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毒。誡》】劉國昌重塑 茅躉華拆彈往事

2017-05-19

曾以「慈雲山十三太保──茅躉華」之名行走江湖,陳慎芝前半生販毒吸毒偷車劈友,壞事做盡,後來改過自新,從事戒毒工作多年,得過傑出青年,這些往事曾被改編成電影,老香港都耳熟能詳。導演劉國昌卻認為陳的人生拍之不盡,將故事重新編排,拍成新作《毒。誡》,由六七十年代城寨毒梟,拍到陳從良後成為江湖拆彈專家。

文:何兆彬 圖:Ben Tam (人物)
場地提供:星影匯 The Metroplex

Image description 導演劉國昌(左)、監製陳慎之。


多謝劉青雲
茅躉華的前半生,早已被搬過上大銀幕,1995年由巫啟賢演的《慈雲山十三太保》就由江湖鬥爭寫到他從良。「本來電影是張學友演的,但後來學友說要專心唱歌就退出了。其實我也曾經是半個電影人,當年我替蕭笙叔的兒子戒毒,因而認識了麥當雄,再接下來認識了晶哥(王晶)、劉國昌、林嶺東等電影人。」陳慎芝跟劉國昌好老友,「當年劉國昌在港台拍反吸毒劇,我是顧問,到他要離開港台,拍電影,我就提供故事,拍成《童黨》。九十年代他再拍《雷洛傳》我也有幫忙,後來有一次他說:我不如拍你啦,你咁多故事都無講,那是真的。」劉國昌說,陳的個人故事,可以拍40集長劇。

劉國昌近年電影作品甚少,原因為何?「開戲難是部分原因。九七之後,港產片一路走下坡。但我也分了心,有一個階段電影難開,我主力去了拍廣告。期間也想拍戲,但我個人比較固執,比較難開戲。我一向不是以商業為主,不會取材熱門題材,老闆就比較難出手。」拍《毒。誡》本來的想法是以毒戒後,陳慎芝做江湖拆彈專家的往事做主軸,「但寫完劇本,發現慈雲山太過癮,在城寨的日子是精采的,取捨下要平衡,這齣戲又講兄弟情。現在電影由十三太保、到帶粉、福音戒毒、拆彈專家都有寫到。」故事前半已經拍過,之所以能再拍,原來要多謝主角劉青雲,「戲之所以拍得成,好大因素是有因為劉青雲,他對華哥這角色非常有興趣。有他參與,加上公司支持,就好容易找到其他演員埋位。而且電影有港片色彩,古仔也說要支持港片嘛。」電影的六七十年代背景,要再找景已經很難,「拍攝上是有困難的,因為我堅持要在香港拍,要實景,在內地即使搭街景,也沒有那個質感。但在香港要有七、八十年代味道的街景,少之又少,就儘量找再美術或CG加工了。戲中城寨部分,就唯有搭景。」今次電影是合拍模式,拍黑社會及吸毒能過國內電檢制度嗎?「其實不是鼓吹渲染,又無話唔得。反而宗教就比較敏感,所以描寫戒毒過程或戒毒,基督教的工作就盡量減少。」

Image description 十三太保之中,以貓仔(張晉飾)與喇叭(即 李兆基,林家棟飾)跟茅躉華(劉青雲飾)最 老友。

Image description 從良後的茅躉華(劉青雲飾)與哈雷(古天樂飾)

多謝麥當雄
陳慎芝說拍《毒。誡》有三件往事想講,一是為何當年取得傑青後要離開戒毒機構,「好多傳媒當年問我,做到最好,為什麼離開戒毒機構?為何離開時要登報?登報是為了清白,當然還有好多原因。當年機構要我對調崗位,要我去外國工作,我又唔識英文,即係叫我走,我覺得沒意思了,咁我咪離職囉,不如即場走。到我遞信,才發現原來即走要賠六個月人紅,因為我是副老總。當年我7,000幾蚊個月,我要多謝麥當雄,他馬上寫了張四萬多元的支票,叫我辭職後過去幫他手,那是1989年。但董事會沒有收支票,不只這樣。還補了六個月薪水給我。」

當年片語不留,他說:「我在這戰艦一起打過仗,離開戰艦,我不想吐口水。也許當年我得了獎,驕傲了,講嘢大咗,令人不舒服吧。但我不開心,我走了仍追殺我。」他說自己離開後,仍應邀到各處演講,不少機構都收到Fax,說陳慎芝又吸毒了,「點解要咁趕絕我呢?好多場講座,是吃飯時人家才告訴我。我說,瞳孔放大是吃了興奮劑,瞳孔收縮是海洛英,我說話沒有尾音,沒小動作,我說自己不會再碰毒品。」離開戒毒所,他替麥當雄籌備電影,第一齣拍的是跛豪。年輕時,他在城寨見過跛豪,也熟知毒販操作。三年過去,麥當雄宣布不再拍攝電影,至今陳慎芝一直做生意。但他的手下李兆基就繼續拍電影,拍黑幫片常需要用到有江湖經驗的老古惑做顧問,

