盂蘭節大使胡炎松 破解坊間迷信與禁忌

2017-09-13

Image description 他指出盂蘭節不少「禁忌」,只是民間一廂情願的想法。(陳縱宇攝)

平生不作虧心事,半夜敲門也不驚……今天是盂蘭節正日(農曆七月十五),近年在電影渲染下,每逢踏進農曆七月,任何風吹草動,都叫人疑心是幽靈作祟。但「香港盂蘭文化節」負責人胡炎松說,盂蘭節也關乎神靈,並非一面倒以鬼魂為主角。以下他會逐一破解坊間謠傳及說明「禁忌」的可信性。

「香港盂蘭文化節」今年是第3屆舉辦,地點在維園,但見報之時已結束。他說,舉辦此活動的原因是盂蘭勝會出現斷層危機。「盂蘭勝會以前很興旺,因當年的人很窮,它有慈善濟貧功能。但時至今日,新一代已不願參加,更不願出錢支持盂蘭勝會。」

Image description 白馬速遞關文,邀請當地死於非命的亡魂上來。(受訪者圖片)

胡:胡炎松     記:記者
記:為何有人在農曆七月十四過盂蘭節,又有人在農曆七月十五過節?
胡:盂蘭節來自「目連救母」的故事。目連(佛祖弟子)想拯救身在地獄的母親(生前作孽太多),於是佛祖叫他在農曆七月十五「僧自恣日」,以碗盛食物,去供養僧人,才能帶母親脫離苦難。因此,正日應該是七月十五,但由於中國古代時間計法是以「子時」代表現在的晚上11時至凌晨一時——現在我們則以午夜12時才叫做一天的開始,差別就在這兒。

「目連救母」的故事由西晉時期開始流傳,盂蘭節也在那年代開始慢慢盛行。

記:「盂蘭」是什麼意思?
胡:它是梵文,意思是「救倒懸」——拯救墮落在惡道裏的眾生。

記:所謂「鬼節」是指孤魂野鬼還是我們已去逝的祖先都包括在內?
胡:都包括在內的。盂蘭勝會有兩個地方,一個叫做孤魂台,另一個叫做附薦台。孤魂台就是供奉當地一些意外身亡的人,附薦台則是用來供奉祖先的。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盂蘭文化節」早前於維園舉行,拍攝當天下大雨,參加人數不多。(陳縱宇攝)

晚上忌郁風鈴吹口哨
記:農曆七月初一,鬼門關大開,代表所有餓鬼走晒出來,是否這個意思?
胡:其實「鬼門關大開」的意思是,陽間通知地府,盂蘭盛會到了,我們有儀式宴請亡魂。好像香港政府開放雙程證,但不代表香港向所有國內市民開放,讓他們來定居。盂蘭盛會第一天有「發關儀式」,即是向部分亡魂批出關文,當儀式做完,關文就會由白馬帶到地府去,邀請那些在當地死於非命的鬼魂上來,那是一個團隊,不接受個人申請,這些亡魂聽完超渡後,要回到地府去。

記:以下有些禁忌,請問真假。如盂蘭節期間,不要下水,否則會有「鬼掹腳」?
胡:任何日子在夜晚游水,都肯定不應該啦,啲人一出事就賴呢樣嘢。(整個鬼月連白天都不應該下水?)習俗沒有這個概念。

記:在家裏不要掛風鈴,否則會招魂?
胡:可能都啱,因道士招魂時會搖鈴。正如主人每次向狗仔拍兩下手,就代表叫牠過來;當別人又拍兩下手,狗仔就誤會主人叫牠而走過去。因此,風鈴最好不要亂郁,尤其在晚上。吹口哨也接近鈴聲,也不適宜做。

記:盂蘭節不要洗衫及晾衫,因鬼魂喜歡依附在濕衣上?
胡:有些人會把人類的日常行為套在靈體上,譬如你望着那件衣服,就疑心是否有靈體走進衣服。某些老一輩的人甚至覺得雨傘也不要帶回家,因怕鬼魂藏在雨傘內。鞋也是,有一些人說不要把鞋放得這麼整齊在床邊。至於真真假假就不得而知,但那可能令你心裏舒服一點。

好似燒紙祭品一樣,嚴格來說佛教是不贊成的。你看現時的紙祭品愈來愈誇張,有大屋、電視機、手機等,這麼豐富的物質生活反而令它安於現狀,不肯投胎。燒紙祭品應該是人死後七七四十九日之內,讓它在投胎前應急而已。

