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中的愛情百態Symphony of Love

2016-08-02

Image description 舒曼埋手寫《大衞同盟舞曲》,音樂中的一絲甜蜜,還混 上了很多風暴與衝擊,好像隱喻愛情的旅途。 《Schumann: Davidsbündlertänze, Op. 6》András Schiff

蜜運中的伴侶,總會希冀另一半帶來驚喜。如果你的蜜友花盡心思,為你譜上一曲,還要在上面題字,「獻給我的最愛」,你是否會心花怒放?

「我多麼愛你,我的旭日」

活躍於維也納的作曲家馬勒( G u s t a v M a h l e r ) , 偶遇上維也納最漂亮、最有才華的女孩艾瑪. 舒特拉 ( A l m a Schindler),起初被她的蠻氣嚇怕。但是,隨着認識加深, 馬勒知道這位聰穎過人的畫家之女,是因着其學識與視野而甚有主見。再加上傾城的美貌,馬勒雖身為當時維也納最重要歌劇院的藝術總監,也為之傾倒。

馬勒每年暑假,都會離開維也納,在叢林間避暑,並且專注創作。認識艾瑪,他創作的靈感,少不了她。第五交響曲一段弦樂的小慢板,就是以音符譜上的情書,流露的是平時嚴肅要求多多的音樂總監,對着愛人的傾情與浪漫。馬勒還給艾瑪留下一首短詩:「Wie ich dich liebe, Du meine Sonne」(我多麼愛你,我的旭日)。情,不能言喻,只能以音樂,盡訴愛情中刻骨銘心的渴望。

將音樂變成作曲家的工具,表達羅曼蒂克的思念與兒女私情,在十九世紀的歐洲變得相當流行。文字的盡頭,是音樂的開端。有什麼比音樂更好表達愛情中的思念與牽掛? 這也得拜幾位大作曲家,把音樂中的情肄意發酵。25歲的
舒曼(Robert Schumann)愛上15歲的克拉拉.維克 (Clara Wieck),幾乎是一見鍾情。克拉拉是舒曼鋼琴老師的年輕女兒,彈得一手好琴。舒曼取來克拉拉一首舞曲,把它當作自己的舞曲的開頭,再在以後寫上十多段音樂,成為了大型的鋼琴曲《大衞同盟舞曲》(Davidsbündlertänze)。以你的琴音,變成我的樂章,二人心意合一;兩位年輕人,早在結婚前已經朝思暮想,要把對方日夜據為己有。

愛侶間的密碼

Image description 作曲家馬勒創作的第五交響曲一 段弦樂的小慢板,就是以音符譜 上的情書,流露着對愛人的傾情 與浪漫。《Mahler: Symphony No. 5 in C-sharp minor, IV. Adagietto》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 Leonard Bernstein

雖然,情人的心思,早就完全屬於對方,但要結成夫婦,還有好一段路。「大衞同盟」象徵舒曼自己的音樂理想,比喻自己是當時音樂潮流中對抗巨人的小子。當克拉拉答允舒曼成為他的女友之後,舒曼埋手寫《大衞同盟舞曲》,音樂中的一絲甜蜜,還混上了很多風暴與衝擊,好像隱喻愛情的旅途,同時也是在兩人一同與世界搏鬥的現實。克拉拉父親反對女兒嫁給「無業遊民」舒曼,舒曼千方百計要迎娶克拉拉,甚至不惜與他從前的鋼琴老師對簿公堂。《大衞同盟舞曲》與馬勒的弦樂小慢板不同,它不只是一首浪漫的鋼琴曲,還是起伏跌宕、情感交錯的詩篇。

而且,舒曼還要在裡面賣個小關子:他把克拉拉的名字,像密碼般寫在不同的旋律中。這個密碼,當時就只有克拉拉明白。

文:胡銘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