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銀行家古嘉璇搞社企 讓青少年真心愛運動

2018-03-28

天生美人胚子的古嘉璇(Belinda),鼻高高,面尖尖,在銀行界素有「翻版李嘉欣」的綽號,雖為三子之母,但渾身散發陽光氣息和活力。小時喪父,她個性獨立,長大後成為女強人,但2005年在鬼門關前走了一圈,矢志要強身健體,埋下了把「興趣轉化為社企」的伏筆。

今日,Belinda除了銀行家的身份之外,也是XYZ室內健身單車中心和開業大半年的社企OneTen的創辦人,提供體格鍛煉及運動項目給14至22歲年輕人,她希望青少年做運動是「愛運動」,出於一片純粹的初心,而不是為了其他功利目的。

Image description 古嘉璇既是媽媽,也是銀行家和社企創辦人。(吳楚勤攝)

古嘉璇從加拿大的大學畢業,第一份工就加入銀行界,目前已是瑞士銀行高淨值部董事總經理,有名有利,惟天生一副俠義心腸,自小愛看男性化的動畫人物如蝙蝠俠和鋼鐵人,不知不覺也變成他們一樣,即使沒有儆惡懲奸,但也是一個發財立品的企業家。

「像蝙蝠俠白天是企業家,晚上維護治安,保護市民,都會到地下室裝備好自己,XYZ室內健身單車中心就是一個讓人投入另外一個身份前歇息的地方。」Belinda每日清晨5點半起身做運動,再到銀行返工,百忙中也會抽時間陪伴家人,平日晚上極少應酬,但近一年多忙得不可開交,原因是「親生仔」社企OneTen出世。

「社企是容許獲得盈利,但同時要回饋社會,結構和營運上有點似慈善組織,所以做好一間社企,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取得兩者之間的平衡。」起步不似預期,她笑說挑戰比想像中大得多:「自問我不屬於深思熟慮的人,行事之前不會思前想後,甚至未必會考慮自己能否勝任,總之這一件事情是對別人好的,又對社會好,我就會做了先算,有前無後打死罷就。」

Image description 她本身也熱愛運動,瑜伽絕對難不到她。(受訪者圖片)

收支不平衡絕不氣餒

不願透露父母國籍的Belinda,外貌像混血兒,自幼在香港成長,廣東話非常流利。「商業機構為了賺錢,為了利益的持份者,有時候會間接或直接對社會上其他持份者造成損害,甚至奪取其他人的利益,社企是希望每個人都從中獲益。」

這個理念最初來自什麼地方?「其實,一開始我只是開設免費班給年輕人,看到反應都幾踴躍,有些學生是考試前後來參加,出身汗、聊聊天,釋放一下壓力,見到效果之後,我一步步再思考如何打造成一間社企。」經過一年的籌備,OneTen去年9月正式開業,她承認目前仍未達到收支平衡,但絕不氣餒。

「由開張到現在,我們仍然是摸住石頭過河,社企模式不是在MBA課程學到的東西,每天都是新挑戰,所以我們會多聽參與者、父母和學校等不同持份者的意見。」她露出堅定的眼神再說:「青少年不去補習來做運動,解放學業上和成長上的壓力,說不定溫書也能事半功倍。」

香港本地教育以大學為目標,可惜10個中學生只有兩個成功闖關,等於製造大量失敗者,「求學不是求分數」無疑是自欺欺人,慘在連做運動同樣是「另有企圖」。「我有3個兒子,其中兩個都進入青少年階段,見到他們身邊的朋友,做運動大都是為了校隊比賽和訓練,甚少為了放鬆身心……如果你一心想入校隊,結果被篩走,只會覺得自己不是做運動的材料,更加不敢做。」

