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人物】羅冠蘭演藝心得 不要心存僥幸

2017-04-21

羅冠蘭最近憑電影《寵我》在美國兩度奪得最佳女主角殊榮,分別是聖地牙哥獨立電影節及景深國際電影節競賽(Depth of Field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Competition),也將受邀參加威尼斯影展,實力備受肯定。她在演藝圈打滾多年,從舞台到電影再到電視,每個範疇都表現出色,近年卻專注教育,現於演藝學院擔任高級講師。

她笑言,教書一直是她的興趣和夢想,「是因為我中學時遇到幾個真是很好的老師,他們對學生的耐性愛心,他們的勤力博學,時時提醒我不能鬆懈。我也要做一個有貢獻的人。」如今她經常勸學生不要心存僥幸,在演藝路上若不用功,就容易錯失時機,甚至被淘汰。「一僥幸,機會就比其他人少。」

撰文:張綺霞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羅冠蘭最近在國際大賽兩度奪獎,然而近年她的重心卻放了在教學上。(陳縱宇攝)

因為電影連奪兩獎,走在演藝學院的辦公室,羅冠蘭總是被同僚戲稱為「影后」,然而她一直想低調處理獲獎一事,甚至表示從來對拿獎都沒有太大興奮感覺。「因為在過程中的整個付出都不是為了這個目標,努力已經為我帶來很大滿足。」

回顧過去多年的演藝生涯,有兩個獎對她意義重大,一個是從舞台跳到電影演出後,憑《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奪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一個是香港十大傑出青年。「金像獎代表我衝出了自己範圍,傑青則提醒我多了社會責任,不只是個人滿足就可以,思考更多。」這次能在國際影展中奪獎,她也認為是難得的肯定,顯示香港的製作也可以得到世界其他人的關注,「我們香港其實可以有些信心」。

現擔任香港演藝學院高級講師的她,時間都放在教書和輔導學生上,沒有空拍戲。她慨嘆,不少無綫劇集的角色都很好玩,可惜她能拍戲的時間只有個半月的暑假,怎樣也無法塞進劇集的檔期中,只能放棄,電影便更難了。然而走上這條路,她並不後悔,坦言得着甚多。雖然第一次接到邀約時曾卻步,但後來想到,若不去分享自己的經歷,可能再也沒機會,遂下了決定,在2007年投入其中。踏入第十個年頭,她笑言已經放下從前的戲癮。

Image description 羅冠蘭(箭嘴)與學生的關係親密,生日時一起慶祝,她也常為學生的學業事業掛心。(受訪者圖片)

不斷鞭策自己

羅冠蘭是個不斷鞭策自己的人,有了明確目標就一往無前。她從小喜歡讀歷史,立志要做一個如老師那樣的人,最後成功當上歷史教師。她喜歡用戲劇方法讓學生理解知識,生動有趣,很受歡迎,後來卻發現,自己真正喜歡的是戲劇。於是再讀演藝課程,完成後加入香港話劇團。

「在話劇團5年左右,我就覺得人開始乾,需要學習。」碰巧她獲引薦到美國劇團學習,耳目一新,回來後又繼續演下去。第二個5年時,她請長假到歐洲放鬆,到了第三個5年,她認真覺得自己「枯乾」,有必要繼續進修。「與其來來去去都是一樣,不如走吧!」由於不確定自己會否回港,她索性辭退團內首席演員的職位,卻陷入情緒低潮,接受不了自己不能再踏台板,每逢經過劇院或看戲都會流淚,又經常在劇院後門流連窺探,傷感自己不再從後門出入,而是走前門看戲。「當你不捨得一件事,你是控制不了的。」

幸好她從來不是一個局限自己的人,辭職前已參演電視劇《笑看風雲》,在無法接觸台板期間,她拍起劇集來,順便賺學費。她在《烈火雄心》演王喜母親,跟劇組人員建立起如家人一樣的親密感情,讓她非常懷念。劇集大受歡迎,從英國回來後,無綫問她是否有興趣拍下去,她一口答應。「繼續拍下去開始有感情,一個接一個,拍了兩三年。」不久就到了演藝教書。

她早年就已通過讀傳理的同學入電視台客串,對電視媒介並不陌生。「作為演員不要局限自己的舞台,在別的媒介仍能掌握其語言說故事,這個演員才比較全面。」從舞台到電視,她也經歷摸索適應階段。「在舞台就算是近距離對話也要放大,因為坐在30行後的觀眾只能靠感覺與能量接收,電視是不行的。」最難適應的是拍攝時間長,例如連續拍3天也不曾睡覺,她也訓練到正式拍攝前短暫閉目養神的工夫。

演媽媽沒競爭

跨越過那麼多範疇,她認為打入電影圈最難。「他們覺得做舞台的人一定是誇張,不明白媒介的分別,但我不覺得有問題。」她慶幸遇上不少伯樂,不會帶成見看自己。雖然無綫常傳出人事鬥爭,但她笑言做媽媽的演員幾乎是沒競爭的,「他們常不夠阿媽用,一套劇起碼要三四個媽媽爸爸,到了這個年紀,大家都是為過戲癮而拍,大家做朋友好過做敵人。」

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中的金露露相近,現實中的羅冠蘭也喜歡不平則鳴。在演藝圈,這種性格卻常會吃虧。她說:「就算你很喜歡那個環境,也一定有些事有些人讓你不開心,有些是故意的,你不夠運,有些是無心的,卻會讓你很煩,遇到這些我會看哲學書和《聖經》,看可如何做到最好,但都不管用,哈哈!要修煉很久。生活上的磨練也常令我掙扎,如一些東西明明可以不這樣,束手無策,只能自己生氣。」

如今她看見學生面對種種不公平的處境,也會動氣。她自嘲道:「我進步緩慢。」但經多年磨練,她也明白發聲不代表達到好結果。「你只能慢慢觀察,或用其他方法改變。」從前六四遊行她常出現在前列,但在傘運她選擇退在後面,年輕時她心口總有個勇字,卻發現有時實際做事更有效。「但理想是必須,沒有理想就沒有判斷。」

回顧過去多年,可覺得自己的事業比別人順暢?她認真想了想後總結:「原因是我真的付出很大的努力。」當年在香港話劇團,她常在別人離開後獨自練習,要把表演練到全熟才停止。就算電視台習慣臨時改劇本,她都堅持把劇本背熟。「我的幸運只是,付出後能得到我想得到的東西。」

首屆香港演藝學院節將展開,她的學生會參加畢業表演及契訶夫的《海鷗》,笑言後者並不容易排演。她與學生關係親密,畢業後也常有聯絡,慨嘆如今市場無法消化那麼多畢業生,電影容易吸納新人,但年紀大也易被淘汰,舞台界新人機會少,入行後通常要做七八年才開始有發揮,「要熬過那些時間是很慘的,很多都熬不過去。」

雖然演藝發展講機緣,但與許多演員合作過後,她認為真正能成名的多是經過艱苦操練,一有機會就爆出,因此她常勸學生努力充實自己。「很大部分的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雖然有些是給投機者,但不是很多。」

Image description 羅冠蘭參演過大量舞台劇,圖為她在《心靈病房》的演出。(資料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她學生時代便開始接觸電視媒介,圖為她早年在港台劇集的演出。(香港電台圖片)

羅冠蘭小檔案

學歷:香港浸會學院歷史系畢業、英國倫敦密德薩斯大學東西方戲劇研究碩士

資歷:香港話劇團前首席演員、電視及電影演員

曾獲獎項:1988年香港藝術家年獎、1994年香港十大傑出青年、1995年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及2003年香港舞台劇界專業精神大獎等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