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雅體驗:讓大眾看到巴黎森林 Frank Gehry為Louis Vuitton建玻璃宮殿

2017-12-21

Image description 由Frank Gehry設計的Fondation Louis Vuitton美術館,建在布洛尼森林旁邊,為讓大眾看到該座森林,特別建成為玻璃宮殿,這樣參觀者去看展覽時,便可同時欣賞到巴黎難得的大自然景色。(圖:Fondation Louis Vuitton)

很多遊客到巴黎多次,都沒留意在16區有個Bois de Boulogne(布洛尼)森林。美國建築大師Frank Gehry受命為Fondation Louis Vuitton設計美術館,為讓大眾看到該座森林,特別建成為玻璃宮殿,這樣參觀者去看展覽時,便可同時欣賞到巴黎難得的大自然景色。

Image description Fondation Louis Vuitton美術館,是大師Frank Gehey設計的玻璃建築,值得前往參觀。專車Blue Tram每半小時開出,在Royal Monceau Raffles附近、凱旋門香榭麗舍旁邊的Avenue Friedland巴士站乘搭,車費1歐元。

在1970年代,我初接觸法國電影時,便知道導演Robert Bresson名作《Les Dames du Bois de Boulogne》,中譯為《布洛尼森林貴婦》,而戲裡面的女士,其實是指巴黎流鶯。

後來我多次到巴黎,壯麗建築令我目瞪口呆,布洛尼森林即使留在腦海裡,但沒機會跑去看。幸好Louis Vuitton領導層,在Bois de Boulogne旁邊興建美術館,牽引我到那裡去,讓我有緣看到該座森林,以及旁邊Jardin d'Acclimatation花園。

Image description 去到凱旋門,找到 Avenue du Friedland,在街口,不難找到專車Blue tram巴士站。

Image description 專車前往LV美術館的Blue Tram 巴士站,設在 Avenue du Friedland近凱旋門路口。

LV館藏中國現代藝術傑作

在巴黎,美術館已够多,在2014年10月,朋友在Facebook上載新落成的Fondation Louis Vuitton美術館圖片,我並不在意,更沒留意該座由Frank Gehry設計的美術館,建在布洛尼森林旁邊。到2016年7月下旬,我終可參觀該館,還遇上我最愛看到LV收藏的中國現代藝術。我見建築物輝煌,展品優秀,看到不願走,自行離開大隊,留下來反複細看。

Image description 美術館旁邊,有樹林,也有花園。

Frank Gehry在歐美中東各地都有興建音樂廳、博物館、美術館等文化建築,經驗豐富。他來到巴黎,要在Bois de Boulogne森林和Jardin d'Acclimatation花園旁邊大展身手,自然利用盡建築新技術來建玻璃皇宮,處處造出大片玻璃幕牆,讓館內觀眾,有很多機會看到外面的森林和花園這些寶貴大自然。在獨自參觀時,我看得仔細,更能發現這位建築大師的仁心美意。

在1800年代初期,像莫斯科等歐洲城市,已陸續興建玻璃建築(當時喜歡用crystal palace水晶宮這個詞),讓人們對抗寒冷冬天,在室內工作、社交、購物和娛樂活動,仍可以感受陽光、戶外植物和大自然,沉醉在烏托邦美夢裡。

Image description 興建用鋼架支撐的玻璃建築,是為了讓室內觀眾看到室外的森林和花園。

Image description 在Fondation Louis Vuitton外望,便會看到布洛尼森林,而該美術館正位於其中。

森林裡綠海的藝術水晶宮

在百多二百年後今天,建築技術已有很多新突破,Frank Gehry可全採用鋼架結構,支撐四周玻璃外牆,簡單俐落,像玩積木般,來建成玻璃宮殿。如果真不用水泥三合土和打地基,那真是建築新成就。
站在Fondation Louis Vuitton美術館裡面隔著大片玻璃看出去,Bois de Boulogne便真把我看傻眼,天然樹林綠葉密密麻麻,尤如把大地變成綠海。樹木密集程度,大概連陽光也難透穿,估計身處在三、四個足球場大的森林裡,會可能迷路走不出來。

