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Marvel亞洲副總裁 詳談首位香港超級英雄

2017-06-29

C.B. Cebulski(簡稱CB),是Marvel亞洲區副總裁。

在公在私,他都流着Marvel的血。

工作方面,他自1999年加入Marvel做自由工作,至2002年轉為全職。興趣方面,他6歲開始迷上X-Men,至今收藏約15萬至19萬本Marvel漫畫及逾千個模型公仔和玩具。

近日他來港接受訪問,透露Marvel創作團隊首次引入一位香港超級英雄,且是女性,名為Arwyn Wong,屬於鐵甲奇俠(Iron Man)團隊的成員,也是一名神盾局特工。她本身沒有超能力,像鐵甲奇俠Tony Stark一樣都是靠高科技盔甲去打壞蛋,拯救地球。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他是Marvel漫畫寫手出身,拍照時古靈精怪,喜感十足。(陳縱宇攝)

Marvel最近推出以香港為背景的漫畫,創作方亦由香港的Howard Wong及Justice Wong分別構思故事與作畫。這故事最特別的是首次出現香港超級英雄,而且是一位女性,名為Arwyn Wong,日後她不單會在香港版漫畫出現,也會在全球性的故事出現。Arwyn Wong有個孖生姊妹,名為Wendy Wong,2人都為Tony Stark工作。Wendy是Stark亞洲區業務副總裁,Arwyn是公關部經理。Arwyn穿上盔甲打壞蛋時,Wendy不停調校Arwyn的盔甲功能,令Arwyn的能量發揮至最大。Arwyn會否在Marvel的電影出現呢?

「暫時未知,因我們已部署了5至6年的電影計劃,這些計劃未包括她在內。」首位香港Marvel英雄是女子,而縱觀近10年的西方英雄片電影,也見到不少女性身影,CB同意這是大趨勢。「以漫畫來說,過往創作團隊都是男性主導,因此他們創作的英雄,順理成章都是男人。但在過去20年,日本漫畫在美國很流行,吸引了一批女性讀者,這批女讀者長大後變成漫畫家,當她們加入Marvel工作,在構思故事時,就很自然地想到創作女英雄。」

CB道,現時在美國漫畫方面,男性讀者有55%,女性讀者是45%。這是很大的轉變。「至於我們的創作人,有25%是女性。」他亦指,3年前Marvel只有一部以女性為主角的漫畫,名為She-Hulk,現時增至17部。

Image description 在訪問中,CB(左)多次提及「Marvel教父」Stan Lee(右)。(受訪者圖片)

現在最愛鐵甲奇俠

以荷里活電影來說,除了愈來愈多女英雄,也愈來愈多重要角色是同性戀者,CB聞言說Marvel是第一代引入同性戀英雄的漫畫公司!「他叫做Northstar,Marvel不會跟社會脫節的!6年前,當紐約通過同性戀婚姻合法化,我們就讓Northstar跟愛人結婚去。」

Marvel自1939年創辦以來,創作出無數英雄人物。問CB最喜歡哪位?

他搔搔頭說分3個時期,「在我小時候,最喜歡的是鐵甲奇俠。還記得當年我很討厭剪髮,有次祖父帶我去髮廊,說若我肯乖乖剪髮,就給我零用錢。我用零用錢買了《鐵甲奇俠》漫畫,一邊看漫畫,一邊剪髮,自此不再討厭剪髮了;在中學階段,我很喜歡Peter Parker(蜘蛛俠),因他也是一個青年,跟我同樣有缺錢、家庭、追女仔的煩惱;現在我更喜歡的是鐵甲奇俠,Tony Stark沒有超能力,卻用智慧去令自己成為英雄的其中一員。」

Image description CB與太太在萬聖節扮鬼扮馬,他扮的是Marvel人物Baymax。(受訪者圖片)

超級英雄名字秘密

有人說,鐵甲奇俠的創作意念來自Tesla創辦人Elon Musk。

「不,Tony Stark早於六十年代創作出來,也許電影版從Elon Musk取得一些靈感,我不太肯定。但我覺得Elon Musk較大機會從Tony Stark取得靈感,哈哈哈!」

各式英雄角色,有沒有一些有趣而鮮為人知的故事可分享呢?

