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追女仔見機行事 58歲林敏驄:我有貨喎

2017-05-17

林敏驄,香港娛樂圈鬼才。他是填詞人、創作人,去年憑《全力扣殺》獲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愛情更是峰迴路轉,離過2次婚,前妻有李美鳳和陳伶俐。今年58歲的他,還一度戀上一名21歲俄羅斯女模。身邊美女團團轉,隨便上他的微博一看,他與各式佳麗合照,低胸露腿什麼都有。

「我的心境跟出道時沒分別,有什麼事是20歲後生仔可做而我做不來?」他反問。追後生女不太容易吧?「不會,我有貨喎!」他輕描淡寫道:「經驗多了,譬如我說句話,已估到她有什麼反應……」他變成情場老手?「哈哈!見機行事!睇你點死?即係好似四哥(謝賢)咁!」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他填詞的名作有《跳舞街》、《夢伴》及《無心睡眠》等。(陳縱宇攝)

林敏驄在6月舉行作品展,題為「今天星閃閃35年時日如飛 林敏驄 腦交戰 作品展演唱會」。「今天星閃閃」出自梅艷芳的《夢伴》,「時日如飛」出自陳百強的《深愛着你》,「腦交戰」當然是出自張國榮的《無心睡眠》。

「今天星閃閃代表很多歌星來到;時日如飛代表時間過得很快;腦交戰,代表我寫歌要用腦。」他解釋。

回顧3首名曲,「《夢伴》需要很多畫面,所以我才用『煤氣燈不禁影照街裏一對蚯蚓』開首。《深愛着你》是寫給Danny仔(陳百強)的,他的歌要用最淺白的字眼,最單純的愛情,每人都經歷過,反而最易引起共鳴。相比起譚詠麟就不同,他要扮到好似情聖咁。」他不是配合歌手形象而寫詞,「那是根據我的觀察而定。」言下之意是,譚詠麟在他眼中是情聖,這觀察今天看來倒也準確。

「張國榮的歌詞是可以很有實驗性的。」林敏驄指,《無心睡眠》內「憂鬱奔向冷的天,撞落每點小雨點,張開口似救生圈,實現雨的酸與甜」的意思是主人翁的憂鬱心情衝上天空,幻想連天也被撞得下雨,這時主人翁張開口,試試雨的味道。

3首歌都是寫失去某人,任一切飄去再沒法追,難道他有心結未解?「70%的歌都是講失戀,因容易觸動人。」他如此解釋。有沒有「前事揮不去」的糾結?「那是過程,很多事都會過去,追不回來。」有沒有想念一個人到無心睡眠的地步?「有,但只在年輕的時候……常常把女友飛甩又很想念她,然後追她回來。」他說《霧之戀》的「還是愛着你,曾話愛着你,你永在我心……」是這個意思。

多年來女伴無數的林敏驄,原來填最多詞給譚詠麟。他說譚詠麟的歌詞是「扮情聖」,他與譚詠麟是否最夾?「嗯,應該說是最成功。《霧之戀》、《愛在深秋》、《幻影》,把他的事業推上巔峰。」

Image description 他的社交網充斥美女圖片,圖中女子為內地演員錢瑩。(林敏驄微博圖片)

《跳舞街》人名取勝

陳慧嫻的《跳舞街》也出自他手筆。其中一段是:「何月娣、陳步禮、吳縣濟、倪淑輝、司空敏慧;蛇共蟻、劉並蒂、神合體……Do you wanna dance tonight?」

「原曲是日文歌,那時很多唱片都爭住改編同一首歌。我身為頂尖填詞人,就要贏其他填詞人!若對手是林振強,我每次都贏他的。」雖然在自誇,但他的語氣平靜得如同在訴說別人的故事。「他是我的最大對手,其他都不是我的對手……」他又搞金像獎的爛gag,擺動2隻手,「我『對手』喺呢度嘛。哈哈哈!」

「《跳舞街》點贏佢?就係多了那些人名囉!」上述人名,只有一人真實存在,那是陳步禮,社交舞名家。「陳步禮是真有其人,舞界的人一聽就會留意到。『神合體』的意思是幻想連機械人都一起跳舞。」

