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北京保利執行董事趙旭 人生最大挫折是萬元買A貨畫

2017-12-18


翻查中國國家統計局資料,1986年人民平均年收入為1271元(人民幣.下同),一年後全國性樓價統計首次出爐,全國均價僅為每方米408元。換言之,10000元,當時大概買到25方米的「蝸居」,大約等於香港250方呎單位。

「那是人生最大的挫折!」差不多在這個時候,他豪花10000元,買入了A貨名畫,欲哭無淚。所謂輸錢當交學費,交了學費,才打退堂鼓,豈非笨上加笨?這個他,不僅沒退縮,反而迎難而上,他,就是內地著名拍賣行北京保利的掌門人趙旭。

撰文:潘天惠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畫家二代趙旭今日是內地拍賣行掌門。(吳楚勤攝)

聽說做生意很簡單,不過是100元買來,120元賣出,200元買來,240元賣出,餘此類推,但當你真正落手落腳經營一盤生意,箇中的學問就非三言兩語說得清,更遑論經營一門必須左右腦兼備的藝術品生意。左腦主理性,右腦顧感性,左右腦同樣發達,怕且就是人中龍鳳。

「2005年,我以合夥人身份,共同創立北京保利,小時候想過當畫家,之後慢慢成為副業,現在仍保持興趣,繼續畫油畫。」1969年生於北京的趙旭,乃京城地地道道的爺們,目前是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保利香港拍賣有限公司董事。

被5000元啟發

父親是著名畫家趙准旺,趙旭年幼習畫,高中考入北京實用美術學校,畢業後因台灣書畫買家收購父親的畫作,掏出「大喇喇」的50張紅色人仔(100元鈔票),於是靈機一觸,向對方毛遂自薦當跑腿。起初,他只有兩個採購途徑,一是父親和父輩相熟的畫家,二是學校朋輩的家族資源。

改革開放前,中國藝術品市場幾乎閉關自鎖,藝術家找不到收藏家,收藏家也聯繫不到藝術家,現在動輒價值千萬元人民幣的作品,當時大都數千元便有交易。時勢造英雄,趙旭把握先機,低價買入王明明、何家英等畫作,轉售到香港、新加坡和台灣等地,由京城街頭巷尾跑到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時稱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很快掌握到生財之道。

為了加快與各方的聯絡速度,他剛離開校園便肉痛地買下了當時新科技── 傳呼機,不久之後更購買了「大哥大」,以便更容易走進九十年代藝術品市場的核心內圍,四處淘寶。

趙旭在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進修一年,考進中國礦業大學煤炭學院美術系,曾跟隨星洲藝術家唐近豪學油畫,1994年放下摩托車,已改為駕駛日本品牌汽車,可見當時已經能養活自己。

「1996年,我開了個人畫展,把作品很便宜賣給韓國收藏家,計算下來還不夠買顏料的錢,左思右想,我還是孤注一擲做生意,要做生意肯定找自己最熟悉的東西,那就一定是藝術行業,不做這一行,也不懂其他,那就幹下去,全面轉型。」他是大忙人,經常中港穿梭,訪問結束後翌日便飛走,再隔一天又回香港。

初生之犢,雄心萬丈,但驀然回首,專家都有中伏時。

「挫敗?哈哈哈,多得很,數之不盡,幹這一行,一定試過買到假畫,我從高一自己畫畫自己賣,第一次感受到畫畫可以餬口,之後就開始做藝術品買賣,買進假貨就是最大的挫敗。」他發出俠客般的大笑,相信也不再耿耿於懷。

「高中時代試過用10000元,購入了賈又福(河北畫家、1965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師承李可染)的作品,那時候是一大筆錢,那個姓韓的人,最後也進了監獄,但我的弱小心靈也粉碎了,我把那次經驗視為日後的教訓和警戒,一切重新開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那時候,趙旭買一幅假畫如同被騙了一層樓,換轉是其他人,可能早已變成驚弓之鳥,甚至從此轉身離開這圈子,但他不僅不害怕,反而更努力鑽研,誓要連本帶利取回當初交的「學費」。

Image description 他雖然不靠畫畫為生,但依然把畫畫當作業餘愛好。 (受訪者圖片)

