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與創新】洪拳傳藝 林鎮輝/ 林存浩:將洪拳實戰帶回比賽上

2017-10-25

第三屆香港文化節帶來「電影.社群.百年嶺南洪拳展覽」,又有展覽又有洪拳電影放映。洪拳這個與香港歷史、文化關係密切的拳種,位列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第3.67項。當年黃飛鴻傳林世榮,再傳林祖,林家洪拳在香港開枝散葉,影響力大。林祖傳林鎮輝,但林鎮輝今年已年屆八十,傳承的責任,落了在小兒子林存浩身上了。林有一個想法,就是辦拳賽,將洪拳實戰帶回比賽上。傳統與創新,怎樣拿捏?我們由香港起,再到台灣看看。

文、圖: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林家洪拳傳人:林鎮輝(右)、林存浩

醫館變健身學院
LJ:林鎮輝師傅,在展覽中見到放映《豬肉榮》電影片頭,有你打拳示範,當年那麼多洪拳電影,有人找過你拍電影嗎?
林鎮輝:片段是約76-78年拍的,因為《豬肉榮》是講我叔公的,電影公司就找我玩玩。那年代也有電影人找過我,但爸爸不贊成我進這一行。有導演說拍《方世玉》等會拍好多集,但爸爸不準。當年我十零二十歲,就聽爸爸話了。

LJ:從前黃飛鴻是醫館,後來你們變成「健身學院」,當中有何原由?
林:以前教功夫都用健身學院,政府規定不准用「國術社」來註冊。我父親就用「林祖健身學院」。業務上,是醫跌打跟教功夫兩樣同時進行的,我爸爸傳下來就這樣。我們從前先做助手,跟爸爸學跌打,學了十多二十年,就可以領牌了。後期不同,有醫管局後,即使你學了十多二十年,還是要去考牌。如果你沒有讀過 (醫科) 沒有考過,就不能從事跌打了。原本也打算都傳Oscar (兒子林存浩),沒傳,是因為法例改變上的原因。

O:大概十多年前開始有這規定,當年我爺爺九十多歲了,還需要去上堂,儲學分。你要續牌就要儲學分。新一代醫師,則必須是醫學院畢業,現在的中醫牌很不容易考,好難的。

LJ:那麼要再學林家獨門醫術,就得在外面學醫,再來找你教了?有這樣的人嗎?
林:外國有人想這樣學,但我都不教,我退休了。要失傳也沒有辦法了,如果下一代沒有去讀去考,也沒有辦法。

Image description 林祖



從前「父業子必承」
LJ:林師傅,當年你學拳情況如何?跟今年分別大嗎?
林:我們上一代,爸爸頭腦自然保守好多,他認為一定要承繼,「父業子必承」,我不理你讀書不讀,你一定要學拳教拳。當初五六歲時我本來沒興趣的,他就迫我學,學了一兩年,就有興趣,覺得它又強身又可保護自己,好肯練,學到十幾歲就開始教拳。讀書時有開學禮,這個同學又說跟誰學過,

那個又跟誰學,要上去表演,後來他們問我:你爸爸這名有名,為何不上台表演?我又唔輸得,心理上有負擔,就拼命練,上台表演。父親的教法沒有自由搏擊,但有對拆,因為自由搏擊易傷,但對拆練熟了搏擊就有反應。

當年我們住灣仔藍屋,天天早上跑到山上練拳,練完就返學,放學及又晚上再教拳。當年下午好多學戲的人來學拳,文武生不學拳不行嘛。當年我們教四間館。生活就是這樣,好規律的,除了上學就是跌打及功夫。

LJ:從前跟父親學拳辛苦嗎?
林:也不會,教了就叫我們自己練。練不好當然會罵,會發脾氣。練對拆不好,他不理你,就打過來,掃腳你跳不及就領嘢了。

LJ:Oscar習拳情況又如何?
O:我是開口跟父親要他教的,當年12歲。學了多年,我現在除了教拳,另外也有一個工作,就是做私人健身教練,因為期間我讀過運動科學。讀過後,我會揉合現代一點的方法來教洪拳,而其實兩者是能互相配合的。

林:他有心機就教,沒有心機就由佢。我不一定要他們承繼,你有興趣做甚麼就去做,所以我四個子女兒時都有學過拳,都有幫手教拳,但現在除了Oscar其他都不做這一行。有做電腦,也有做心理學家的。做那些好搵些嘛,做我這一行沒有用啊,哈哈。我教Oscar,他也好有心機練,他都自己練,我也好少教了。教外國的Seminar也飛了好多年,現在輪到他飛了。

Image description 林鎮輝年輕時拳照



教拳貴精不貴多
LJ:Oscar作為林家洪拳傳人,現在傳承上如何?
O:因為我有另一個工作,也就是健身教練,所以不必擔心教拳的收入。教拳我貴精不貴多,只會教十多個徒弟。如果因為要用教拳養家,學生就會濫。有些人來學兩個月,又會問我為什麼教法跟外面有分別,常去比較,我覺得私下你問我可以,但公開這樣問就是不尊重,多問了我會叫他不如去外面學吧!

習拳最緊要肯練,資質反而是其次,我有一個學生跟我學了三年,連一套拳都未學好,但他肯練,他是有潛質的。我的想法是先教好這跟我最緊密十幾人,當他們練得好,出去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往後推廣就會較易。我的學生約有一半是外國人,其實學得最好的一個是日本人,他移居香港了,他說原來是第一次學武術。我一年也會跑外國的Seminar,但每次這樣去一去,可以教的不會太多。

LJ:林師傅,聽說你從前有在牛津大學教過拳?
林:是牛津大學請我去的,當年九七前,每次去教他們的學生及教職員,留幾天至幾個星期。後來有人叫我順便辦移民,說如果是牛津寫封信,要移民好容易,但移民要住兩年,那我香港的醫館各樣怎辦呢?就回來了。

LJ:常有人說將來有一天,我們學拳要跟外國人去學,你們怎樣看?
林:外國人學拳的確很有熱誠,我從前飛英國教拳,收(每人)千多港元兩個鐘,班都是爆滿的。我又說我不想飛這麼多地方了,結果意大利等歐洲各國的徒弟,都帶徒孫來,而且不只是徒孫來跟我學,是他們自己都換衣服下來問我,這就是尊師重道嘛。歐洲的洪拳傳承也辦得好好,我有外國徒弟,在當地的拳館有八百多個學生,那你想想,收入應該不錯。

LJ:對洪拳的傳承推廣樂觀嗎?有沒有新的想法?
O:早前跟阿慶(趙式慶)喝茶,大家提到,功夫的衰落與它的實用性減低有關。未來我會想辦國術(洪拳)比賽。我的想法,即等於日本空手道也分為形(套路)及組手(格鬥)比賽,兩者分開。學生想走套路的就學套路,想比賽的就走實戰比賽,希望把洪拳的實戰,帶回到比賽上。

Image description 百年嶺南洪拳展覽中, 展出多角度洪拳動作透 視,由林存浩示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