他已忘了當年林振強寫的是什麼歌,記者找資料時找到,是林志美的《勁之夜》,林振強在尾段的詞是「無謂坐、無謂坐、無謂坐,呆坐我家中雪櫃;移近我、移近我、移近我、移近我,I'm gonna dance all night……」果然高下立見。

他說,譚詠麟的《忘不了你》當年有7個版本,就數他寫的最紅。「我——很努力地——把別人的心血變成垃圾。」他振振有詞地說。

林敏驄是長不大的孩子,記者直接跟他說出這個statement,他點頭承認。

跟林敏驄拍拖是否很辛苦?「會呀,所以佢哋走得好快。」那不是更好?貨如輪轉?他含笑同意:「係呀。創作人是比較自我。」不會改變自己,去遷就對方?「當然不會!」這時,他的午餐已來到,他用麵包蘸龍蝦湯,邊吃邊說:「改你條命!」

不為伴侶改變自己,但他試過因行衰運而改名。早幾年他叫自己做林晉霆。「現在不用了。當時我的生活很不順利,黑起上來,乜都要試吓!」愛情還是事業當黑?他三扒兩撥又搞個爛gag:「曬黑呀!」按年份計,改名是他跟陳伶俐離婚前後的事。

觀眾對林敏驄,還有兩件事非常深刻,其一是他的歪音廣東話,維基百科指他會說「圍頭話」,那些是圍頭話?「不,我只是扮潮州話,岑建勳都成日講啦。維基百科很多事情都出錯,我想改也改不到。」

其二是他在「獎門人」節目跟鄭秀文等人玩接龍,別人只說2至4個字,他偏要說「蘇格蘭場非工業用……毛筆一支」近50個字,那是出自他與曾志偉合作的唱片《冇有線電台》的一節。現實之中,林敏驄不單沒有去過蘇格蘭,連這句是他小時候從什麼地方聽回來都不記得,「將沒有關聯的事情放在一起,就會突顯荒謬感。凡事要破解規則,若遊戲規則沒限定接龍句子的字數,別人記不住我說的話,我就會贏。這個做法,與我寫詞如出一轍。」

Image description 他去年憑《全力扣殺》獲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劇照)

男人心境計算法

林敏驄出身自中產家庭,父母是小學老師,姐姐林敏怡,一手把林敏驄帶入行。他是家中么弟,對上還有個哥哥。他曾經在理工學院修讀平面設計,因「得罪主任」被 趕出校。「那時沒有電腦,我們要練習準確畫線,我睬你都儍啦!因而常常走堂。」

香港歌壇不景氣,今天他每填一首歌,仍是收費10萬元。「以前一首歌的製作成本,要花費數十萬元。現在?幾萬元都沒有。香港的樂壇萎縮得很嚴重。」話雖如此,他仍有不少恩客。「何超儀可畀到這個價錢,而且只寫半隻歌,另一半由Wyman寫。新歌來的,未有名字。唉,顏福偉都畀唔起了!他成日想搵我寫歌,連5萬元都要講價。我叫他回家等消息啦!」

過2年就六字頭,他的心境如何?

「男人的心境,是加埋隔籬嗰個除2。」那他現在「隔籬嗰個」年紀有多大?「吓?我有一堆喎!若我需要莊重點,就拿這個(年紀大點的)來用……」問他此話當真?他輕笑一聲,示意記者不要太認真。

還會結婚嗎?結婚對他是否枷鎖?

他說不是時機,且「結婚不適合我」。厭倦對別人有交帶?「係……」他是否愛情手冊中的「失蹤人口」,例如跑去某個地方然後消失好幾天?「係幾年!」

Image description 問林敏驄(中)在圈內有哪些知心好友?他說鍾鎮濤(左)。(受訪者圖片)

林敏驄小檔案

年齡:58歲

學歷:理工學院平面設計文憑

身份:填詞人、創作人、演員

髮型:[email protected] Hair Culture

化妝:[email protected] Studio

場地: Spasso-Italian Bar Restaurant Terrace

Image description 對於愛情,他說自己跟後生仔沒有分別。(陳縱宇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