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渡部真由美 x 林嘉欣 孤獨馬戲團

2018-01-26

一個是著名香港演員,一個是名不經傳的日本年輕畫家,怎麼會走在一起,辦了個畫展?2015年林嘉欣在日本書店偶遇渡部的畫作,感到驚艷。翌年她專程再到大阪看她畫展,機緣之下,決定把她帶到香港。「我是世界上最不專業的策展人,很多事都憑直覺。」嘉欣說。因為畫展主題是關於馬戲團,她想到了以帳幕把展場圍起;因為想到空中飛人,畫作都凌空懸浮;因為看了渡部畫作後不斷作夢,夢到好些畫面,她決定把所思所想,連同留美舞蹈家Abby Chan編成一支雙人舞,拍成MV。

文:何兆彬
圖:Kenny Wong & Colin Lam
Translator: Jessica Wong
Makeup: Will Wong
Hair: Hin Wan
Wardrobe: agnes b

Image description 渡部真由美(右)、策展人林嘉欣

策展 跳舞 拍MV
「2015年我步入一間書店,本來是找書的,但發現書店後面有一個小房間,在舉行小小展覽,那是真由美的Monologue系列。我見到很喜歡,她有一種孩子般的觀察能力,畫作只有黑白兩色,很簡潔,但有一種孤獨感。」嘉欣:「到了2016年尾,她在大阪有一個展覽,我特別過了去看。當時大家還沒認識,到了去年2月我再去大阪拜訪她,當時我沒有說自己是演員,只是跟她說我策展過井上有一展覽,好希望能將她帶過來。」嘉欣母親那邊有日本血統,但她只會一小點日文,二人相隔兩地,就憑一個Line App、一個Google Translate來溝通,「但這些軟件翻譯都不準確,但錯有錯着!我跟她說,你專心繪畫,其他由我處理。我是全世界最不專業的策展人!因為我沒有讀過,我只是用直覺。她一說到繪畫主題是馬戲團,我就說我想做一個帳幕,希望大家一步進,就不知道自己身處那裡,是什麼時間、在什麼地方。我希望大家來到,就好專注走進真由美的世界。」

因為語言阻隔,有不少決定,都是嘉欣先斬後奏,「MV Video我是完全拍好了才給她看的,因為我想跟她說我想做,但軟件翻譯有限。與其說不清楚,不如我實質把她做出來,再給她看吧!因為我不會繪畫,我說我想用我熟悉的媒體來表達Monologue的畫作,於是我找來廣告導演Maisy Choi,再找了在紐約的Abby Chan(舞蹈家),再找了本地的Studio兩個女孩,四個單位花了一天,拍了這個Video。」是什麼令你決定拍MV?「純粹是因為我看到畫作後,經常作夢,夢中有些畫面。我就說:我要做!我要走這個方向!」渡部來港後才見到MV,才見到現場的帳幕。二人佈置期間,也會意見不同,「前天在掛畫時,她說這幅畫要掛低一點、低一點,我說高點,高點!因為(畫中有鳥),我們看鳥都是向上望的。」

Image description Monologue系列


馬戲班表達光與影
渡部真由美的本人,個子小小,十分內向,跟她做訪問,有點難度。問她畫展的主題《Send in the Clowns》是講馬戲團人物,怎樣有此構思時,她半句半句的吐出:「因為構思主題時,最初想的是光與影。在主題上,『光與影』就是表面與內裡的意思,那怎去表現呢?馬戲班就恰好表達到了,因為平常我們看到台上的表演,給我們很多憧憬,台上很熱鬧、很開心,但背後也有很多陰暗的部份,例如訓練動物,在馬戲團裡的人工作十分辛勞。又如小丑看似開心,但它對人歡笑背人愁。」

渡部從幼稚園就愛上繪畫,大概到了23歲左右,決定以繪畫作職業,「那大概是十年前吧。」家人同意你決定嗎?「如果在一般日本社會,你說要當畫家,大家都不會贊成的!因為覺得做這工作不能維生,但我的家人很明白我是一個不能做普通工作的人(笑)!所以當我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時,他們就接受了。」當職業畫家十年,她說每天忙得像兜着轉,事情繁雜,「但這十年間我生活是充實的,做到今天,我滿足。」她微笑。她說平常工作忙,但花最多的時間,是構思作品,她思考很長時間後,才會落筆。那坐下來繪畫,應該是人生最快樂的吧?內向害羞的她突然笑說:「繪畫自然是快樂的,但由於我喜歡喝酒,所以喝酒也很快樂,不時下午三點就會約朋友去喝一杯!」唏,真會享受。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別低估藝術力量
嘉欣跟真由美各自在不同的藝術範疇,各自精采,但她看到真由美那種自我,也感羨慕。「我會問真由美:你為什麼畫畫?她說因為畫畫令我快樂。她性格內向,跟家人同住,每天都是等家人睡覺後才開始創作,在晚上繪畫、創作雕塑,她也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不需要跟別人交代。這很好,這是對自己很好的現象。」

近年參與策展,常談到藝術,策展可是自己想發展的一個方向?「我知道自己最終想做的是電影,但藝術會怎樣影響我表演呢?譬如我拍《百日告別》,我就直接想到Rene Magritte的《The Lover's Kiss》,當年他14歲時媽媽跳河自殺,長裙剛好包住了臉,就像後來那畫作。Magritte一直沒有說過這個影響,但一定是有關係的,它是潛意識的。有時你不知道一個畫展怎樣影響到你,但經過時間洗禮,你會見到它的影響。」對她來說,策展不是事業,但又不只是嗜好,「你不可低估藝術的力量,不同的人看到,都會各汲取到不同的力量。對個別的人來說,它都有個別的意義跟關係。藝術不只是興趣,也是我生活的部份,就像我跟小朋友相處,也看很多藝術。」

她承認藝術在她生命中佔了越來越多位置,與生孩子後有關,「對,我見到它們怎樣影響了我的小朋友。有了藝術,像多了一個渠道,幫他們抒發。我跟女兒像多了一條橋樑,好多事情, 我不用媽媽的語氣去說。有一次,我問女兒:什麼是擔憂?你能否把擔憂畫出來?妹妹很有趣,她畫了一個小朋友,口跟牙齒好大,但上面她用黑色塗掉。我問妹妹:你擔心什麼?她說擔心黑!原來她擔心天黑,一個四歲小朋友,黑就是恐懼。姐姐不一樣,她畫一個人弄壞東西,她擔心犯錯,其實講跟畫不一樣,畫是直接反射,很忠實的呈現。看她畫畫,我就知道她焦慮什麼,再照顧她那一部分,告訴她其實我們要學習怎樣犯錯。」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畫家渡部真由美

Image description


「Send In The Clowns」by Watanabe Mayumi (渡部真由美 )
Curator Karena Lam (林嘉欣)

日期:2018年1月20日至2018年4月8日
時間:Mon to Sun 11:00–21:00
地點:Agnes b. GALERIE BOUTIQUE
九龍尖沙咀河內道18號119號鋪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