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迪詩:執着

2017-04-21

Image description

我一直覺得人類的問題源於世上有多過一個人。上帝造了第一個人亞當,世界很美好。但當祂造了第二個人,問題就開始了。可能會有人說,因為上帝造的第二個人是女人嘛!女人天生就是trouble maker,江湖從此多事。起初我也以為如此,然而再想想看,又覺得問題不在於性別。只要稍為深入地想一下世上大部分的紛爭,就會發現爭拗主要源於對方不肯依從我的意願,而我又拒絕讓步,各執一詞,於是火山爆發。

瘦田無人耕

瑞士詩人兼作家Gottfried Keller,他寫的A Village Romeo & Juliet 是德語小說中的名篇,故事講述兩個農夫本來是好朋友,過着幸福的生活,他們各有一子一女,孩子們青梅竹馬。兩個農夫毗鄰的田地之間有一塊小小的畸零之地,從來就沒有明文規定業權誰屬,大家一直當它透明,專心耕作自己那塊田就好了。但某天不知是誰先抽起條筋要爭那塊地的業權,對方不肯就範,於是對簿公堂,二人傾家蕩產去打官司,本來美好的田地給荒廢了,家裏一貧如洗,兩個農夫心中都充滿憤恨,窮一輩子的精力置對方於死地,當然也禁止兩個孩子再見對方,他們長大後墮入愛河,最終殉情。

好似撞咗邪

也許你會覺得小說太誇張了吧,怎會為着這等芝麻小事而摧毁自己和家庭?但有乘客在港鐵因為爭用扶手柱而互毆,也有人因為鄰居的鞋櫃佔據了走廊的位置而大吵,這種事夠無聊了吧? 旁觀者看着都覺得莫名其妙,放手吧!不覺得自己很幼稚嗎?但有些人就是死心眼地咬着窮極無聊的小事不放,就算死爭爛爭終於爭到,在傷害對方的過程中不是也同時深深地傷害了自己嗎?當事人卻像撞邪一樣執迷下去。「為啖氣」可以摧毁一個人。所以我Daisy提倡「執着」要罰錢,亂拋垃圾要罰千五,那執着至少要罰三千, 因為執着在絕大部分情況下都會影響別人,而且比亂拋垃圾造成的滋擾往往大得多。

那次在銀行,排在我前面的auntie大罵職員把她的稱呼填了Ms,而不是Miss。「我好清楚講咗我未結婚,我係single,咁我咪Miss囉!你做銀行起碼都要大學畢業啦,唔識英文咩?仲要我幫你補習英文?你明唔明?我係single……」之後不斷重複又重複,像一部壞了的錄音機。全間銀行都知道她英文好,好明顯我英文最差,未嫁就不要叫auntie,但不知她是否知道Ms可以指單身及已婚女性,就如單身和已婚都用Mr。不過她要強調自己未嫁,就像有些上了年紀的女人很執着於被稱「小姐」而非「女士」,聽起來年輕一點嘛,崩口人忌崩口碗。

偏執愛賭氣

又好像早陣子碰見一位舊同事,她向我訴苦稱全家就快被固執的老爸連累到要瞓街。她住公屋,有扣分制,違規的住客會被扣分,她父親卻偏要一次又一次在屋苑公眾地方抽煙兼扔煙頭,遭其他住客拍照舉報,分數已經扣剩無幾。最近她的哥哥還剛剛失業,很擔心假如不能再住在這裏,以一家人的經濟能力分分鐘連劏房也負擔不起,所以全家都大為緊張,嚴厲警告了父親,老爸卻堅持繼續在屋苑範圍內抽煙,他就是鬥氣,不滿別人針對他,專門監視他去拍照舉報,「我就是不要讓小人得逞!」他真心視自己在屋苑抽煙為替天行道的正義之舉,即使這樣賭氣下去很可能會令他沒有公屋住,正確地說,是令他「全家」沒有公屋住,但當一個人要固執起來,就算死也不管,何況瞓街?

撰文:王迪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