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嚇片導演成新魂 喪屍始祖George Romero《驅魔人》Tobe Hooper相繼去世

2017-09-07

美國導演佐治羅美路(George Romero)今年7月16日逝世。杜比胡柏(Tobe Hooper)於8月26日成新鬼。兩人都享年逾70歲,事業的軌跡相當類似:拍低成本製作的恐怖驚嚇片起家,卻畢生都無法攀上A級片導演的地位。羅美路成就較高,被譽為現代喪屍片之父。

上世紀六十至八十年代是獨立製片和低成本電影的第一個黃金時代,尤以恐怖驚嚇片為然,大導演、小導演都創意洋溢,佳作湧現,目不暇給。哪像今天充斥着續集、前傳電影,令人厭悶。試數數:1960年希治閣拍《觸目驚心》,電影有了精神失常的連環殺手角色。1968年,羅美路拍成《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創立了喪屍片這個類型。1971年有大師寇比力克的科幻驚嚇片《發條橙》,帶有電影罕見的哲理主題。1973年,威廉法蘭堅的經典《驅魔人》面世,成為第一齣獲得提名奧斯卡最佳電影獎的恐怖片,可惜沒有獲獎。1974年,胡柏拍成《慘無人道》(The Texas Chain Saw Massacre。內地及台灣譯:得州電鋸殺人狂)。

Image description 羅美路藉《活死人之夜》影射冷戰時代的核戰威脅、諷刺美式消費主義將人變成喪屍。(劇照)

影射冷戰核戰威脅

《慘無人道》只花了30萬美元拍了6個星期,所用演員都是無名之輩。《活死人之夜》是黑白片,製作費更少,只有11.4萬美元,全片用35mm攝影機拍攝,導演連dolly(固定攝影機以便推前推後、推左推右拍攝的器材)也沒有。製作簡陋沒問題,創意澎湃,有新意便行。

《活死人之夜》之前,電影裏的喪屍和港產片的殭屍類似,乃是中了蠱、任由別人擺布的活人木偶,沒有個人意志,令人心寒而不恐怖驚嚇。羅美路的喪屍,卻受不知名的感染──輻射或病毒──變成不死不活的undead,見活人便噬咬,吃其肉,被吃的人迅即變成喪屍,這便既恐怖又驚嚇了。

羅美路藉此片影射冷戰時代的核戰威脅、諷刺美式消費主義將人變成喪屍。片中所有角色不是給喪屍咬死就是被殺,最後生還的黑人,也被誤認為喪屍而遭警方射殺。1968年,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風起雲湧,馬丁路德金遇弒,此片被視為替黑人鳴冤。多年後,羅美路才坦白,原劇本寫的角色是個白人,但經費所限,請不到合適的白人演員,只好起用一名相識的黑人演員屈就,豈料竟令電影平白添多一重「意義」,增多一分對現實的批判。

《活死人之夜》後來拍了6齣續集,2次翻拍。這還不止,羅美路的喪屍設定沿用至今,衍生了無數喪屍電影以及電視劇集,同類作品陸續有來,這才是羅美路和《活死人之夜》不朽之處。

《慘無人道》亦拍了7齣續集,最新的第8集《皮面人》(Leatherface),已定今年面世,可惜胡柏未能得睹便駕鶴西歸。此片衍生了一系列血腥兇殺片(Slasher Movie),以虐殺青少年為主題,例如《月光光心慌慌》、《黑色星期五》、《猛鬼街》等等,故事、電影手法都可追溯至《慘無人道》,例如:被折磨虐待得淋漓盡致的例必是少女,但最後逃脫魔爪,甚至殲滅狂徒的又必是女子,即所謂final girl。這個設定引起論戰:究竟這類電影屬「性剝削(女性)」(Sexploitation)呢?還是為女性充權(Empowerment)呢?

Image description 《慘無人道》中的吃人家庭,跟曼遜「家族」如出一轍,反映出美國人精神失常、殘忍和血腥的一面。 (劇照)

《慘無人道》影響深遠

《慘無人道》被視為該類型電影的範本(Template),尤其是胡柏設定的兇徒,戴上皮革面具,拿着電鋸追殺人,直接影響了《沉默的羔羊》的高智食人狂魔Hannibal Lecter的造型。列尼史葛也承認,他的《異形》(1979)深受《慘無人道》啟發。《異形》中唯一生還和最後殲滅異形怪物的是薛歌妮韋花,the final girl,不正是《慘無人道》的設定嗎?

和《活死人之夜》一樣,《慘無人道》亦受到時事的啟發。1969年8月,一個邪教領袖查理士曼遜(Charles Manson)指使他「家族」的信徒往朋友家中,極其殘忍和血腥的屠殺女影星莎朗蒂(Sharon Tate)及其他4人。《慘無人道》中的吃人家庭,跟曼遜「家族」如出一轍,反映出美國人精神失常、殘忍和血腥的一面。

波丁諾維奇(Peter Bogdanovich)曾跟大導演奧遜威爾斯(Orson Welles)談起女星嘉寶(Greta Garbo),說她拍了40部電影,只有兩部演得好。奧遜威爾斯答道:「你只需要一部。」意思是,只要有一部傑作,就足以青史留名。

奧遜威爾斯畢生也只得一部傑作:《大國民》而已!羅美路和胡柏亦然,一部已不朽。

撰文: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