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北上教廣東話 劉奮洋:港式粵語好吃香

2017-02-16

貴為惠州政協的影星陳小春,日前在微博發千字文, 引用飯局偶遇的湖北妹妹的對話,引唐詩據宋詞力證要保護廣東話,比很多教育官員更飽讀詩書,火速上位成網民「新英雄」。無背景、無人脈、無家底的港男劉奮洋(Justin),就在內地開學校教粵語,證明「山雞」無講錯!

北上搵食未必要練什麼不醉神功,也未必要耶魯、哈佛MBA畢業證書,說得一口標準的港式粵語就能做老闆。Justin成立的「港你知」(K.U.G)粵語培訓機構,除吸引學生數千外,還與當地企業合作;誰還敢說普通話比粵語重要?尤其是港式粵語!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Justin真的是熟透了。看他讀皇仁書院時的Facebook簡介,暱稱:學界Edison、江華;最滿意身體部位:全部;口頭禪:「你明㗎可?」、「下嘩!」那種少年輕狂溢於言表。可是,也難怪他飄飄然,既是名校生, 又是學界籃球明星,代表過港隊,打過職業隊,沒長大就接受傳媒訪問。

10多年後再見,港產小鮮肉變成了上海東坡肉。他中學畢業後去英國讀書, 2009年上海舉行世界博覽會,剛好他在當地找到臨時工,於是抱着看看的態度北上。他笑一笑說:「是一份審計的工作,屬暑期工性質。」之後就留在當地找工作。

對在澳門出生、常回老家中山探親的Justin而言,內地很多城市都去過,畢業後不選擇到深圳或廣州發展,也是因為不想離香港太近。

男孩子特別愛自由,希望找到自己的新天地。「我不選擇較遠的北京,我也不是紅色資本家,沒有人際網絡,正常年輕人不會選擇那樣的城市,我大學讀會計金融,多少與上海有點相關。」他先把履歷譯成中文,還貼上相片,寄出200封求職信,換來20多個面試機會,終於上海一家基金投資公司請他做分析員。

Image description

月薪4000人仔

2010年10月,他從上環坐巴士去深圳寶安機場飛上海,因為從香港飛太貴,剛畢業銀両有限;那天也沒人來送行,他孤身一人,一個小行李箱,離開了熟悉的香港。他說出最初北上的苦況,「我負責做港股和美股,人工很低,才4000人仔。不是開玩笑,一定要找人合租,還兼職教英文和粵語,就這樣捱了兩年。」他每天五六點收工,六七點開始教粵語,9點半回家睡覺。

那兩年也很少回港,他當然掙扎過,在廣州工作過一年的記者對他的心情最理解,「凌晨埋完版呆望窗外,看着又黑又窄的老街道,會想:我怎麼會在這裏呢?」Justin附和道:「係啊!係啊!每晚都會問自己:你喺呢度搞咩啊?有時下起大雪,更加空虛寂寞。」記者和他都是剛步出校園就北上,自然更有共鳴。

當年,記者早上6點半在旺角吃完早餐上直通車,睡醒下午抵達廣州迎賓館,一看車外與香港截然不同的環境,頗有點平行時空的感覺。Justin當天剛回港,接受訪問時難免有同感。「感覺?就是香港幾乾淨、整齊,天也很藍啊!」上海和廣州有來自全國各地的人,秩序當然難與香港比。

然而,我們都認為人生必須有不同的經歷,Justin說:「其實這些都是鍛煉,不論作為男孩還是女孩,多一些人生經歷嘛!這樣想會正面點!」我們的經歷是最貼地的,難免覺得回內地出入坐專車、吃特供飯菜的高官言論有點可笑。記者說:「你沒在內地生活過,很難適應那裏的環境,香港年輕人怎會輕易聽你講呢?」

上電視救生意

Justin也承認當年一畢業就北上,而不是先在香港找工作,就是知道一旦在香港工作就很難北上。他認真地說:「人望高處啊!除非他們出很高人工。當然,也要看不同行業的情況吧!」每一段經歷都是學習,也在人生畫冊裏添上內容。Justin窮了兩年,終於加入香港人開的節能減排公司,他負責上市融資的分析工作。

