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快樂國度的設計:概念源於對人類的控訴?

2017-12-27

Image description

每年的World Happiness Report發佈,頭十名一定見到不少北歐國家的名字:丹麥、瑞士、瑞典,當人人都仰慕他們的自由、他們成功推行的環保政策、他們的教育系統、他們的work-life balance……大概是「你睇我好我睇你好」,兩位來自瑞典的年輕設計師分別說「這只是一個假象」,正正因為瑞典的不快樂,才激發她們設計這兩年件在Ung Svensk Form 2017(年輕瑞典設計大獎)的得獎作品。然而,當她們都對人類及地球的前景感到洩氣,一個讓人臉上掛上笑容的作品卻是她們的作為設計師的答案。

為什麼我們的筆大多是圓柱體而非正方體?為什麼跑車要有流線型的設計而非佈滿菱角?設計充斥我們的生活,看似不存在卻每每影響着我們每一步;設計不只是要讓物件更漂亮,而是要為人類解決問題,改善我們的生活,雖然這樣說起來很勢利,但的確要讓我們做起事情上來更快更方便。#SwedenTalks_HK就把Ung Svensk Form 2017「年輕瑞典設計大獎」(USF)帶到香港,成為在剛過去的週末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辦的DesignInspire的其中一個展覽。它的理念就來得十分有趣,「一直致力於鼓勵自由實驗精神,聚焦於自由創造與探索,無須顧及市場需求及反應。」很多時候,設計師也是一個職業,往往少不免要顧及商業考量;然而,在USF的自由風鼓勵下,一班年輕設計師如何能夠好好發揮?

Image description 「The Human Trap」是Evelina Kollberg的畢業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Evelina Kollberg

不快樂的瑞典設計師

USF 2017的二十件得獎作品當中,其中一個大型鉤針編織玩意一定是大家首先留意到的作品,它是來自Evelina Kollberg所設計的「Human Trap」,就像公園裏看到的小朋友隧道玩意,它是一個為成人而設的遊樂場,讓大家可以爬來爬去;另一個讓必定讓人會心微笑的設計是來自Karin Bodin的「The New Man and the Sea」,一系列三件設計包括把地球儀反轉而成的「The Ocean Globe」及為海中的小魚提供食物及自信心的「The Fishing Net」及「 The Fishing Rod」,而非傳統讓魚成為人類的食物的漁網及魚杆。快樂的設計,原來竟是來自她們對人類的不滿?

「The Human Trap」是Evelina Kollberg的畢業作品,上年才剛於Konstfack University of Arts, Crafts and Design畢業的她花了450小時創作及製造這個展品。「這作品是源於我對未來感到負面,因為我覺得不論是環境問題還是政策,我們都被困在體制之下;你以為你爬過這個陷阱就可以了嗎?不,它一直都在。」基於這個概念出發,以鉤針編織技術,以及紅紅藍藍的顏色吸引眼球,製成一個為大人而設的遊樂場。「你以為瑞典人很快樂嗎?這大概只是假象,不然我不會設計出『The Human Trap』,不管我們在選擇環保的生活方式時是如何謹慎,仍然會受制度的限制而製造不必要的廢物,或者被迫在一些非真正的『選擇』中挑選。」彷彿,人類只是單單的存在,也會破壞地球。

「The New Man and the Sea」是Karin Bodin的作品系列,同樣在Konstfack University of Arts, Crafts and Design畢業的她現為一位service designer,日常的設計除了物品,還可以選擇以服務或服務解決問題。「我從小在海邊長大,而且曾是一個潛水教練,所以對海洋的狀態十分敏感,眼看小時候在海邊生長的水藻不再生長、海洋吸收了人類在氣候變化問題中所產生的90%熱力,但它的適應能力已去到臨界點,但大家好像仍然不了解問題的嚴重性。」大概人類跟海洋的關係比較陌生,在海中我們既不能吸引又不能生活,所以跟海洋大關係大多很見外;但Karin所設計的三件作品則希望能夠反思我們跟海洋的關係,將一些破壞海中生物的舉動,反轉捕漁工具的功能,使用時不單對海洋無害,更可以為海洋生物添加養分。

Image description 「The Fishing Rod」(左) 「The Ocean Globe」(右) 是Karin Bodin的設計。

Image description 「The Fishing Net」是Karin Bodin的設計之一。

Image description Karin Bodin

快樂是跟大人溝通的語言

這樣聽起上來很灰很無助?她們的作品卻絲毫不覺得很負面。「我很想跟大家傳達我的擔憂,但如果想看到世界改變,就要以大家接受到的語言靠近大家;要大家反思自己的問題,首先是不可以批評她們。」Evelina就選擇設計這個成人的遊樂場,讓大家確實地看到陷阱的存在,但同時又可以寓反思於娛樂,以「naive」解決面前「unpleasant」的處境,也許將憤怒轉代為能量也是出路之一?Karin也提到大家也都是反叛的,對「no」都一定很抗拒,所以她就把我們對海洋的破壞反轉成為幫助海洋的養分,「責任二字都很累人,對於大家都是沉重的負擔,所以我在設計簡介中就特別提醒自己,要造一些讓人會心微笑的設計。」把問題加上糖衣包裝,大家吃下後再慢慢消化,總比見到問題就別過臉好吧?

Image description Ung Svensk Form 2017「年輕瑞典設計大獎」(USF)展覽。

設計的未來:只是時間分配的問題

反思問題,下一步當然是解決辦法。要改變我們現有的生活習慣一定不會容易,但Evelina卻說這只是時間和精力分配的問題。「我現在是一個素食者,但當初作出這改變也不容易;但取決因素只是時間和決心。」她說「The Human Trap」就好像是她思考過程的答案,當對於世界對於自我有所質疑,她就會花很長時間跟內心的自己對話:到底我要什麼?到底我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這世界運行速度太快,Evelina就設計一個陷阱,把大家困在裏面,製造一個時間與空間讓大家跟自己獨處,才能夠解決自己的疑惑。

Service designer可能在香港並未是一個很普遍的概念,但Karin認為這卻是設計的未來,因為沒有人可以預計到底將來要面對什麼問題,所以不要限制自己只可以設計單一的產品,可以把視野擴闊到物件或服務;就例如這次的「The Fishing Net」及「The Fishing Rod」,雖然只是大家普遍會見到的捕漁工具,但只要把物料換一換,就可變成為海洋生物服務。「但重點是千萬不要感到孤獨,我這個設計好像影響很小,沒有太大的功用,但在改變當中每個人都有他的責任,好像我作為設計師,只要我做了我的部分,再鼓勵大家、鼓勵決策人士也作出改變,事情不是沒希望的。」

設計作品「得啖笑」?

這兩件得獎作品雖然並未投入大量生產,目前只限於作為設計原型或展品的階段;但值得去想我問題是:這兩位設計師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如果年輕人都對這個現存的世界充斥不滿,又代表什麼?到底這世界的問題在出自哪裏?年輕人的這團火又是否只以改變現狀及未來?

文:Jaz Kong 圖:Ben Tam(人像)、#SwedenTalks_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