攜巨款星洲入貨

風水輪流轉,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前後,東南亞諸國嚴重缺水,輪到中國公司發圍,趙旭每個月至少一次攜巨款赴星洲入貨,而且腦筋轉得快,為了減省逐家畫廊拍門議價的時間,他別具創意地在報章刊登收畫廣告,實行一網打盡。

2003年沙士肆虐,卻造就當時中國書畫行情幾何級飆升,國外書畫大作湧回內地,最瘋狂的時候,拍賣行會在一季舉行七八個專場。

兩年後,中國保利集團決定成立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趙旭的處子作就一鳴驚人,拍賣錄得5.7億元成交,躋身全國三甲,引起全行高度關注。

由2005至2010年,北京保利不斷帶來顛覆性的改變,試過連續3年蟬聯藝術品拍賣單季成交紀錄,2010年以總成交91.5億元,佔據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近三分之一的江山。

「時至今日,中國拍賣成交一年就是300多億,我們每年大約佔100多億,相對網上購物平台,數字是微不足道,但已經是難能可貴的成就。」他雙眼閃閃發光地說。

2007年,北京保利把「夜場」概念引入內地,將徵集到的當代精品放在夜場拍賣,這個舉動非常大膽,當時趙旭自己也從未親身觀摩過任何國際拍賣公司的夜場活動。2008年下半年,金融海嘯捲至,內地藝術品交易遇上大幅度調整,「冬眠」來臨前,突然爆出比利時大收藏家尤倫斯夫婦(Guy and Myriam Ullens)為了籌資營運在京城的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決意整批出售中國古代書畫藏品。

由於牽涉金額實屬天文數字,尤倫斯夫婦要求拍賣行支付過億元保證金,先後跟多間國際級拍賣行的人員見面,後來與北京保利代表閃電會談短短一分鐘,趙旭爽快答應所有條件,首批藏品於2009年秋季夜場拍賣,結果逆市高收,取得2.89億元的成交總額,當中吳彬的《十八應真圖卷》以1.69億元創下當時中國書畫全球拍賣里程碑。

「畫國畫的父親把我帶進圈子,但我喜歡的東西愈來愈廣泛,於是走進了這個行業,同行全部都是我的老師,一路走來,邊學邊做。」趙旭感觸回望過去的成功路:「最重要是接觸人多、接觸作品多,這一行是需要時間一點一滴浸淫,還有你對藝術的悟性,我覺得自己做了10多年才算開竅,總之書本學到的東西始終不及親身接觸,老掉牙一句話,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Image description 在保利香港2016年秋拍,趙旭與崔如琢合照。(受訪者圖片)

行家封為「趙超人」

眨眼12年,保利12周年秋拍將於12月16日至20日舉行,近現代書畫部分,包含吳昌碩、張大千、徐悲鴻、傅抱石等多位名家極具代表性的傑作,其中最受注目的是齊白石的《山水十二條屏》(詳見另文);現當代藝術方面,將呈獻二十世紀早期油畫,包括常玉、吳冠中、吳大羽、林風眠、趙無極、關良、方君璧、高潮等老一輩藝術家,而古代書畫部分選中書畫史上26名作者的多幅作品,勾勒出從北宋到清末時期發展的大體面貌。

拍賣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行業,信心首先要自己給自己,趙旭直率地說:「我們沒有最成功的拍賣,而是沒有一次失敗過,整個亞洲每年差不多200多場,每場都是成功完成,拍賣不容許失敗,否則便會一落千丈,別人評價我是內地拍賣行業第一號人物,我覺得自己的作風更像順豐老闆王衛,與員工一起打拚。」

聽說北京人個性善良、大氣、富同情心、講義氣,似乎也在他身上找到。「幹這一行就是服務性行業,不能獨來獨往,那些人喜歡與否你都要打交道,之前我是關公眉(一字眉),現在是八字眉,歲月讓人的心變闊了,哈哈!」業內叫他做「趙超人」,全年無休,一星期7天,24小時工作,果然,訪問甫結束,他便急不及待拿起手機回覆訊息,記者還未步出房間,便聽到洪亮的聲音穿過牆壁。

Image description 趙旭(左六)與保利香港管理層及部門專家合照。 (受訪者圖片)

趙旭小檔案

出生年份:1969、出生地點:北京

職銜: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及保利香港拍賣有限公司董事

興趣:畫畫

座右銘:自強不息,厚德載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