「人工加到15000人仔!很開心啊!從4000跳到這個數,在內地很不錯啦!終於可以過正常一點的生活,不用與人合租同住。」然而,內地商界危機四伏,投資他們公司的基金把公司吃掉,「老闆、管理層都沒有啦!我的工作也沒有啦!不過半年而已!很失落,心想怎麼辦?又不想回港!」

記者當年做了一年半後回流,Justin卻堅持留下來,想起自己的老本行教粵語。「公司賠我80000元,就成了創業基金;請幾個老師、開個網站,跟別人share一個辦公室。我畢竟有教書行業的資源和經驗,教粵語也是冷門市場,競爭不大!」2013年6月創業,9月才租到辦公室,他戲言生意不好,像是失業的開始。

內地機會真的比香港多,起碼電視台就比香港多,Justin公司找到救命稻草。內地電視台流行相睇節目,他朋友認識上海東方衛視《百裏挑一》節目的導演,他描繪當天情形:「他說:Justin,你得㗎!唔好嘥!我心想:我一定得啦!使鬼上咩?」生意無起色,只好死死氣打電話:「有無位啊?我想試試!哈哈!」馬死惟有落地行。

如此拋頭露面也答應?「我沒選擇《非誠勿擾》就是不想真的出名,找個地方台最好!加上電視台不收宣傳費,還讓我賣公司的廣告。一起玩遊戲、講粵語急口令,分享自己的故事等。」2014年1月錄製節目, 2、3月跟朋友在家看,嘻嘻哈哈笑一個晚上,翌日開工竟然真有顧客來電。

「對方說看到公司老闆上電視。我說我是小王,我不好意思說自己是老闆,不想讓對方知道規模小,哈哈!翌日她上來還問我小王在不在。哈哈!」他用普通話重溫當天的趣事。後來,陸續有看過電視節目的人來電,公司的生意漸漸轉好。記者說他肯定有不少上海女孩青睞。

他不停地笑着說:「無錯,無錯,上海女孩很厲害,但我看透啦!」記者笑問:「百毒不侵啦?」他說:「不是不是!」他現在的女友來自長春,記者笑他喜歡剽悍的,他澄清說:「也不是,只是覺得比較純樸,內地的人大都比較浮誇!不過,都要看你自己啦!」他最近回來坐港龍,也在北京開分校,生意開始蒸蒸日上。

Image description

學生包括官員

記者2002年北上,Justin則是2010年,到如今2017年,中港關係早已幾番變遷,記者的年代沒有港燦這詞。「有時候坐的士,司機一聽口音就問我哪裏人,我都會說廣州人。倒不是說謊,只是避免麻煩。港人在當地也沒生事端,畢竟我們習慣把不好意思、對不起掛在嘴邊。」Justin帶點無奈地說。

過去香港軟實力超然,譚詠麟、張學友的歌曲、無綫的劇集等深入民心,內地人一向鍾情港式粵語,反而不太喜歡更純正的廣府話。Justin的公司可謂對正他們的胃口,據悉連當地一些官員也學,希望在接待港澳官員時,更能展示地主之情。當然更少不了即將來港定居或工作的上海人,他們還請教香港房地產、報讀學校事宜,可見他生意的潛力十分大。

Justin希望香港人能當好東道主,「有時內地旅客來旅遊,講一些不純正的廣東話,大家別笑人家。他們願意講我們的語言,就是對我們文化的尊重,有機會就教教他們。」的確,近年港人對新移民也不夠厚道,甚至出現「厚多士」這樣的潮語。想深一層,說怪雞粵語的內地人,比起在港卻講怪雞普通話的香港官員,值得尊敬百倍!

讓Justin更無奈的是,香港樓價高得離譜也算了,到上海發展也遇到「上車難」的問題。「原本打算買的,最近忽然又升了,只好再等等。」看來,置業安居是香港人躲避不過的難題,就算置身13億人的大國裏,也不例外。

劉奮洋小檔案

年齡:30歲

職位:港你知CEO

畢業院校: 皇仁書院、英國杜倫大學

曾得榮譽: 前香港青年籃球隊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