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尋找彩蛋的故事

2018-04-05

正當不少IT朋友不看好VR(虛擬實境)的前景之際,《挑戰者一號》(Ready Player One)卻描繪了一個2045年全民玩VR的世界,電影特技一流,故事老少咸宜(史提芬史匹堡的招牌),一套講尋找「彩蛋」(Easter Egg)的電影,在復活節上映,也真的埋下數之不盡的彩蛋。

Image description 電影穿越虛擬與現實,你在這張相中找到多少個彩蛋呢?(劇照)

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的電影向來是「娛樂性高」的保證,即使題材嚴肅,但肯定與悶蛋不會扯上關係。最新的《挑戰者一號》講述在2045年的美國,人人頭戴VR眼罩如喪屍般不分晝夜投入虛擬世界──這情況並不陌生,全民在街頭捉小精靈的日子,我們已見識過了。

不相信VR將大行其道的人認為,VR需要太多配件,且十分昂貴,而這個世界的娛樂太多了,打機都不是人人鍾意打,諸如此類。但在《挑戰者一號》中,電影「預言」只要有一個遊戲能抓住大眾心理,就能突破上述局限,令人流連忘返。此遊戲名為《綠洲》(OASIS),發明者Halliday被奉為教主,更有報道標題為「Halliday: Bigger than Jobs?」(Halliday勁過喬布斯?)

完美瑕疵

故事說,Halliday臨終前將「綠洲」的擁有權放在一個「彩蛋」之中,只有極度熟悉Halliday的粉絲加上如偵探般的頭腦才能破解3個關卡,得到「彩蛋」,最終繼承他的遺產。

Image description 《挑戰者一號》描繪了一個全民玩VR的世界,老少咸宜。(劇照)

電影有三大主題,第一個大主題正是「找彩蛋」。但,「彩蛋」何時源起?正如電影最後一把鎖匙的挑戰賽所述,「彩蛋」源於1979年發行的電子遊戲Adventure。

Encyclopedia of Video Games一書指出,當年遊戲開發商Atari不會寫上程式設計師的名字,設計師Warren Robinett感到意難平,於是在遊戲的其中一個位置隱藏了「Created by Warren Robinett」的訊息。玩家只有在不正常路線發現及「執到」一枚灰點(The Dot)繼而帶到一間神秘房間後,這個彩色訊息才會顯示出來。1980年,這個遊戲發行了30萬套後,由一名12歲男孩找到,令早已離職的Warren Robinett在遊戲機界揚名立萬。

由於這個玩法,有點像復活節尋找復活蛋的古老遊戲,於是就被命名為「彩蛋」(Easter Eggs),也啟發了往後的遊戲開發者有樣學樣。電視名廚Delia Smith說過:「蛋是藝術傑作,設計和結構都是大師級,簡直是完美的包裝。」而說到「彩蛋」,大概可以用「完美的瑕疵」來形容。

片中男主角Wade要破解3個關卡,同樣要在遊戲中「不按常規出牌」,例如當全部參賽者的跑車發力衝向終點,他靠倒車駛進地下秘道,因此不用經歷地面的重重難關而順利取得第一條鎖匙。在另一方面,逾2小時的電影,畫面傾盡全力布置「彩蛋」,主題兩大類,分別有經典美國非寫實電影(大概是配合虛擬主題而設)及經典電子遊戲,明顯的包括有史匹堡的代表作《回到未來》、《金剛》、《高達》、《大鐵人》(The Iron Giant)、《娃鬼回魂》(Chucky)、《閃靈》、《侏羅紀公園》;不太明顯的「真彩蛋」也數之不盡,包括充當路人甲乙丙的Hello Kitty、《街頭霸王》的春麗、羅拉(Lara Croft)、忍者龜、蝙蝠俠戰車,還有在銀幕角落出現的Madballs塗鴉。有網友單單從Trailer已數到60個!

海市蜃樓

第二個主題是「有朋友,一定唔會輸」,片中男主角Wade原本打算在《綠洲》獨闖險境,但路上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最後合力反敗為勝;與此同時,飾演壞蛋的Sorrento是大老闆,業務是「大耳窿」,專門向沉迷《綠洲》的機迷放債,他有千萬大軍,卻無一個真正忠心的下屬。第三個主題是虛擬如海市蜃樓一樣迷惑人心,有的橋段相當精采,但為免劇透這兒不詳述,相信這也是遊戲被命名為《綠洲》的原因,好像是人間天堂,然而它只是虛像。電影奉勸世人「只有真實世界才是真實」(Only reality is real)。雖然這兩個主題都太正路,加上劇情淺白(也是史匹堡的特色,他的目標受眾是3歲至80歲),但電影刺激度尤其是幻想度,完全蓋過這些小瑕疵。

就幻想度而言,首先電影是根據Ernest Cline的同名暢銷小說改編。電影如《阿凡達》帶觀眾去到一個前所未見的奇幻世界。一些Punch line包括「這個時期,美國剛經歷了WiFi暴亂(WiFi Riot)」,令觀眾會心微笑。

文: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