得可以做點什麼呢?我不肯定。當初做這些作品,我沒想到要把它做成Product賣錢,但我很有Passion想把它推得更盡,例如用上記憶形狀合金、木、金屬,做出來像織錦,它自己就會動。我的概念是把科技融合了自然,平常你見的設計是你動它就動,那是可預料的,再看兩三次就沒有趣味了,但我做的Naturology(Natural+Technology),它每次變化都不一樣。

其實她回港只有一年半左右,連廣東話都不太靈光,選擇回港,從小移居海外的Elaine說其實沒有感情因素,「沒有,一點也沒有。反而有Negative,因為香港是那麼重視財經,如果香港仍是我熟知的香港,那我一定不會選擇回來。剛好當時在北京的工作室已不夠用,再加上我在北京受不了污染,病得緊要。香港租金這麼貴,但剛好我在考慮時又找到現在這地方,那好,我就回來吧!其實如果我要回港這段時機就對了,因為香港的藝術界正在起飛,再過幾年回來,就沒發展空間了。雖然我想做大型的作品,香港是不可行的,但香港很適合進口出口,這裡又免稅,香港又是Hub(樞紐),大家不一定住在這裡,但出出入入,一兩天經過就可以了讓他們看看我作品,香港是很有潛力的。」

回港自組公司,她現在有兩個身份,一是以公司身份(The Fabrick Lab)替別人做紡織品 / 物料設計的顧問,另一半身份是以個人身份做藝術家。我問她是否各半,她笑答:「我覺得是2個設計師、3個藝術家。」她說:「有人問我,你做的是Art或Design,其實為何要有分界?Sundew有很大的設計元素在裡面,說的是0.000X的精準度,那是近設計的,但為何藝術就不可以精準?我想做Art,但不可能奢求一直有人投資,這兩年Swarovski資助我相當幸運,他們也沒有要求什麼回報。當然我會期待有Sundew之後,它會替我開更多的門。但顧問那邊的業務,我也不會放棄,我也許會花50%時間在那邊,The Fabrick Lab有五個人幫我,我也有很多事需要助手幫忙。」

訪問時Sundew 2.0仍未完成,但可以預料,它將會是藝術月的其中一個焦點,這個女子的作品將會相當轟動。將在Art Central展出。

文:何兆彬 圖:Ben Ta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