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迪詩:Sisterhood vs Bromance

2017-09-05

Image description

很多朋友都知我是美劇迷,最近我在東京用手機上Netflix看正在熱播的美劇GLOW,我極沉迷這部劇,竟將手提電腦遺留在機場,登了機才如夢初醒,幸而成功尋回,是為本人第五次遺失手提電腦。心理學有提及Facilitated Forgetting,我大概是不想交稿,不想工作,潛意識讓自己「忘記」帶走電腦吧。

你咁得閒

有次跟一位很紅的香港女藝人聊天,我興致勃勃談電影和美劇,那些家喻戶曉的電影和劇集她卻連一部也沒看過,還反問我:「點解你咁得閒?」我用眼神對她說:「難怪你入行咁多年演戲仲咁差。For God's sake,你是一個演員,而你不看戲!」我自己是從事創作的,看戲看書是必要的養分。現實生活被象徵性地轉化在戲劇世界裏,非常過癮。比如說,Netflix推出了We Rule Campaign,當中有很多劇集和電影都在展現女性的力量,有趣的是好幾部劇的女人其實都是一群losers:GLOW那些失業潦倒的女演員,Orange is the New Black的女囚犯,Anne with an E那被世人看不起的小孤女,Stranger Things那走投無路的單親媽媽,Grace & Frankie的丈夫「中途轉gay」搭上彼此而拋棄妻子……而女性的力量正是在逆境中彰顯出來,這就是戲劇的張力。就如Eleanor Roosevelt的名言:「Women are like tea bags. You never know how strong they are until they’re in hot water.」

Image description

烏合之眾

《華麗女子摔跤聯盟》(GLOW)的製作班底正是《勁爆女子監獄》(Orange is the New Black)的班底,同樣以女性為主。GLOW改編自八十年代的同名節目Gorgeous Ladies of Wrestling,這個節目顛覆了摔跤只能由男性參與的傳統,講述一名失業女演員Ruth 與十多名潦倒的女演員一起奮鬥,參加電視台女子摔跤節目。這群烏合之眾對摔跤一無所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和包袱,卻憑着對演戲的熱誠,終能團結起來衝破難關,這正好呼應了「We Rule」口號由「me」到「we」、女生互相支持的精神。女主角Ruth簡直就像曱甴,生命力超強,為了爭取一個演出機會可以放下尊嚴,不介意做小丑、當反派,踩低自己去抬高對手Debbie為英雄。諷刺的是Debbie在台上台下都極度憎恨Ruth,因為她們原是最好的朋友,Ruth卻跟Debbie的老公偷情。Ruth為什麼要出賣好友?當她一無所有的時候看見Debbie擁有幸福家庭,一股莫名的妒火湧上心頭,就做出蠢事了。

反敗為勝

女人之間的「Sisterhood」就是這麼複雜,一方面什麼都可以分享,親密非常;心底裏卻又在隱隱比較,互相嫉妒,但到了緊急關頭又會義無反顧地挺身保護對方,同仇敵愾。男人之間的「Bromance」則完全不同,重視義氣,不斤斤計較,直接坦率,大不了隻揪。

這些美劇也充滿了隱喻:GLOW的摔角擂台就是人生舞台,擂台四邊的環就是人生的各種限制,觀眾也會產生共鳴,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擂台;在Orange is the New Black,監獄象徵女人一生遇到的枷鎖。在所謂「男人戲」當中,主角常常是英雄,男人是做大事的,女人卻往往在關鍵時刻發揮了微妙的作用,例如GLOW有一幕講到節目爛尾,眾人不知如何收拾殘局,沒想到其中一名女演員突然衝上台rap talk,看來騎呢憨居,但其他女演員陸續加入一起rap,氣氛就炒熱了,觀眾一起跟着鼓掌打拍子,將節目推上高潮,這一幕令我十分感動。在充斥着性別角色定型的世界裏,男人是負責打仗的,令這場仗反敗為勝的卻是女人啊!

撰文:王迪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