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生涯無風雲 夢熊進化維尼熊

2017-03-21

Image description

「尖啤」劉夢熊上月27日刑滿出獄,不少港人買定花生等政治核彈爆,說什麼熊出沒,請注意!大家似乎忘了「出監房勿回頭」的道理,恩怨情仇也莫回頭。記者見他笑笑口左顧右盼,體態輕盈,哪像張牙舞爪的大黑熊?顯然是手捧蜜糖罐的小熊維尼。

他坦言當年一條泳褲來港,往後40年一直順風順水,沒想到過去一年要坐牢獄。幸而,他從歷史、文學找寄託,把近年怨氣、冤氣化解於無形,「個人事小,『一國兩制』事大,我將繼續是其是、非其非……」

「尖啤」猛熊出閘,卻拒絕10多家傳媒專訪,以「報答式」選擇受訪。陶傑多番在專欄替他鳴冤,三度去赤柱探監,因此重獲自由當晚就上其電台節目《光明頂》。至於記者有幸登御龍山造訪,他的講法是:「多謝你一路短訊問候,雪中送炭;上次〈思歪薄情 夢熊有淚〉(記者2012年4月跟他做的訪問的標題)的專訪也好。」

記者5年前訪問過「尖啤」,2年前誤入《香港晨報》,遇上鐵達尼號式災難,卻不知幕後船長是誰;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如此不明不白,鵝頸橋下打小人的,恐也愛莫能助。於是給他發短訊,他馬上來電解疑團,「如果你事前問我,一定會阻止你轉工。」後來他官司吃緊、鋃鐺入獄,記者焉能不理?精神支持是基本之義。

刑滿出獄,「尖啤」甫收到邀訪短訊,也是即時來電答允,又是「感激雪中送炭」一番。客套話不多說,到底他如何面對人生劇變?先從庭內宣判一刻說起,「當時已覺得要樂觀面對,我想起魯迅那首詩:運交華蓋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頭……下面那4句: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我覺得要坦然面對。」

屈原文采好始終看不開,他被「屈完」卻解開心結。「我又想起汪精衞刺殺失敗被捕,獄中賦詩: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我覺得坐一年而已,無所謂啦!我深信如劉少奇所言:歷史是由人民寫的,公道自在人心。」他因東方明珠案,致信特首梁振英和廉政專員白韞六,因妨礙司法公正獲罪。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選擇學習鄧小平

他還從書本裏解脫自己,這比祈禱、上訴管用。「我也懂得聊以自慰,1955年胡風寫信給路翎,批評輿論一律、思想控制厲害,結果犯下反革命罪,25年後出獄已神經失常。前國防部長彭德懷致信毛澤東批評大躍進,被關押折磨15年,1974年死於非命;老婆劃清界線離婚,無兒無女,老婆又走佬!我一年!閒事啦!」

他坦言入獄前一年確實谷氣兼火滾,獄中難得清靜反而放開懷抱。他還想起劉少奇、鄧小平、陶鑄也曾「蒙冤入獄」,「劉被誣衊成叛徒,1969年屈死;陶是文革初期第四號人物,在1969年怨出癌症來;鄧小平卻懂得借聾耳陳的耳朵,文革、1976年天安門事件兩度被打倒,最後以73歲高齡復出,主宰中國20年。」

「所以,做人一定要清者自清,俯仰無愧,開朗樂觀。在過去一年我特別注意到,一旦在谷氣、仇恨中過活,只會熬出癌症來。我從歷史事實,選擇學習鄧小平,而不是陶鑄、劉少奇,要懂得笑看風雲。」於是,他更悠然住在50呎的單人囚室裏,「我上山下鄉過,什麼貧困都遇過,那囚室比當年公社幹部還要好!」

外面生活雖燦爛,卻比不上囚室的簡約。「制度上,6點半起床,我的房間朝東,旭日東升,最先照射我面,滿室生輝,我早15分鐘就起床。晚上6點半最後巡房,理論上可睡到早上6點半,12小時,在外面難以想像。」平時也不用做粗重活,只看書、閱報、回信,悠閒過你同我。