「我們所做的是非競賽性運動,不分性別、年齡,唔計分,唔使入隊,唔會有冠軍,目的就是強身健體,不會製造額外的壓力。」她透露其中一名兒子也有參與其中:「哈哈,我的兒子在本地學校讀書,心態跟其他人一樣,如果沒有朋輩參與,媽媽講再多也是徒然,永遠處於想試不敢試的階段,聽到有朋友玩HIIT Training,講了兩句便相約一起玩。」

Image description Belinda(後排右一)雖然只是OneTen的創辦人,但身形絕對不遜於任何一位導師。(受訪者圖片)

港大醫科生感人分享

去年11月底,OneTen舉行了開放日,讓學員分享運動前後的個人經歷,Belinda坦言只看電郵已被深深感動。「我們叫他們做戰士(詳見另文),收到他們的來信,再邀請他們站出來與其他人分享,我們全部人都聽到淚流滿面,更難得是部分學生甚至帶家人一起出席。」

「記得其中一個故事是,一名港大醫科生自小就品學兼優,幾乎從無失手,故此別人對他的要求一直很高、很高、很高,甚至科科拿A變成理所當然,只要其中一科只得B+便會感到無限失落。」Belinda有類似經驗,自然萬分感慨。

「然而,你愛你的家人和老師,不想令他們失望,所以自己也會給自己很大壓力,局外人未必想像到,他拿到B+之後非常自責和內疚,甚至患了抑鬱症。那同學看完醫生,開始多做運動,也來了這兒一起做,更有份上台分享過去的點滴,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每個戰士的故事都有血有淚,使Belinda每日再忙,也要搞好這家社企。

加拿大升學獲益良多

她小時候是停不下來的女生。「上堂時總喜歡站起來,導致經常被老師罰企,坦白說,我有聽書,成績不差,就是不想坐定定,最終在加拿大升學才被點着學習那把火。所以,外國讀書那幾年獲益匪淺,我不想留在香港被科目的分數決定個人的價值。」

她的幼子今年6歲,長子目前已在美國高中留學。

「說來感慨,大仔在香港的學校總缺乏安全感,在美國的summer school度過兩個月便愛上那兒,也能對別人打開心窗,我明白他在香港無人能明白的苦處,於是我把決定權交給他,我負責資料搜集,也了解過校長的辦學方針,並從舊生認識一下學校的校風。」

Image description 古嘉璇(左三)與導師和學員合照,當中包括她的二兒子(右三),從他古銅色的膚色可見,也是愛運動之人。(受訪者圖片)

父親與自身經驗警惕

冥冥中自有主宰,因與果往往有跡可尋,心臟病使她與父親陰陽相隔,之後到了2005年,她因心絞痛在工作中暈倒 ,一「痛」驚醒夢中人,喚起了她日日運動的決心。「我是家中孻女,就像每個小女孩一樣,年幼時覺得自己像公主,爸爸是王子,突然間王子消失了,日日攬住我錫的人不見了,頓感若有所失。」

「亦因如此,我記住了媽媽要求我們腳踏實地做人,要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這也是我對孩子的期望,別做liability,要做asset。」她補充:「Asset的意思是先對得住自己,之後家庭,再後是社會。」

到底是不是命運選擇我們,有時候很難說得清。「媽媽不是讀社工出身,但出來社會後見到很多不公平的事情,生我之前也做過兼職社工,聽到她分享當年的故事,時至今日記憶猶新,自小就覺得她是偉大的母親,也可能不自覺受到她的影響,才會萌生搞社企的念頭。」

「不過,媽媽始終是出於一片丹心,也無考慮太多,平日聽到太多慘事,不懂抽離,後來情緒開始波動很大,所以爸爸要求她回家做主婦。」

世事難料,Belinda今日居然間接延續母親未圓的夢。「都市人都在追求CV或頭銜,我不是聖人,但那些不過是一個標籤而已,一追再追,追到卡片多了MD的頭銜,又如何?」

撰文:潘天惠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每日再忙,她都會抽時間做運動,言行一致。(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