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記眾籌八百萬製作動畫電影 只為證明香港不缺動畫talent

2018-01-17

Image description 江記,原名江康泉,《丁丁企鵝》之父,作品風格迂迴,卻離不開對香港及人性的思考。

要數為人熟悉的香港動畫電影,對上一套很可能已經是《麥嘜麥兜》。有朋友跟我說過她特別愛看動畫,因為動畫入面微細至一顆空中的塵沙,也需要精心計劃,特地把它畫進畫面裏,所見所聽到的,沒有任何一件事是巧合,所花的心思可能比畫功來得更重要。香港也不是缺乏動畫或創意人才,ifva等各電影節也看到不少高質素動畫短片參展;但為什麼香港本土的作品仍然未受到大眾的關注?香港有可能做到日本或美國等地方的動畫創意集中地嗎?雖然未來仍然是未知之數,但這位動漫畫家就打算「瞓身」投入一個兩年的計劃,希望可以透過眾籌籌得八百萬港元,與其他動畫製作師、導演等一同全情投入創造長篇動畫電影《離騷幻覺》:他就是江記,而他的目的就是要放手一搏,到底香港有what it takes嗎?

江記:不止得可愛 從筆下看被遺忘的香港
江記,原名江康泉,是香港著名的動漫畫家,經常出現在不同刊物的專欄連載,也出版過多本漫畫冊,較為人熟悉的是《Pandaman》、《丁丁企鵝》等角色,作品貼近日常生活,是每天在街上會見到但不會細心留意的故事:可能是關於一個收拾紙皮的婆婆,可能是街邊的一張街招。雖然江記的漫畫冊一向受歡迎,但為什麼他要放棄大部分畫漫畫的時間,密鑼緊鼓為在DigiCon6 Asia得到評審特別獎Gold Mention的最新作品《離騷幻覺》進行新一輪大計?

沒有統一畫風是江記的特色,雖然不會一見眼到作品就聯想到他,但他筆下的香港卻不曾改變:帶一點溫柔細膩,可愛的不只是角色的外形,而是那顆未受污染的心靈──默默替被騙的紙皮婆婆抱不平的無名香港人,暗地裏教小朋友分左右讓他安全過馬路的小計謀,快將在我們眼底下消失的傳統小店、大型廣告燈箱;總是帶點黑色幽默,微笑背後總帶點心酸,適合三至八十歲的我們,卻又三至八十歲均有不同體驗。

Image description 《離騷幻覺》的手稿,江記刻意模糊人和機械人的界線。

《離騷幻覺》:和而不同 對香港情懷未變?
驟眼看來,《離騷幻覺》跟江記以往比較受歡迎的作品不同:沒有柔和色調,換來的是像霓虹燈般商反差的光線及用色;沒有可愛風格的角色,換來的是線條及輪廓分明又帶有鮮明性格的人物。這個講述跟屈原一模一樣的機械人尋找靈魂的故事卻讓江記先奪得「DigiCon6 Asia大賞」香港區金獎,再勇奪DigiCon6 Asia的Gold Mention評審特別大獎,評論更提到在動畫中「看到王家衛的電影風格」。但其實,江記並沒有忘記對香港的情懷,《離騷幻覺》裏面的香港是江記根據歷史片段、書本等資料搜集下重塑的舊香港,燈箱、電車、住宅區的屋頂,全部是七、八十年代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不甘心」:香港人才未有完全機會發揮?
而把《離騷幻覺》推動成眾籌計劃也許同樣是源自這份對香港的情懷。江記說他「不甘心」,一來因為對之前的動畫作品不滿意,主要因為資源不足,當初犧牲了很多應該做的效果;但這次遇上好團隊,就可以認真地要求好質素;二來江記認為香港是有動畫人才的,只是行內未有一個很大的動力去推動一齣長篇動畫電影的出現,因為電影除了創意製作,也涉及很多不同領域,例如製作、發行等,所以希望透過眾籌,起碼帶動行內的動作,「我希望可以跟香港的動畫人一起蘊釀一個電影計劃,不一定是《離騷幻覺》的,只要能夠連繫不同長處的人,讓不同崗位的人發揮所長;香港就是未有這個網絡及連繫,但我就是想要試一次。」

江記的計劃是四月開始眾籌,除了上年面世以屈原為視覺的第一個預告片,這幾個月將會有另一條以楚王為主角的短片提高吸引力。眾籌的意義其實除了直接籌集資金,另一層面的意義是測試反應,如果大家反應良好,江記就有機會找到另外的資金或投資者,就可以在其他地方發行,也可以對質素更有要求。「做短片的過程做發覺香港很多有潛質的創作人,如果香港要做一套動畫電影是有這樣的人才,是肯定的,所以想透過這個計劃多些人參與,證明是可行的。」

Image description

《離騷幻覺》:靈魂與人性
《離騷幻覺》的表象是對舊香港的情懷,背後的想法卻是希望找到對「人」和靈魂的了解。短片特地將人和機械人的界線模糊,為什麼要定義邊界?什麼是人/機械人、東/西方、大戲/結他?他們一定是對立的嗎?一個被主人遺棄的機械人又如何了解人性?以慾望和快感主宰「人生」,機械人又會得到最深切的體會嗎?故事的主線是一個跟屈原長得一模一樣的機械人要去尋求自己的靈魂,證明自己不只是云云複製品的其中一個,江記創作時又投放了幾多對香港人的看法到動畫當中?「我這幾年不斷有個想法,就是一個人應該任何時候也是自由的,不應該因為之前是怎樣的人、源自哪裡而受影響,那一刻做的應該是當下的決定,而不是因為你是誰;機械人屈原雖是複製品,但其實沒所謂,他也是自由的,可以做任何事。」

《離騷幻覺》集結了不同創意專業進行計劃,要押下兩年青春的江記,又能否證明香港具有所需的創意人士?又能否建立一個能把香港動畫界衝出香港的網絡?

文:Jaz Kong 圖:Ben T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