「我們還能訂一份報紙,我房間最靠內,送餐最遲,其他人的報紙會放在車上,我會請求把報紙全給我,待看完再扔。家屬月頭會送6本書或雜誌來,裏面也有圖書館,一周借一次,每次3本。所以,我在裏面看很多書,從天文地理、歷史人物到宇宙起源。」「尖啤」緩緩道。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建制派極少探監

監獄片裏最得人驚的「執番梘」場面,「尖啤」也透露毫無後顧之憂。「我的案件政治性強,入住有特別保護的單人囚室;洗澡時,會清場;每次去操場運動,也不會有其他人在場。」早睡早起,食物營養均衡,難怪出來時消瘦了。「入去時201磅,高峰期210磅;現在肚腩沒有了,腰也不痛,高血壓都降了下來。」坐監看似也有好處。

他還即場表演自創的「熊之操」,雙腳並立拳頭緊握,雙手向上時手指張開,每次交叉提膝。他一邊示範一邊說:「室內會原地做,操場則繞場走,一天走1000步,遇到鐵絲網外職員問國際大事,我會邊原地踏步邊答:『嗱!中美關係呢?好唔會好到邊,壞亦唔會壞到邊。』」如此玄妙,難怪有「夢熊大師」的外號。

犯人和職員還會叫他「啤啤」、「大師」、「啤啤熊」,他也不忘發揮名嘴功力,經常給倉友講解政治,精神狀態好到極。「懲教署職員也問我:『喂!啤啤,乜你行路條腰咁直嘅?仲滿臉笑容,充滿霸氣㖭!』我話:『無嘢啊我!清者自清,俯仰無愧!』」他招積地說。

「我告訴他們,對待這些人生起伏,最重要是:心態決定狀態,眼界決定境界,思路決定出路,定位決定作為。」這一年的確給他很多啟發,也嘗盡人情冷暖,令他失望的是,昔日對手像泛民中人竟紛紛去探監,反而建制派朋友,卻不見影蹤。「我認識到親情的可貴,友情的崇高,愛情的偉大,陶傑、程翔、梁家傑等人來探我,說我是可敬對手。反而建制派朋友基於利益考量,相當多人有黨性沒人性。泛民堅持香港核心價值,反而有情有義,所以我覺得『一國兩制』一定要包容他們,而不是視作魔鬼。」

他點名只有林大輝、施祥鵬探過自己,難免語帶幾分失望。其實,他經歷過文革,應當深明人性之醜陋,「也許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又是另一番滋味,這次蒙冤受屈,令我人生得與失都有了,也體會到世態炎涼。」他1973年穿一條泳褲上岸,後成為兩家上市公司主席,晉身全國政協委員,2013年被控以串謀貪污,剛好40年。

出獄前激動失眠

2月26日晚是一個失眠夜。「職員說:大師!今晚包你睡不着!我說不會!結果一直告訴自己快點睡,明天好容光煥發見傳媒!想不到反而太激動睡不着!哈哈!但心情開朗,那天出來生猛吧?這一年我厚積薄發,蓄之既久,其發必中。現在出來將繼續是其是,非其非,堅持『一國兩制』,尊重『兩制』差異,兩者不可偏廢。」

至於政治核彈,示範完「熊之操」有點氣喘的他說:「我和他的個人恩怨事小,『一國兩制』的長治久安事大。他在那地位有其考慮,就算現在『揼瓜』他,時光也不能倒流。何況評價一個人,不要壞的全壞,好的全好。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境界才高。」

開朗的「尖啤」是否十足小熊維尼?記者看到某網媒和其雜誌的片段和封面,不禁又發短訊:「玩粗口?大師你出口成詩,點會錯講粗口啊?封面:爆料,其實你早就放下個人恩怨,『一國兩制』為重,為博取點擊率真是絞盡腦汁。」

「尖啤」隔幾秒傳來短訊:「知我者,吳雄也!」最新消息是,他將在下月接替田北俊的《田式生活》,在商台開咪做《熊出沒,注意!》,距離電台名嘴又邁近一大步。

文:吳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