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1/3預算做大片質素 郭子健:別人拼錢我拼命

2017-08-10

孫悟空又來了,咪住,今次有點不同。

郭子健新作《悟空傳》改編自大陸紅極一時的網絡小說。他把故事重新撰寫,戲中悟空對抗天庭,掌管天機處的天尊說:「你們這樣執迷不悔,就是逆天而行。」派出能力最高的楊戩(二郎神)跟悟空展開殊死戰,悟空力敵,但天命難違,濃濃的絕望氣氛籠罩全片。悟空不服,豪情蓋天:「若天壓我,劈開那天,若地拘我,踏碎那地!」

郭子健很狡猾,從前記者問他電影是否有社會訊息,他總是嬉皮笑臉轉移話題:「我拍嗰啲,細路仔嘢嚟啫!」這次他說:「電影拍出來就任人解讀,這方面我不會答。」但他其實引以為傲,「這個作品,你唔好理,我又過到審批,仲可以做到大規矩的宣傳發行!」他說:「從這電影中我做的一切,已經證明到我嘅本心係乜。」

文、圖:何兆彬 
Location:Hotel Icon

Image description 導演郭子健

我唔係北上賺大錢
郭子健(Derek)執導的《悟空傳》,視覺導演是老拍檔黃智亨(負責特技)。主要演員方面,悟空由台灣演員彭于晏主演,女主角是大陸演員倪妮,香港只有余文樂。電影主要由大陸新麗傳媒等投資,香港方面,由英皇發行。從投資上看,它連合拍片也算不上,屬國產片。但早前《悟空傳》在香港放映傳媒優先場,導演郭子健卻親自來到招待嘉賓,直至完場。一般電影上映,導演只出席衣香鬢影的首映禮,優先場不會出席。他說:「因為這齣電影,我是頗重視香港觀眾。」

電影七月中在大陸上映,票房高開,但網上評分一直落後,郭導主動提起:「這套戲,我在國內係好多人鬧我。中間是否有對手請返來的黑水?我唔理,亦理唔到咁多。你話我唔跟原著,但戲內有好多優點他們不理,我希望我返到來香港,係有比較多人明白我做呢件事嘅心思,而唔係以為我只不過係去賺大錢。」他嘆一口氣:「事實上戲亦唔係賺大錢,現在大陸戲要上十億票房才叫成功,呢套戲目前才差不多七億。」可能到十億嗎?「不可能。目前大陸最收的是《戰狼2》,我估佢會收20億(編按,截稿前已過30億)。其實你要在大陸主成功,主旋律係一個重要嘅題材,因為現在中國人火紅,覺得有自信,覺得自己好威。你當佢係撥大家又好,令大家興奮又好,這種戲比較易令觀眾High。」
|
談電影Derek就興奮,「《戰狼》第一集最勁係有句對白:『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呢句對白咁殺!第二集,吳京拎住中國國旗,企喺兩軍之間要雙方停火。齣戲講只要拎住中國護照,中國就會保護你。它很像荷里活的A級主旋律片如《天煞地球反擊戰》,拍這種戲,係啱個市場㗎。」

Image description 彭于晏飾悟空



借力打力
郭子健有點逆天而行,當中國市場拍攝自己能力多強大,他再拍失敗者的故事。《悟空傳》改編自同名網絡小說,但他把小說中唐僧等角色全部刪除,故事重新編寫,他在臉書上寫:「太空西遊記、太空小五義、神勇飛鷹俠、宇宙大帝、V型電磁俠、勇者王、新三一⋯⋯乜都有!淨係冇西遊記任何章節同劇情!」

看過電影,會多少去猜想他寫這故事的緣起。戲中悟空還未是齊天大聖,天庭毀掉他的花果山以掌控眾生命運,他決心跟天庭對抗,毀掉一切戒律。他的反抗,卻惹來更大的浩劫。戲中天尊說:「我一早就知道你們在做甚麼,我讓你們經歷這一切,只是想讓你們知道,你們甚麼都改變不了。」這電影是拍給香港人看的嗎?「我自己係一個香港人,我在此長大,我亦是拍香港電影出身嘅。可以咁講,我要用更大的資源,去完成更大的理想。例如,我好喜歡特技,又喜歡動漫,咁你叫我用600-700萬,我拍唔到,我必須要用更多資源去做呢件事。」審查遇到困難嗎?「解決到,所以點解用《西遊》來行就係因為咁。我係傳統香港仔,古古惑惑,我唔係死硬派,我喜歡以力打力,老闆叫我做乜我都做。」

