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樂 新景象 齊撐本地音樂家

2017-04-11

Image description 黃家正於2013年成立Music Lab平台,去年開始籌辦《本地薑音樂節》希望為本地音樂界帶來一番新氣象。

常言道香港未來發展需要一個新局面,求變的聲音不斷,不應再固步自封。在本地古典音樂界亦然,樂迷長期聆聽耳熟能詳曲目,對外國樂團更趨之若鶩;有些樂團為了取悅大眾,演奏大熱電影配樂,更令我等外行人驚訝的是,原來本地古典音樂會已經相當蓬勃,但新一代音樂人卻嫌它們太沉悶,新意欠奉。幸好,一群本地音樂家後起之秀,希望打破這個局面,帶來新景象,由本地著名鋼琴家黃家正於2013年牽頭成立Music Lab,到去年開始舉辦本地薑音樂節,雲集本地優秀音樂家帶來不一樣的古典樂演出,今年再接再厲,支持本地音樂家的樂迷更加要留意。

從《KJ音樂人生》紀錄片到本地薑音樂節

認識《本地薑音樂節》及Music Lab創辦人黃家正,始於2009年一齣由張經緯執導的紀錄片《KJ音樂人生》,電影紀錄了音樂天才黃家正的成長歷程,師從羅乃新老師七年,黃家正年幼時早已在國際舞台上贏盡掌聲,筆者依稀記起電影末段是他率領學校樂團參加音樂比賽,當時已表露出其領導才華及「沙塵」本色,而電影另一方面紀錄年少時的黃家正尋求生與死的意義,也令觀眾思索良久。

事隔多年,聽到黃家正成立Music Lab平台,以推廣古典音樂為目標,連繫不同背景的本地音樂家,提供演出機會,而去年他更舉辦《本地薑音樂節》,一連串的音樂會讓人耳目一新。今天有機會接觸到紀錄片的主角,原來他中學畢業後到美國印弟安那大學雅各斯音樂學院學習,畢業後於2013年5月回港。「當時我沒有選擇鋼琴家那一條路,有很多人畢業後會繼續讀上去,但我選擇回港,因為我覺得讀了那麼多書,好應該為自己成長的地方作一番貢獻,而近年我所做的,如開演奏會、到學校表演、搞Music Lab、舉辦音樂節、在雜誌寫文章、在Facebook現場直播,都是我喜歡做的。」

原來鋼琴家的道路是很孤單,出路也很窄,因為鋼琴家都是開獨奏會,沒有管弦樂團可夾,家正表示音樂學院畢業後,可選擇在大學任教,也可到不同城市任鋼琴老師或尋找伴奏機會,或是向鋼琴家的道路進發,而鋼琴家的路是最沒保障,不是肯付出便有回報,而當鋼琴老師的,也可能天天閉關在琴室裡,缺乏演出機會而日漸生疏,所以如果一個音樂家對鋼琴充滿熱情,他應該在教琴之餘,爭取更多演出機會。

Image description 去年《本地薑音樂節》中黃家正的鋼琴獨奏會 “Fingerman Piano Recital”

Image description 去年《本地薑音樂節》中的《情.旅 獨唱會》, 劉卓昕(女高音)、胡永正(男中音)及黃歷琛(鋼琴)同台演出。

熱愛策展特色音樂會 盡顯本地薑才華

回到成立Music Lab及音樂節話題,以推動本地音樂家為目的,事實上坊間古典樂演奏會雖然經常舉行,但有些是以流行電影配樂作招徠,有些則是朋輩之間捧場,而每當外國樂團來港時,反應卻特別踴躍,黃家正牽頭籌辦本地薑音樂節,並不是要成為本地最出色的樂團,而是想向外界表示,本地音樂家一樣有實力,古典音樂會可以新形式進行。「我找這些本地樂手一起演奏,並不是我帶領的,而是我很有興趣去策劃不同於傳統形式的音樂會,讓人看到本地音樂家的另一面。」提到不同形式,如黃家正以《指魔俠》為題的獨奏會,Fingerman就像電影《Birdman》一樣,帶點諷刺意味,而黃家正則認為他喜歡玩些實驗古典,至於今屆其餘三場演出,包括已舉行的《SMASH》,就是將古典、流行與爵士共冶一爐,反應亦很不俗;另一場題為《琴戀克拉拉》,則是以鋼琴家克拉拉與作曲家舒曼這對夫婦,以及徒弟布拉姆斯之間微妙的愛情故事,樂團以故事形式表達;而最後的《再會‧似水年華》,無伴奏演出訴說香港故事。

黃家正親力親為籌組音樂節,坦言遇上最大困難是申請場地及資金。「其實不是投訴,香港缺乏演奏場地,同時很多樂團都在申請,2017年本地薑音樂節,我入了30封申請書,不停被拒絕但我繼續入紙,如果音樂節有外國樂團,也許成功機會更高,如今四場演出也只有兩場在政府場地,其餘兩場在私人場地舉行,而我們也沒有任何政府資助。」

