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人物】海報教父講機會 阮大勇:愈大愈着數

2017-04-18

「香港電影海報教父」阮大勇昨晚在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獲頒專業精神獎,30秒的致謝詞濃縮兩個字:感激,感激香港,感激給他機會的人。「我係好幸運嘅,日本仔打到嚟,我仲係BB;解放後又來咗香港,避開社會鬥爭,香港又開始起飛……」他的人生一路順風。

阮大勇內向,喜閉門畫畫,卻緊貼社會步伐;他沒批評年輕人懶,反而同情機會比當年少,「年輕人的機會沒那麼公平,很多富豪要是換成今天年輕人,也達不到現在的成就……現在香港是年紀愈大愈着數,年紀愈小愈辛苦。」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訪問阮大勇特別有親切感,濃濃的上海口音廣東話,聲線柔和,一臉和藹,「我現在已經好一點,要是以前,若知道今天要受訪,會緊張好幾天,60歲退休後好一點,或許見得人多吧!」他徐徐說道。金像獎上台發言豈不更緊張?「還好,仲未到!」訪問在特首選舉前幾天,當時天空灰濛蒙的;結果揭曉,心情就像天氣。

他善於畫人的面部表情,像李小龍、許氏兄弟等,都畫得栩栩如生,莊諧並重。這當然是天賦,「如果你信教的話,會覺得是上帝創造的。畫100個人的樣子很難,很容易畫畫吓變得差不多;就像你看孿生姐妹很像,他們的父母卻能認出來。」他畫了近200張電影海報,無數名人畫像,覺得女比男難畫,鬼佬比亞洲人好畫。

他畫過很多李小龍,最近一幅把他畫成十字架一般的姿勢,「他是神一樣的地位」。他還聽很多網台,一些主持連記者也沒聽過,最近則覺得拳王曹星如了不起,「政府應給他大紫荊勳章,沒有任何資助,真係奇蹟,真係好嘢!香港真係出人才嘅地方!」拿筆搵食的人,都嚮往有一身好武功,記者很明白他的想法。

Image description

自覺非常幸運

他1957年來港,伴隨香港的經濟一路起飛。「我的年代與現在的年輕人不同,我們是沒有理想的,乜嘢都係為生活。有段時間沒工作,我想過去托汽水,卻發現體力不足。總之有得吃、有得生活,我做咩都肯。」他來港後,爸爸叫他去紗廠工作,望能學得一技傍身,畫畫則靠自學。

「很多東西是命中注定的,10多歲來港應能學好英文,卻要到移民紐西蘭才學會。廣告公司曾每月給我40蚊學英文,一去到夜校忍不住打瞌睡,畫畫卻不覺睏。」他在2間紗廠工作了4年,工作盡責又勤快,深得上司喜愛。不過,那畢竟非自己所愛,於是去永華片場作布景助理,後來在教科書出版社畫插畫,1966年加入著名廣告公司Grand Advertising。

那個年代只看本事,不看沙紙不靠關係,「當時同事沒幾個讀廣告,外國上司看中我的畫畫天分,讓我做能力所及的事,不用與客戶開會;各行各業都是紅褲子出身,只要有好表現,老細一定看到你。所以我這輩子很幸運,日本仔打來,我剛出世;解放後來港,很多運動輪不到我;來港遇上經濟起飛,這次金像獎我要講講。」

今天年輕人慨嘆無空間尋夢,阮先生同情他們的機會確比當年少。「現在這一代生活好很多,理想當然也高很多,學歷也高,競爭卻愈來愈大。我覺得一些富豪如果現在是20多歲的年輕人,也很難達到現在的成績,因為沒有機會。人際關係愈來愈重要,連創業也不容易;現在香港是年紀愈大愈着數,年紀愈小愈辛苦。」他嘆道。

Image description

辦公枱大混亂

阮大勇不愧是善於觀察人的大師,而不是只關心遺產分配的大老闆。不過機會不光是人給的,也要懂得好好把握。他講過當年畫畫純粹為搵食,做不好連飯也無着落。1975年,他轉到廣告公司畫《天才與白痴》的電影海報,大獲好評;翌年另一個經典作品《半斤八両》,則是他這輩子唯一上門求合作的一次,這對於內向兼怕醜的他,忐忑程度可比上台領金像獎。

能否出類拔萃除了天賦和機遇,還要有專業精神和態度,阮大勇說:「樣樣嘢都唔容易,無論邊一行,簡單如掃地,一個可以掃得很乾淨,一個可能一塌糊塗。很簡單的工作,要做好都不容易。」他就不是整齊的人,「以前我的辦公枱係最亂嘅,老細行過都會皺眉頭,『喱啡』!」他形容自己不是全面的廣告人,卻靠畫筆奠定地位。

他從不參加畫畫或設計比賽,深信同行的肯定更重要。聽說他去年就有望上台領金像獎,可惜沒能一圓夙願。今年許冠文的兒子許思維幫他拍了紀錄片,再獲頒專業精神獎,可謂雙喜臨門,他坦言很開心,「我過去推過不少切雞獎(豬肉獎),但真的很想要這個獎,覺得這生人有這個獎,已經有交代。最好能由許冠文和許冠傑頒給我。」他1957年來港,1992年移民紐西蘭,之後10年沒畫畫,2007年太太去世重拾畫筆,2017年獲專業精神獎。

他似乎一輩子與7有緣,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得票也是777票。記者奇怪他很少畫政治漫畫,他說:「我那個年代忙於生計,基本沒時間理會其他事情。我也覺得一個畫家不能什麼都擅長、畫,我畫人像最好。我們畫畫佬很單純,沒有發揚光大的想法;有太多想法會很辛苦,因為人生總有高低,所以針無兩頭利。」

Image description

最喜歡畫頭部

阮大勇的海報師之路,與許氏兄弟息息相關,他還記得當年在天星碼頭與許冠傑詳談《半斤八両》海報的構思,當時車上有對方剛從街市買來的活魚。那個年代的人雖然艱苦,卻總有一股深藏不露的幽默感,找到機會發揮出來就成為經典。阮大勇和許氏兄弟就是其中表表者,也許生活愈艱難,愈要有幽默感活下去。

當然,沒有香港的創作空間,以及開放的社會氣氛,產生不了經典的作品,所以他一而再地感謝香港,「我是植根香港的,很難脫離。當年太太和女兒要移民,我說你們去搞,成了就去,不成你們好死心。結果,在那邊一聽到香港的新聞,就從房間衝出來看。現在Facebook那麼流行,在哪裏都一樣,如果你關心香港,心情一定受影響,除非你不看,但根本做不到。」

他戲言不是維園阿伯,但關心時事。「不過到這把年紀,已經看化了。2007年後天天畫畫,偶爾接點job,收人錢無形中有壓力。我從小到現在都愛畫個頭,獨沽一味。」獨沽一味,卻手握畫筆,就能流芳萬世!相反,很多人手握權力,卻留下千古駡名;簡簡單單的海報師,最逍遙自在!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阮大勇小檔案

出生年份:1941

出生地點:上海

身份:海報設計師、漫畫家

外號:香港電影海報教父

主要作品: 《天才與白痴》、《半斤八両》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