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偉霖:看遠點 看開點

2017-10-31


香港樂迷剛受了兩大衝擊,郎朗取消了和柏林愛樂的巡迴,算是一個8號風球,杜達美「被取消」和Simon Bolivar交響樂團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則可比擬作10號風球,音樂會被連根拔起。

想不到委國政府連在非敵對的大中華區賺外滙、援助本國經濟的機會都放棄。杜達美被祖國封殺很可憐,和政權相左從來不易。杜達美這一例子,可見在政局變得非常醜陋時和政府作對是難,不過在事情表面上一帆風順,但本質上仍是邪惡的時候割席,就難上加難。

文:劉偉霖

Image description

郎朗受手傷困擾無法來港,想捧他場的樂迷固然失望,討厭他的亦有很多話說。筆者從來都不覺得他的忙碌日程會令他技巧生疏,一來他的「生疏」已好過許多同行,二來這種密度的表演就是練琴,演出少的反而要更自律去練琴。不過,勞損已是事實,除了休息沒有他法。

要像他彈那麼多場,曲目還是來來去去那批,相信要非常喜歡彈琴,或者非常喜歡賺錢才做得到。大部分人都覺得是後者吧,但一個很愛賺錢的人甘願放棄賺錢機會,其他人又有什麼好說呢?除非他跟這邊說,我手傷了要取消演出,但收那邊的錢去彈琴,否則沒有什麼不道德。

郎朗現象說了10多年,反他的通常都以為可以看破他的前世今生,或者用這個那個傳奇鋼琴家(尤其是死了的)和他相比。我們面對傳奇鋼琴家,較容易蓋棺定論,因為已成「過去式」,幾十年的人生恍似濃縮成一點,一眼看得清。但一個在生而年輕的鋼琴家,大家只能用「現在式」或「實時」的視野,看不到那麼遠,卻以為這一刻看透他未來幾十年的軌跡。

純真無邪

10月16日在東京三得利音樂廳看了一位「現在式」,但已接近人生終點的鋼琴家。Menahem Pressler還差兩個月便94歲,2年前他的日本演出因病取消,今年仍遠道而來補回演出,彈了海頓、莫扎特、德布西及蕭邦的曲目,連同加奏的蕭邦《升C小調夜曲》及德布西《月光》,已是100分鐘的音樂了。

94歲的鋼琴家當然不能和49歲的相提並論,請讀者接受筆者只挑好的說。莫扎特他彈的是《C小調幻想曲》(K475)及《C小調奏鳴曲》(K457)。德布西有5首前奏曲(包括《亞麻色頭髮少女》及《沉沒的教堂》)及早期作品《夢》。

Pressler將莫扎特彈得像德布西,又將德布西彈得像莫扎特。莫扎特奏鳴曲的慢板,Pressler音色溫婉又深具層次。德布西的前奏曲卻又彈得如此純真,像童謠般無邪。Pressler熱愛法國曲目,明年將於DG推出一張純法國獨奏,也是他的首次。雖說人生無常,不過可短亦可長,正如《玫瑰騎士》元帥夫人所說:「時間是奇妙的東西。」看不到遠,就看開一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