場地、資金是一個難題,提升大眾的音樂水平也同樣重要,筆者一直認為這個世代不少學生為了證書或興趣,都從小便學習樂器,社會理應擁有一群懂得欣賞古典樂的樂迷,事實又是怎樣呢?「是的,很多人都聽、都懂古典樂,推廣不推廣,要聽的自然會來,但那種為考試為比賽的教學方式,有時會令小朋友不喜歡音樂,學音樂理應是陶冶性情,其實不應該那麼多人去學音樂,真正有天份有才華的去學,可能更好,而我覺得音樂老師的水準應該提升一下,學生也不用8歲便學到第八級,那種學習速成法只讓人愈學愈差。如果幾十萬正在學音樂的學生中,多幾percent的人去聽演奏會,我們便場場爆滿。」

如今的黃家正,說話輕描淡寫,他表示過去四年搞音樂節、Music Lab,如今是時候作個總結,所以這次個人獨奏會之後,短期都不會再彈獨奏會。「有人會說王家正不是很自負的嗎?如今竟然帶着本地音樂家搞音樂節,我並不是要別人說本地薑音樂節是最好,只要有人談論,團員多點機會演出就好了。」

Image description (左起) 劉卓昕(女高音)、黃家正(鋼琴)、許榮臻(小提琴)、黎寶鈴(鋼琴)演奏的《琴戀克拉拉》音樂會,將為樂迷送上一闋千絲萬縷的情歌。

本地音樂家聚首一堂 演繹《琴戀克拉拉》

除了黃家正《指魔俠》演奏會,探討神與人生之外,另一場《琴戀克拉拉》則是鋼琴家克拉拉終與作曲家舒曼這對夫婦,與後起之秀布拉姆斯三人之間的微妙感情關係,這場同名音樂會將為古典樂迷送上一闋千絲萬縷的情歌。而這次樂團中包括負責女高音的劉卓昕,畢業於演藝學院,師隨江樺老師,曾獲多個獎學金;負責小提琴的許榮臻,畢業於演藝學院及紐約曼克頓音樂學院,先後獲頒一級榮譽音樂學士及碩士學位;負責鋼琴的黎寶鈴,於演藝學院師從著名鋼琴家羅乃新和郭嘉特教授,獲得獎學金到美國德克薩斯基督教大學深造鋼琴演奏,獲得音樂碩士學位。三人聯同黃家正,以故事形式演繹這段愛情故事。他們異口同聲說這次演出不同於一般耳熟能詳的音樂會。「希望觀眾帶着好奇的心情來欣賞,因為這並不是大家熟悉的曲目,但整個音樂會就像一套電影一樣,有起承轉合,三個角色千絲萬縷的關係,我們就用音樂去呈現這個故事。」劉卓昕說。對於這次音樂會的挑戰,負責女高音的劉卓昕表示有些曲目找不到女聲錄音,她甚至要尋找原本的歌詞,翻譯過來,可見準備功夫相當艱鉅。

提起三人各自在音樂界的發展,他們各自都面對不同的挑戰,對負責鋼琴的黎寶鈴來說,她覺得鋼琴家的路是很孤獨,埋首於琴室教琴之外,她希望可以教育到下一代正確思想,同時爭取演出機會,令自己的技藝更進一步,而在跟別人合作中可以學習到與人相處,讓自己不只局限於鋼琴室之內。負責小提琴的許榮臻,除了擔任過不同樂團的首席之外,近年更向指揮及組織樂團方向發展,相對於小提琴,負責指揮要顧及不同人的感受,還要學會不同樂器的特性,更要經常進行聯絡工作,他的目標是想嘗試更多不同領域,如指揮Opera的話,他便需要在語言上學習。而女高音劉卓昕表示,在教別人唱歌和自己練習演出之間,需要找到平衡,她希望趁還年青的時候,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她寧願少賺一點教學費,也希望多點演出。

對於本地薑音樂節的演出,三人都表示很欣賞黃家正的領導能力和表達手法,對於演奏家而言,有什麼可以比得起在台上表演所帶來的滿足感?作為樂迷的一分子,可以的話,也應該支持一下這群想跳出框框的本地音樂家。

文:Bill Kwok 圖:Ben Tam(人物)

Image description 《指魔俠:神唔神?》 日期:2017年4月12日 時間:晚上8時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表演者:黃家正(鋼琴) 票價:$280、$240、$180

Image description 《琴戀克拉拉》 日期:2017年4月19日 時間:晚上8時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表演者:許榮臻(小提琴)、黎寶鈴(鋼琴)、 劉卓昕(女高音)、黃家正(鋼琴) 票價:$220、$160 查詢網站:http://www.musiclab.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