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梵高戀上浮世繪

2018-04-13

「梵高與日本」(Van Gogh & Japan)展覽今日起至6月24日舉行,由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與三間日本博物館合辦,策展人巴克(Nienke Bakker)指出,展覽的梵高畫作有一共通點,靈感俱源於日本藝術;此一展覽曾在東京、札幌及京都引起轟動。

「梵高與日本」展品包括《包紮耳朵的自畫像》(Portrait with Bandaged Ear),現收藏於倫敦的考陶爾德畫廊(Courtauld Gallery),從上世紀三十年代以來,此畫首次回到荷蘭;梵高從未到過日本,但他沉迷日本藝術,特別是浮世繪,後期作品更深受這種風格影響,鮮明深色輪廓與明亮色塊更成為此一時期畫作的重要元素。

Image description 日本江戶川時代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的富嶽三十六景系列作品《神奈川沖浪裏》。

恰似左手繪畫

這種風格讓梵高從其他歐洲畫家中脫穎而出,話說1886年梵高發現日本藝術,當時他在巴黎生活,日本風格在整個歐洲風靡一時;經兩個多世紀鎖國,日本此時就向歐洲商人開放,有人以日本飾品裝飾家居,穿和服參加化裝舞會;巴黎到處都是浮世繪,梵高購買好幾百張,原想轉手賺些錢,卻因他太喜歡以致捨不得轉售。

梵高並無收藏日本江戶川時代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Hokusai)作品,卻購買不少價廉物美之作,巴克說道:「他喜歡強烈色彩,浮世繪顏色就非常濃烈。」梵高本通過臨摹寫實主義田園畫大師米勒(Jean-FrançoisMillet)以學習繪畫,後來他臨摹浮世繪,遂給畫作帶來不同焦點;乍看恰似以左手繪畫;梵高美術館館長魯格(Axel Ruger)說道:「與西歐傳統相比,日本人看待世界、描繪世界的方式非常不同,他欣賞日本人對細節的關注;日本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上,他都看到完美。」

展品也包括其臨摹畫作,當中有許多浮世繪——梵高購買600多幅浮世繪,梵高美術館有其中500餘幅;比較日本原作與梵高的臨摹很有意思,從中可看到他脫離其所長,學習以新的方式繪畫,正好有助於強化色彩而簡化構圖,他想讓畫作有更多光線及更多色彩。

梵高看到信筆而繪又分毫不差的日本藝術家,寥寥數筆就抓住事物本質,給他帶出新方向──下筆更有控制力和力度。梵高對日本藝術的迷戀並不限於臨摹,他後來的風景畫都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他運用日本技巧,把大型物體放在前景,後方為遠景;他的畫作聚焦點並非集中而是分散於某一物體,那就與同時代歐洲藝術家的觀點截然不同。

後來,梵高從巴黎前往法國南部的阿爾勒(Arles),以尋找光線與色彩,他曾觀賞一些風格化的日本木刻作品,正如展品所呈現的,他以東方方式來描繪阿爾勒。距離阿姆斯特丹一個小時車程的海牙為漂亮的荷蘭城市,梵高美術館在此地有一座姐妹館,名為梅斯達格收藏館(The Mesdag Collection),由即日至6月17日舉行「梅斯達格與日本」(Mesdag & Japan)展覽,那是日本藝術與手工藝品的小型展覽,可作為「梵高與日本」的背景參考。

梅斯達格為荷蘭的傳統風景畫家,比梵高年長一代,他收藏很多日本家具與瓷器。梵高曾住在海牙一幢豪華別墅,即梅斯達格收藏館現今的所在地,他尊敬梅斯達格的畫作;館藏除了梅斯達格收藏的日本家具與瓷器外,還包括梅斯達格及其他藝術家的大量畫作,比如荷蘭畫家彼得迪莊(Pieter de Josselin de Jong)的作品等。

Image description 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右)和日本大使(左)出席「梵高與日本」展覽開幕禮。(法新社圖片)

欣賞梅斯達格

當觀眾在梅斯達格的故居參觀,或許會禁不住想,如果梵高像他所欣賞的梅斯達格那樣成功,他會成為偉大的藝術家嗎?他還會研究日本藝術並加以利用嗎?

在法國普羅旺斯的陽光下,梵高看到日本木刻版畫中的清澈天空,法國風光裏的杏花、鳶尾花與盤根錯節的樹木,讓他聯想起那些在京都繪製的自然風景,在阿爾咖啡館的當地人身上,他看到日本藝伎與歌舞伎的影子,而那是他從未去過的國家。

1888年3月,梵高定居阿爾勒不久後,寫信給感情要好的弟弟提奧(Theo van Gogh),信裏提到:「親愛的弟弟,你知道,我覺得像在日本。」到6月,他敦促西奧及巴黎其他印象派藝術家加入行列;他寫道:「我希望你可在此地度過一段時間,視野會發生變化,更多以日本人方式去觀看事物,以不同的方式去感知色彩。」

撰文: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