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一個海港 兩個Art Fair Art Central 75%亞洲風味

2016-03-14

Image description Art Central Fair Director Maree Di Pasquale

由Art HK被收購變成Art Basel in HK,到去年三月展覽期間,Art HK原班人物再同期辦一個Art Fair叫Art Central。未上演先矚目,是由於地點選在中環海濱,交通異常便利。舉辦日期還要比Art Basel早一日開始,食盡頭啖湯,藝博會總監Maree Di Pasquale說:去屆成績相當好,今屆再接再勵。

80變100家藝廊

「去年太成功了,我們很滿意。總共五萬人次來到看藝展,但對我們來說,數字以外,更重要的是大家的回應。然後,我們聽到大家說Art Central是嶄新而獨特的,它在市中心一個帳幕內舉行,這在香港來說是完新的,從前沒有這種事發生過。」Maree:「藝廊生意很好,大家除了見到熟客外,也認識到新的客人,這相當重要。畫廊除了認識了區內的藏家,也認識到國際藏家,所以整體上去年是大成功的,我們也馬上檢討可有什麼能更進一步,我們有信心今年能做得更成功。」同樣在香港同樣在三月舉行,大家難免會拿它跟Art Basel in HK比,但Art Central第一屆就樹立了形象:它參展的本地畫廊較多,亞洲的佔了75%;它位處海旁;三,它用巨型臨時帳幕舉行,「我們一直在學習。在海旁建立一座帳幕,在裡面舉行藝術展當然不容易,它富挑戰性。我們必須確保帳幕的專業性,今年我們的帳幕比去年更大一點,來展出的藝廊去年約是80家,今年共有100家。當中有75家是來自亞洲的,所以只要你一進去,自然會感到它的亞洲特性。一如往年 ,我們展出新一代藝術家的同時,也讓大家見到早已成名的大師作品。」雖然75%畫廊來自亞洲,來購物的藏家,卻是一半本地一半外地(VIP數字:55%來自本地、30%鄰近地區、15%國際),證明了本地藏家購買力和支持力度一點也不弱。

年輕可冒險

Image description 具體派(Gutai)白髮一雄(Kazuo Shiraga)作品Karura Hono, Oil on canvas, 91.0x72.5cm, WHITESTONE。自2009年起,白髮一雄的作品評均升值6倍,每件作品的平均拍賣成交價為79,479美元。

Image description 韓國單色畫運動代表人物: Lee Ufan(李禹煥), From Line, 1979, Mineral pigment and oil on canvas, 60x73cm, GALLERY HYUNDAI

Art Central的定位怎樣跟Art Basel區分?「這是兩個很不同的Fair,Art Central跟Art Basel很不同,我們有意把香港的Art Week 辦得更大。我們特別想把Central變得更獨特,好讓觀眾能兩邊都去,這很重要!我們會加強自己的亞洲氣息。我們展出的藝術品會較富冒險精神,例如會展出較多新媒體作品、裝置式的作品。」

Maree在藝壇經驗豐富,早年她當過 Melbourne Art Fair 和Sydney Contemporary的助理總監,去年開始擔任Art Central的Fair Director(藝展總監)。請教她藝壇潮流動向,那些會有今屆Art Central中見到,她說:「今年一開始籌備,我們接收到兩倍(畫廊)的申請,這很好。我們在韓國首爾有很強的代理,今屆會帶來一系列的韓國單色畫(Dansaekhwa)大師畫作,我們也有來自日本的Gutai展出。Gutai(具體派)是1950年二戰後日本出現的新畫派,他們摒棄畫筆,以身體作大膽的自我表達方式,雖然畫派壽命很短,隨着吉原治良過世後,只維持了短短十八年,但卻影響深遠。

Maree續說:「當代水墨也會是今次焦點,其中有來自香港,也有來自大陸及台灣的重要畫家。此外 還有Media Based Work(新媒體藝術)也會是今屆要特別留意的,大家也要去教育觀眾,告訴他們這些新媒體表達的是什麼。這些行為藝術,它們怎樣配合現世的文本(Context)。」

長遠計劃

Image description MEDIA X MUMM:Nonotak, DAYDREAM V.3, 2014, audiovisual Installation, 2 x 2,5 x 2,5 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Image description 印尼出生,來自荷蘭的à Dwi Setianto將展出12米巨大新作。圖中的是他的PROJECTS: DWI SETIANTO, Growth, 2016, Mixed Meda, 12m x 3.5H. 圖片由藝術家及Sin Sin Fine Art(香港)提供。

今年全球市場急劇波動變化,藝術品屬奢侈品,市場當然會受到影響,「現在談市場尚早,要屆時看看結果。當然,中國是巨大的市場人口,但我們不是靠單一市場,我們還有東南亞、澳洲、台灣等等,我想我們的定位是很獨特的,很幸運,我們能吸引如此來自不同地方的觀眾。」Maree由Art HK開始在香港工作,現時每年有一半時間留港,看着香港的藝術變化。「我2007- 2008年參與了Art HK。我們做到2010年,由此算起 5-6年間,藝術的確是改變了香港,不管是海旁、尖沙嘴去到荷里活道,不管是藝廊、咖啡館或是公眾空間、連卡佛,你都見到藝術蹤影,坊間有更多的藝廊開業,當然,到了M+開幕,會更加快城市的變化。

批評者會說Art Fair只是一年來香港幾天,買買賣賣,但其實兩個Fair都有長遠計劃,「Art Central作為一個Young Fair,我們願意冒險。概念上,我們喜歡新想法,可以預料,五年後藝展將建立得更好吧。到了2017,大家會見到我們與非牟利機構有更緊密合作。」

文:何兆彬 圖:Ben Ta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