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的最大玩笑:第75屆金球獎

2018-01-11

每年1、2月,是美國各電影、電視及音樂節目頒獎禮舉行的日子。無他,天氣嚴寒,多了人留在家中看電視。現今,免費電視網生金蛋的節目寥寥可數。頒獎禮星光熠熠,正是電視網的金礦。今年1月7日,是第75屆金球獎(Golden Globe Awards)舉行頒獎禮的日子。

本地傳媒年年都煞有介事的報道金球獎頒獎禮,注目程度僅次於奧斯卡,並稱之為奧斯卡的風行標。其實,紐約影評人協會獎、北美廣播影評人協會獎和洛杉磯影評人協會獎,對奧斯卡的影響更大,本地傳媒卻罕見報道。金球獎一向醜聞多多,屬於圈內人的派對,一個「齊齊玩餐飽」的大騷,娛樂性百分百,難怪被稱為「荷里活的最大玩笑」。

Image description 去屆金球獎頒獎禮上,梅麗史翠普獲終身成就獎致辭時,痛罵尚未正式上任的特朗普排外。(法新社圖片)

馮京作馬涼

何以故?皆因主辦金球獎的「荷里活外國記者協會」(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簡稱HFPA),會員人數75年來都不超過100人,卻包辦了提名和評選,跟奧斯卡有近8500名評選員有天淵之別。奧斯卡的提名名單,外界不能全數猜中,也可猜到八九成。但金球獎呢?經常「估佢唔到」。不過,這不等於說金球獎提名的盡是劣片,比如2015年的《沽注一擲》(The Big Short),本是寂寂無聞的小成本製作,連電影公司也不大事宣傳,若不是得到金球獎4項提名,恐怕不會獲奧斯卡5項提名矣!

奧斯卡規定,有投票權的評選員,不能接觸電影公司,不能接受款待或禮物,以示選舉公正。金球獎卻沒有這個規定。奧斯卡評選員逾八千,要籠絡談何容易?HFPA人數少,要「討好」容易得多。最臭名遠播的醜聞發生在1982年,新晉女星皮亞薩黛娜(Pia Zadora)竟憑《蝴蝶仔》(Butterfly)一片獲金球獎最佳新秀女星獎,外界嘩然。事後爆出醜聞,原來薩黛娜的富豪丈夫曾款待HFPA評選員往他擁有的拉斯維加斯酒店及賭場度假。另外,他又曾招呼評選員到他的豪宅開派對,並觀看《蝴蝶仔》一片。

此外,2011年,由尊尼特普和安祖蓮娜祖莉主演的《機密邂逅》(The Tourist),竟獲提名音樂劇/喜劇組別的最佳電影獎。任何看過此片的觀眾恐怕都不會認為這是齣喜劇,電影公司的宣傳亦將此片歸入間諜動作片類別,怎麼會得到音樂劇/喜劇組別的提名呢?據傳,發行此片的索尼公司曾免費款待HFPA評選員往拉斯維加斯,並觀賞雪兒(Cher)的演唱會。

Image description 金球獎製造新聞的能力比奧斯卡有過之而無不及。圖為演員 Anna Kendrick在上屆金球獎頒獎禮上。(路透圖片)

最多「必」大騷

金球獎張冠李戴,已見慣不怪!將所有電影獎項一分為二:劇情組和音樂劇/喜劇組,已相當奇怪。事關荷里活的音樂劇早已不成氣候,無復四十至七十年代的風采。喜劇亦非主流電影,為數不多。於是,惟有濫竽充數的將非音樂劇和非喜劇都算入此組別內,馮京作馬涼,司空見慣。今屆便有《訪.嚇》(Get Out)獲提名音樂劇/喜劇組最佳電影獎。此片明明是驚嚇怖慄片,竟列入音樂劇/喜劇組。但《情人眼裏巴基斯》(The Big Sick)卻不獲提名。道理何在?

任何獎的提名名單公布後,總有人質疑為何某片不獲提名,但質疑金球獎的聲音特別多而且強烈,幾乎年年如是。也許金球獎刻意製造話題,引人注目和傳媒報道爭論,正所謂「反對也好過無人理會」。若非如此,金球獎怎會年年都新聞多多呢?

金球獎製造新聞和引人注目的能力,比起奧斯卡有過之而無不及。2013年,史匹堡的《林肯》(Lincoln)獲最佳電影和最佳導演獎兩項提名。他竟請來前總統克林頓出席頒獎禮並上台講話。幸好那一屆得獎的最佳電影不是《林肯》而是《ARGO救參任務》(ARGO),最佳導演不是史匹堡而是賓艾佛力,否則又閒言閒語多多矣!去屆的新聞焦點當然是梅姨梅麗史翠普。她獲終身成就獎致辭時,痛罵尚未正式上任的特朗普排外。事後,特朗普不甘示弱,在twitter指梅姨名大於實(Overrated)。

金球獎頒獎禮倒有一個特色,其他頒獎禮難望其項背。司儀例必諷刺時弊,或就時事講爛gag,百無禁忌,加上出席的男女影星和頒獎嘉賓經常都喝到半醉才上台,直播時往往口沒遮攔,分分鐘爆粗,NBC(美國國家廣播公司)的控制員必須打醒十二分精神,及時「必」走粗話,以免違反廣播條例而受罰。金球獎被稱為最多「必」(Bleeps)的大騷。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驚嚇片《訪.嚇》獲提名音樂劇/喜劇組最佳電影獎,叫人摸不着頭腦。(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