「而做呢件事嘅過程 ,我係無忘記我嘅本心。我唔會話,好喇,我拿了咁多錢,我就去拍內地一定得啦。其實《悟空傳》不是一個大IP。」《悟空傳》在公元2000年在網上連載流行,曾經很紅,被認定為是第一網絡小說,但它其實情節不多,以不同章節寫及書中各人感受。「它是一個無情節,近乎情緒抒發的小說。它的受眾多是文化界,或當年學生、憤怒青年。」Derek在替周星馳執導《西遊降魔》前遇上這書,「我遇上這書時有一種火熱嘅感覺,這感覺,係我知道如果我要拍一齣大啲嘅戲,點樣延續香港嘅精神?裡面你見到延續咗《打擂台》嘅精神,都係講一啲明知能力唔夠嘅人,打一啲明知會輸嘅仗。但係,就算係輸,我都一定要打!」

「而做呢件事嘅過程 ,我係無忘記我嘅本心。我唔會話,好喇,我拿了咁多錢,我就去拍內地一定得啦!」


「我只不過係換咗環境,從前《打擂台》係元朗屋村仔。而家孫悟空係天庭,佢面對嘅係一個無可抗力嘅規則。」Derek進入戲中主題:「你可以見到我嘅天庭好唔同。天庭好幽暗,好無仙氣,人都黑黝黝,愁眉苦臉。我唔係話我有乜嘢所指,但呢個係我呢個香港人嘅感受。我唔可以欺騙自己,話呢個世界有幾美好,呢個世界就係咁殘酷。我由第一部戲一開始,到而家都係一樣。我哋面對緊嘅係灰暗,只不過不死嘅係我地嘅心,我哋面對所有無可抗逆嘅環境底下,去用最盡嘅能力,去做自己認為啱嘅嘢。」

Image description 跟郭子健籌拍《西遊降魔篇》2013,遇上今何在的小說《悟空傳》。


你可以見到我嘅天庭好唔同。天庭好幽暗,好無仙氣,人都黑黝黝,愁眉苦臉。我唔係話我有乜嘢所指,但呢個係我呢個香港人嘅感受。我唔可以欺騙自己,話呢個世界有幾美好,呢個世界就係咁殘酷。


必敗的仗
電影精采與否,比情節是否離奇,更重要的是角色是否有血有肉。他再一次緊握自己的創作命題:「打一場必敗的仗,但盡力而為,方不負此生。」原著中悟空的勁敵六耳彌猴,戲中變成了未開天眼的二郎神楊戩,再寫出一個嶄新的孫悟空,「孫悟空係理想中嘅我自己,楊戩係更加似我哋現實中嘅人。你明知有啲嘢係無可抗逆,但係你同佢硬撼,定係你先放低你自己,攞到一啲嘢嘅時候,我再同你打?」

這個問題,是我們現實中每天的抉擇,「孫悟空係理想中嘅自己,無論輸贏,就算我化為骨灰,我都要趷番起身,然後拿起我哋嘅土壤,抹一抹落臉上,然後──打你老X臭X!」爆粗起來,他興奮一笑。目前你是否較接近楊戩?他正色地說:「係,因為做孫悟空,好可能會變成佢嘅下場,被打到灰飛煙滅。」現實中我們未必敢追求理想中的自己,盡情表達自己,但創作可以去到盡,「我自己好鍾意電影的結尾,孫悟空復活之後,他用家鄉的泥土撫上自己臉上,然後說:『我們(跟筋斗雲)都是妖,帶我飛上天!』我覺得好興奮,這是很個人情感的。」

電影的籌拍背後,故事一籮籮,「其實完了《西遊降魔篇》(2013),係有好多人蜂湧過來,找我再拍西遊古仔。乜嘢大戰盤絲洞、大戰紅孩兒、大戰六耳彌猴,跟住又有蜘蛛精白骨精。」跟風翻拍,符合國情,但Derek不想如此,「其實我當初搞《西遊降魔》,係未有西遊這個大IP,未有咁成行成市。當時,我搞《西遊降魔》同周星馳《西遊記》隔咗近二十年,即使電影拍完,阿瑞(鄭保瑞)部《大鬧天宮》仍未出來。當好多人來找我,我話,既然我已經行了第一步,搞了一部咁反西遊咁黑暗血腥嘅(《西遊降魔》),同(以前)周星馳咁唔同,你又叫我返去搞盤絲洞,咪即係玩我?」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至尊:「我畀你哋經歷一切,係想你哋知道,你哋乜嘢都改變唔到。」