Image description 農曆七月初一,西貢鹿尾村會舉行「開孤門」儀式,鄉紳跪下祈求平安。(陳縱宇攝)

記:女人不要穿高踭鞋,因腳踭不到地?
胡:鬼魂的腳不掂地而行的,若你的腳不貼地,可能被誤以為是同類。這是長輩的想法,但我不相信,因沒有根據。

記:農曆七月是否不要在晚上逛街?
胡:沒有關係,就算不是農曆七月,任何日子半夜出街都是危險的。

記:夜晚不要叫人名?
胡:有些人會說,靈體會因而記得住那人的名字。我覺得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沒有任何根據。

記:農曆七月忌穿紅衣及黑衣?
胡:同樣沒有根據,你看我們盂蘭勝會的花牌都是紅色的。

記:筷子不要插在飯上?
胡:嗯,我們祭祀時,會把筷子插在飯上,代表獻給亡魂。那我們平常也不應該這樣做,因看起來很不吉利。

Image description 開「孤門」(即「鬼門關」)前,要先點「天地父母」燈籠。(陳縱宇攝)

連神功戲成本逾百萬
記:盂蘭文化在這數十年來有什麼改變呢?
胡:在我小時候,以神功戲的戲棚來說,至少坐到800人,現在的戲棚只能放100多張椅子。愈來愈少人看神功戲了。

此外,戲棚以往都用竹架,現時則改用鐵通。這是很可惜的,因竹棚藝術畢竟也是傳統文化的一種。花牌亦逐漸消失,現在多改用旗幟,因花牌成本貴,而旗幟卻可以重用。

事實上,很多地區的盂蘭勝會都無以為繼,因成本太貴,很難籌錢——包含神功戲的盂蘭勝會成本為120萬元;不做神功戲的也要70萬至80萬元。幸而自從2011年,香港潮人盂蘭勝會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後,大家看盂蘭節的角度也不同了。以前的人會覺得盂蘭節是拜信及迷信,現在它已提升至傳統習俗的地位。

Image description 向孤魂野鬼奉上的祭祀品, 包括圖中長方形盤的芽菜豆腐。(陳縱宇攝)

記:神功戲不是留空位給鬼看的嗎?
胡:不,神功戲是給神靈及市民看的。現在經常出現空位,是因為現代人有太多娛樂節目,大家都不來看神功戲。以前神功戲常滿座,但仍有一排位置留空,原意是預留給捐錢的鄉紳就座。

恐怖片盂蘭情節不確
記:電影描述的盂蘭節跟傳統有何區別?
胡:鬼片常描述神功戲的戲棚內有鬼,演員又好似鬼上身咁,這跟現實差很遠。戲棚對準神堂,鬼又點夠膽入來坐呢?

記:在鬼片中,遊魂野鬼會在燒味舖舔叉燒,這又如何看?
胡:這是錯的。譬如我們祭祀遊魂野鬼以芽菜和豆腐為主,是因「燄口鬼」(餓鬼)的喉嚨很窄,它們吃不到食物,只有在聽經文時才能把口張開,但即使如此,它們也不能把口張開得很大,它們只能吃一些流質食物。

記:你對海洋公園和迪士尼樂園在萬聖節設鬼屋遊戲,有何看法?
胡:佢哋玩得來沒有內涵,純粹一種嬉戲,沒有帶出文化訊息。其實,蘭桂坊曾問我可否合辦一些盂蘭文化活動。我向盛智文的兒子講述概念,但是開過一兩次會後就不了了之。

記:你個人有沒有撞鬼經驗?
胡:沒有。但我常聽到很多鬼故。譬如有次做施食,即招待孤魂野鬼的儀式,有個長者說:周圍企滿鬼魂,你見唔到咋!

記:聽完你一席話,我覺得你大概不十分相信鬼神之說,對嗎?
胡:不是相信或不相信,而是尊重別人的說法。譬如我去住酒店,入去之前會敲一敲門,不論如何都是一種禮貌。

記:即是信還是不信?
胡:我無宗教觀念,但會尊重別人的宗教。中國人都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啦!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盂蘭文化節」展場設有3D拍攝區,吸引年輕人注意。(陳縱宇攝)

胡炎松小檔案
年齡:61歲
職業:油漆商人、製片廠商人
其他身份:「香港盂蘭文化節」負責人
學歷: 珠海學院土木工程科及澳門東亞大學MBA畢業

文:譚淑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