例如《古惑仔》的顧問就是李兆基。拍《毒。誡》的第二個原因,是手下貓仔(十三太保之一)2014年癌症去世,「我同佢識了六十年,佢好有義氣,我打警察兩次都係佢幫我認的,我跟他唔使講嘢。他吸毒,我勸佢戒了。我介紹他到老人院工作,他一直做到退休,院長好欣賞佢,工作時老人用屎掟佢!他本來也是大哥嘛。」他說:「好可惜,他一生沒怎樣享受過,坐監、吸毒、戒毒後工作三十年,退休就癌症。我記得,他說一生人只嗌我一個係大佬,講完又吐血。」

Image description 城寨舊貌,是搭景出來的。

Image description 喇叭(即李兆基,林家棟飾)


吸毒因空虛好勝
今年68歲,陳慎芝說自己戒毒42年了。問他人為何會吸毒呢?他以自己為例說:「空虛、好勝!覺得我跟別人同。你畀白小姐(白粉)玩,唔會上癮。睇輕幾粒嘢點會綁到我。但結果一綁就九年,每天都拼命去搵錢。」他說今天年輕人以軟性毒品為主,心態不同,「往日我們叫人:戒了吧,仲做乜道友吖?你今天這樣說,會被他們罵死。今天年輕人說:我食唔食都得。因為往日我們戒毒有脫癮反應,會發冷發熱及痾嘔,但今天年輕人吃的,外表看不到。」他說:「其實今天濫用更嚴重,他們隨便都找到貨。」

第三個原因,是他一直覺得對不起當年女朋友。戲中女友當年受不了他不戒毒,結果不辭而別,後來嫁到了日本,結局前茅躉華求她復合,成功箍煲。但原來真實的女主角嫁到美國去了,不過卻不像戲中後來失婚了,跟茅躉華重修舊好。「我跟她失了聯絡,現在還托人想找她過來看首映。我記得當年拍《星星月亮太陽》上午夜場,女主角是張曼玉、鄭裕玲、鍾楚紅,結局三個都要瞓街,午夜場一散場就有人罵:邊個拍㗎!打佢!於是我們把結局改掉,觀眾看完都鼓掌了,電影是希望及娛樂嘛!」戲中二人在日本重遇,但陳慎芝透露,他二人重遇是92年,地點其實是美國夏威夷。

Image description

退出江湖 也在江湖
「達達達!達達達達!」桌上的電話調校到震機模式,但訪問中幾乎響(震)過不停,陳慎芝忍不住拿起來看一看,笑說:「哎又係冬菇頭,佢係咁打畀我。」冬菇頭即上海仔,江湖中人也。

他退出湖多年,但退出後反而跟江湖大哥們關係更好。他縱橫黑白兩道,是著名的拆彈專家。作為「慈雲山十三太保」之首的陳慎芝,早年的江湖事曾被改編成電影,今次以寫實見稱的導演劉國昌拍《毒。誡》,除了江湖,也要把他下半生的故事拍出來。2002年黑幫因荃灣、土瓜灣經營線起紛爭,有過嚴重衝突,後來陳慎芝多次出面調停,雙方最後達成協議,兩幫分早晚兩更經營,這段江湖事正被改編進電影裡面。

鬍鬚勇生前也跟他感情要好,二人曾在同一社團旗下,在他退出後二人常談至通宵達旦,而恰好片中哈雷(古天樂飾)演的黑幫大佬,又是跟茅躉華同一社團,在他退出江湖後二人感情更好。哈雷是否就是鬍鬚勇?「哈雷有真人,佢靚仔過鬚鬍勇!」他大笑。他說,傳媒多年前問鬍鬚勇是否重出江湖,鬍鬚勇答:「好似係喎,佢成日出現,但佢無收𡃁,又沒有活動,又好似唔係。總之,佢有事我實幫拖!」陳慎芝:「這就是關係。等於有一年,我戒了毒,在街上遇到個師兄,他問我一個月搵幾多,我答$400,他馬上掏了$200給我,說:『你知你條友,以前都惹火㗎喇,得罪這麼多人。現在你信耶穌,都會有人撩你。我答:有時都會有。他臨走說:有事打畀我!這師兄好好,現在他七十多了,是一級(大哥)。其實即使是黑社會大哥,一旦知道你真正改好,也會支持你。」

問陳慎芝為何金盤洗手後從事戒毒,擺明叫人不要吸毒,反而跟江湖人關係更融洽了?他說:「一, 退出後沒有利益衝突;二,是就算你叫得一個人戒,後面有三個人食,你只要不兜口兜面話佢就好,你要尊重佢。」他每個月到以十計江湖飯局,江湖有恩怨時去拆彈,拆完彈大哥們還要請吃飯,陳慎芝儘量到場,「去拆嘢,拆完就開心!但拆到,大哥表示誠意說要去吃飯,這頓飯最擔心,因為是非法集會,從前擔保要1隻A,今天要兩隻(兩萬元)。有時差人說:陳生我知道唔關你事,但你都要返去(差館)。」離開江湖,但他不跟江湖人完全切割,交友原則是:「做朋友基本動作,係有白事我們唔開心,有喜事大家一起開心。有困難就算幫唔到手,都會站在你身邊。以前我有乜事擸傢伙,如今有乜事你要出現,叫佢冷靜!這就是義氣!做朋友,講義氣都是互相幫助。」

從這幾句,大概就解釋了為何他會贏得受黑白二道友誼。

(因篇幅所限,印刷版訪問稍作刪節,此為完整版本)

Image description 戲中最後忍受不了茅躉華,不辭而別的女主角,由國內女演員江一燕主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