Louis Vuitton Foundation建築物花費1億4千3百萬美元打造,由LVMH集團出資,旨在維持其旗艦品牌Louis Vuitton知名度和形象,當然也為了收藏和推廣現代藝術來回饋社會。

從廢紙球衍生出偉大建築

該美術館佔據12萬平方呎政府土地,其使用期受限制,在55年之後,整座建築會由市政府接收。相信在2069年時候,Louis Vuitton這個品牌,仍會受歡迎。

Frank Gehry曾來香港公開演講,競投西九文化區整體設計案,我有去聽。他說他要做建築圖時,便打開手掌,把一張廢紙搓成紙球,而那個紙球便往往成為他的作品設計圖形藍本。所以要欣賞他及其團隊的設計藝術,不妨從這概念入手。此家Fondation Louis Vuitton美術館外貌,如常從廢紙球的立體造型衍生出來,三尖八角,跟他過往的簽名式造型作品相似。

Fondation Louis Vuitton美術館乃獨立經營,不牟利,現由Suzanne Pagé擔任藝術總監,她前職在巴黎Musée d'Art Moderne de la Ville de Paris當領導。我相信她乃現代藝術權威。

藝術總監權威選擇見真章

多年來,我一直在尋找欣賞中國現代藝術的途徑,和評價方法,但至今都沒有結果。所以我初訪Fondation Louis Vuitton,便看到巴黎現代藝術權威的精品選擇,實在高興,因為很具參考價值。

Image description 張曉剛作品《我的理想》(每件雕塑143x54x72cm)、油畫(279x500cm)。

在Fondation Louis Vuitton,我見到的中國現代藝術品,皆巨大無比,塑像都高闊十多廿呎,而畫作亦有長達四、五十呎。一件或三、四件展品,便已佔據二、三千平方呎或三、四千平方呎整個展室。雖然藝術品並非以大小尺寸來作評價準則,然而LV所收藏的巨構藝術品,往往氣勢取勝,震撼力強,顯然具先聲奪人、壓場之效果。

幾件巨大作品起碼懾住我,給我深刻印象,例如張洹的兩幅大畫,使用香爐灰,混合黑色油彩和木屑殘渣來完成。《大躍進-造河》反映飢荒時代死人千萬的情景,深深感動我,而《天安門1959年國慶》,以同樣材料和技法,繪畫建國10周年場面偉大,卻隱藏暗喻嘲諷,也令我折服。

Image description 張洹巨畫《大躍進=造河》,香爐灰、木屑、碎木條,混合油墨。

Image description 張洹巨畫《1959國慶天安門》,香爐灰、木屑、殘木枝混合油墨。

此外,上海藝術家徐震,造出巨大不鏽鋼觀音像,取名《新》,卻塗上鮮豔彩漆,製造pop art效果,暗諷今天寺廟和信徒庸俗行為,我也很欣賞。

Image description 艾未未以多件殘木來合成一棵樹。

Image description 張洹作品《長島佛》。作者有感於在西藏看到很多佛像遭破壞,遂借此作品來表現生命無常。

Image description 徐震《新》(130x110x402cm),不鏽鋼加漆。造成pop art觀音像,很嘲諷。

2016年初,我們在太古坊Artis Tree看到西九《M+希克藏品: 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80多件展品,出自50位藝術家之手,無疑呈現從文化大革命後期到現在的社會狀況,可是其藝術含金量卻平平而已。我希望西九M+有很多精采佳作未拿出來展覽。

不過,我暫時仍較相信LV的眼光,他們收藏的中國現代藝術品,數目雖然不多,然而論藝術質素,我估計,會勝過香港M+所收藏的千多件中國當代藝術品。

交通資料 :
前往LV美術館參觀,相當方便,可在凱旋門旁邊Friedland路口巴士站,在Blue Tram站牌下,等待十多分鐘,便有穿梭專車來到,票價收1歐元。如搭地鐵,可乘坐1號線,到Les Sablons站下車。

文:張錦滿     圖:張錦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