「變形俠醫(Hulk),在早期漫畫是灰色的,他今天變成綠色,是因為有次印刷漫畫,不慎把他印成綠色,Stan Lee(Marvel教父,又名Stanley Lieber)見到就說:『咦,他變成綠色仲好睇。』此後他就成為綠色巨人了!」

「改名也很有趣,Marvel早期人物都有個Man字,例如Spider-Man、Iron Man、Wonder-Man。」他大笑:「然後有女英雄,就變成Spider-Woman、Spider-Girl!但現在我們覺得這樣改名很老土,不會再這麼做。」他道。

「此外,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很多英雄的真名,姓氏與名字都以同一個字母開頭,例如Peter Parker、Bruce Banner、Reed Richards、Sue Storm等,有人就問Stan Lee,這是不是藝術手法?有什麼秘密在裏面呢?他竟然回答:『吓?沒有什麼秘密,因為我創作很多人物,這個命名方法,令我較容易記而已!』」他說完大笑。

Marvel英雄最令人艷羨的是超能力,CB說若能揀選一樣,他會選「飛天」,他抬頭道:「在任何時間,我可以飛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例如我想食麵就飛來香港;我想吃肉丸,就飛去瑞典…… 」他不想拯救人類?「不……我現在比較自私一點!」

至於最不想要的超能力,他想一想道:「Professor X的讀心術吧,有時他不想知道別人在想什麼,但別人的想法總是飛進他的腦袋。我才不想知道別人想什麼,更不想有人知道我在想什麼。」

Image description Marvel有史以來首位引入的香港女英雄Arwyn Wong,她也是一名神盾局特工。(陳縱宇攝)

每年3次創作峰會

一個超級英雄是如何在Marvel的辦公室內煉成的?

「最早階段,由Stan Lee與很多人共同創作。」他道,至於現時做法,首先畫師、故事作者與編輯三方可以隨時商討創作。另外Marvel在紐約每年有3次創作峰會,每次有四五十名創作人出席,CB是其中之一。

「其中一個由峰會而來的點子是《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這部電影。當時我在場,大家不停拋出意見,我們的作者Mark Millar在峰會的最後一天突然拋出新方案:不如今次我們不要英雄打壞蛋,今次我們讓英雄打英雄。」

那麼,英雄與英雄對壘的原因是什麼?

「我們想過很多原因。英雄被洗腦了?不要。英雄的腦袋受操控了?不要。英雄變成喪屍?不要。我們要一些更為自然的理由,Mark建議:『不如由政府說,你們這些英雄那麼厲害,一場對決可以整冧一幢樓,其實對人類真的很危險。從今天開始,英雄們要登記武器,也要登記真正身份。但很多英雄都不想暴露身份,衝突就由此而起。』那時,現實中的美國,有些關於政府權力多寡的討論,Marvel的作風一向反映現實,這也是其中一個例子。」

Marvel有多種業務,除了電影、漫畫,還有玩具、電子遊戲機、展覽等多個範疇。

CB說很難界定哪種最賺錢,但Marvel在九十年代曾破產,「原因是我們太貪錢,太注重銷售業務,忽略了故事創作。現在,我們有個信念,就是先有個好故事,錢就會隨之而來。」

CB剛加入Marvel時,曾擔任故事寫手,他原本想做畫家,但發覺自己沒有天分。這時他即席揮毫,畫了數分鐘,「我只懂畫這2個……」那是美國隊長以盾牌護身及一隻蜘蛛。

自6歲已是Marvel粉絲,今天也是Marvel收藏家。「我有一種盒子,每個可以放300至350本漫畫。這種盒子我有500至550個!至於玩具和模型,我大約有逾1000個。我太太每星期都問我何時把這些東西賣掉?她又說:『如果你死了,我對着這些東西怎麼辦?』我就跟她說,這是我留給你的遺產!」

Marvel在2009年被迪士尼收購,今個夏季,香港迪士尼樂園新增了「Marvel夏日超級英雄」主題遊戲區。另外,Marvel即將有不少新電影推出,包括《蜘蛛俠:強勢回歸》、《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Thor: Ragnarok)等。CB指後者有奧斯卡金像影后姬蒂白蘭芝參與演出,她飾演女魔頭Hela。

Image description 鐵甲奇俠是CB現時的最愛,他指這個人物早於六十年代已在漫畫登場。(陳縱宇攝)

C.B. Cebulski小檔案

年齡:46歲

職業:Marvel亞洲副總裁

加入Marvel年份:1999

家庭狀況:已婚

現居地: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