大片1/3資金
他早在籌備《西遊降魔篇》時讀到《悟空傳》,「當時我認識了今何在(作者),我跟他說我好喜歡你的小說,它就好似我寫嘅一樣。它的對白,它的感覺,那種情緒令我有好爆的感覺,我好想將這情緒拍出來!如果我要拍,要完全拋開你的情節,因為它情節不多。今何在說,他沒有所謂。」

後來《西遊降魔》狂收12億,各電影公司接觸郭子健,「我說我不會再搞西遊題材,除非你讓我拍《悟空傳》。」經過好一輪傾談版權,綠燈終於開了,「可以拍,但我不會得到玄幻特技大片的資金,只能用中型的規模去做,什麼是中型?傳統特技大片有一個數目,但本片只有約三份之一。老闆亦不要求你做特技大片出來,他們常建議用所謂『小鮮肉』,拍一個大家都有笑、有打、有特技的電影出來就得!但我搞呢個戲,當然不只是想這樣!」可否證實電影如報道說成本說達四億(港元)?「講梗係咁講啦,1/3都無!」1/3價錢,點拍到似大片呢?「所以就係話,人家拼錢,我哋拼命!」

不想將貨就價,不想被「天命所限」,既是電影主題,也是郭的人生。「點解黃智亨要叫做特技總監呢?就係因為今次創作,建構這件事時,就已經要將特技納入去,因為要慳錢。傳統特技大片有幾個元素,一是大怪獸,二是超大型場景,再來是壯闊,十萬天兵!怪獸很花錢,所以我一隻都無!」回想過程,Derek放膽大笑,笑自己怎跟命運作戰,「整個花果山一隻動物都無,戲中滅花果山一幕,(馬騮)一隻都無,因為無錢做!我用一些鬼馬方法去補救,例如畫囉。傳統上用CG做,我用水墨搵人一手一腳出來。戲中好多前事,都無做出來,得個講字。」

「如果我要跟人說我有幾慘幾慘,有幾難啫。但我明明用五蚊雞,但做到五百蚊嘅嘢出來,呢種滿足感大到──係我無辦法用票房來形容!」

別人Sell戲,都談我特技、場面如何,郭子健不能。其實盡了力戰鬥,人就泰然,不管成敗,事後即管翻出一身傷痕,也笑談風生,「我戲中沒有天兵天將,沒有孫悟空一個大招滅去所有人!連公司都沒有諗住Sell特技,係我同黃智亨、攝影、美術三人,雖然得好少錢,但想做到最盡,做到最好,目的係做到出來大家覺得是大片!」電影上畫,宣告賺錢,同老闆有交代,他替團隊感到驕傲,「如果我要跟人說我有幾慘幾慘,有幾難啫。但我明明用五蚊雞,但做到五百蚊嘅嘢出來,呢種滿足感大到──係我無辦法用票房來形容!」

成本偏低,但他有完全的創作自由。「老闆們都不知我在做乜,淨係知你做孫悟空呀,咁拍啦拍啦。我有創作自由,又好好彩,幫我去搞審批搞特技的都是年輕人。欣喜的是好多人睇完都覺得特技好,因為這個戲可以用在特技的錢,真係少到我唔好意思講。」

這幾年年輕演員價碼飆升,中小型預算又怎找到大卡士?「我找彭于晏時,他不是今天的價錢。內地非常反對我用余文樂,至於歐豪(天蓬),我找他時未紅。我這個戲,其實只係等同你睇一個文戲嘅錢咋!」現在電影賺錢,同老闆有交代,他替團隊感到驕傲,「如果我要跟人說我有幾慘幾慘,有幾難啫。但我明明用五蚊雞,但做到五百蚊嘅嘢出來,呢種滿足感大到──係我無辦法用票房來形容!」

Image description 余文樂飾楊戩



失敗者,唔好放棄自己
電影版幾乎把原著人物、情節都刪掉,但原作者沒有介懷,「令我好感動的是他說:『當年我寫悟空傳,是個什麼都沒有的學生。我是好自由的去創作這件事,創作時我不斷去講要自由,要反抗,去破除規限,那如果今天你去拍,我說要你跟我,我豈不是變成了(小說中)我好憎恨的那些神仙?變成了為你定規矩的人?這就失去了悟空傳的精神。」二人達成共識,創作電影,要基於原著中的精神:「反抗天命精神,不服於制度,堅持自我,走一條一般人唔會走嘅路,只要是由這精神走出來的種種, 咁就得喇!」

一次又一次的創作失敗者主題,這多少沿自他的人生。「我就係咁嘅人!同我一起成長嘅人就知道,八九十年代是香港最火熱嘅年代,你見到所有大人都話你哋年輕人無用,『死梗啦!後生仔廢㗎!』2000年我放棄了工作,去做電影,當時都已經25-26歲了,電影圈的人又跟你講:『你而家入電影圈?個圈死了,你哋玩完了,你仲入來爭飯食?扯啦你,浪費你哋青春。』咁我覺得無希望?你哋就無希望,我活喺呢個年代,我覺得好有希望呀。」

我作為經歷過80、90、2000、2010年嘅人,我想同年輕人講,無論你經歷幾多困難,大氣候畀你幾多阻拗同黑暗,你覺得你對世界幾絕望同無希望都好,你唔好放棄成為你自己,唔好放棄你堅持嘅理念同目標!


「到我成年了,好多30-40歲又同我講:『而家啲八九十後都唔X掂!』我就同佢講:你記唔記得我哋二十歲時,都有人同我講:你哋唔X掂。咁我哋而家咪咁樣,究竟係年輕人唔掂?定係我哋老咗?」深受《大時代》影響──「如果聽日就死,會選邊個行業邊個地方去用完你最後嘅時間。」Facebook頭像是改自《鐵拳浪子》──矢吹丈說「我將生命燃燒至只剩飛灰」都成了郭子健的血液。這樣很累,但這是他的追求。

「我希望自己能夠保持一個心係,我唔覺得自己勁,但我想同年輕人分享一件事。我作為經歷過80、90、2000、2010年嘅人,我想同年輕人講,無論你經歷幾多困難,大氣候畀你幾多阻拗同黑暗,你覺得你對世界幾絕望同無希望都好,你唔好放棄成為你自己,唔好放棄你堅持嘅理念同目標,成功定失敗都好,都要一路走落去,唔好畀任何事左右。有人鬧你,有人要滅你,甚至有人要將你挫骨揚灰都好,你擁有的,就係天庭從未擁有嘅力量。」

Image description 倪妮

後記:失敗的Man
郭子健有段日子替報章寫專欄,欄名就叫《失敗的Man》(音譯自Spiderman)。屯門出身,會考三分。入影圈後有好幾年,窮得勒緊褲頭,試過沒飯開就去黐餐的日子。09年跟鄭思傑合導《打擂台》得最佳電影後,機會多了。夥拍星爺拍《西遊降魔篇》收12億,但導演一職沒落「郭子健」三字,「雖然有人會提住西遊降魔你十幾億喎,十幾億又點,關我咩事。我夠膽講,如果呢個戲掛住我郭子健個名,可能兩億都唔到,就係因為有周星馳個名,多了十億。」

這幾年傳媒寫他是成功導演,他擰頭搖手。攤開成績表,他也不是大賺的導演。但這人自己的創作命題,基本不變,主角依然是「失敗的Man」。

上一齣作品《全力扣殺》有錢賺嗎?他笑:「唔使蝕。」成本3,000萬?「講係咁講啦。你諗下喇,成班人都係何小姐的Friend。咁?預算,得一間爛鬼學校,使得我幾錢?講就梗係咁同人講啦,唔通又同人講我又係幾百萬拍。唔會咁講嘛。」

《救火英雄》聲稱成本1.5億,又如何?「大陸收6,000萬,香港收2000幾近3000萬,應該係蝕到飛起。其實我拍嘅又當然無出面講咁多,但我不能講幾多。《救火》係另一個好痛苦嘅過程,今次係再升級。可以咁講,今次《悟空傳》不會比《救火》只係多少少。

「雖然我不是穩賺嘅導演,但我覺得投資者以至工作伙伴,都會明白我係有個心,會用最有限嘅資源,做最大嘅可能性。」他說自己在龐大的大陸影壇,還是等於一個新人。那你想達到的是怎樣的一個狀態?「其實我自己呢,成日都想達到一個狀態,是不會理我過去係點,又不嘗試去憧憬我未來。我只係想我呢一刻去到有幾盡,而我做到最盡。而我無辦法離開的心境就係,我成長的背景裡面,我從來都無成功過。」

Image description 郭的fb profile照片,模仿了《鐵拳浪子》的結局。

延伸閱讀:何兆彬:郭子健《悟空傳》與天庭作戰 花果山就是香港

(編按:印刷版因篇幅所限略有刪節,此為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