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袁鳳瑛不求 重拾當天的一切

2018-07-05

1990年港產片《天若有情》紅了吳倩蓮和歌手袁鳳瑛(Shirley),兩位都屬於古墓派女掌門,後來都淡出演藝界消失在鎂光燈下。「就像隔世人期望,重拾當天的一切;青春請你歸來,再伴我一會!」Shirley隨口就哼了幾句。

1989年錄這首歌時,Shirley只是一家公司裏的OL小妹妹,不快的童年和複雜的商業社會,令她唱出歌詞的滄桑與無奈。可是演藝生涯無法為人生添上色彩,她離開樂壇變成心理輔導師,開始人生的下半場。

Image description 袁鳳瑛的新公司準備就緒,接下來的工作令她十分期待。(吳楚勤攝)

唱《天若有情》時Shirley的人生是灰色的軌跡,後來唱兒歌《仙樂處處飄》時也是擠出來的笑容,她從童年起已不快樂,另一首兒歌《阿花的故事》聽到人流淚。「很多人說那是唯一一首聽到流淚的兒歌!我後來自己養了貓,才知道其中道理。」Shirley往往是唱者無心,聽者有意。

與其說她無心,不如說鬱悶已滲入骨髓之中。「媽媽17歲就懷孕,先後誕下哥哥、我、弟弟。家是冷漠的,父母都不常說話,一張嘴就是:『籐條拿來!』到我十七八歲,父母就分開了……」她小時的志願是做老師和唱歌,中五畢業為養家只好去大公司做接待員。

「我在黃子華棟篤笑中屬於黐線的,是個工作狂。一有空就學打字,其他秘書請假就我頂上。大老闆是外國人,早上上班看見我,晚上11點又看到我。結果,短短7個月升至高級行政助理!多少秘書夢寐以求的職位!」Shirley回憶說。

可是,女秘書們只眼紅了幾個禮拜,背脊一排箭的Shirley就辭職了!經理拍枱大叫:「你知道多少秘書盯住這個職位!你只做了幾個禮拜竟然辭職!」這個小妹妹當然不是怕金手指,而是有酒樓和酒廊找她唱歌,既然能滿足自己的歌唱夢,怎會浪費光陰與小女人糾纏?

但酒樓比辦公室還要複雜一些。「唱酒樓如果沒實力,隊band會整蠱你,你要唱《祝福》,他們會奏《愛情陷阱》!」不過,站出來十足模特兒的Shirley把酒樓、酒廊變成紅館。「不用唱整首,只要唱半首,如果有人開始猜枚,證明唱得不好;如果客人靜靜聽你唱完,最後還忘了鼓掌,那就是最大的滿足感。」

Image description 袁鳳瑛近年開始活躍起來,她希望把演藝與社會活動串聯起來,圖為她與黎耀祥合照。(袁鳳瑛Facebook圖片)

羅大佑訓話

酒樓食客叫好不算數,那個年代一定要參加全港歌唱比賽,才能證明自己的唱功。1986年先出戰新秀歌唱大賽,她唱林憶蓮的《放縱》獲第15名,當年三甲依次是文佩玲、許志安、黎明。兩年後再戰亞視的未來偶像爭霸戰,Shirley獲最佳台風和最佳組合獎,雖然再度與冠軍無緣,卻獲得Beyond經理人青睞,1989年《天若有情》想找新人唱主題曲,對方就推薦Shirley。

「記得是在羅大佑位於美孚的studio錄,他先播一輪旋律要我記熟,然後就對住片段錄歌詞,3個小時後就走了,我一直沒聽過技術處理過後的版本。」歌迷心中的神曲,Shirley說起來卻很淡然。

1990年電影上映,《灰色軌跡》和《天若有情》唱得街知巷聞,當時在做OL的Shirley卻對那把女聲有點厭。「怎麼條條街都在播?覺得把女聲好煩!一回受不了去唱片店問,對方不耐煩指指,一看封面怎麼同名?我當時真不知道是自己。」

唱片封面只見電單車、劉德華和吳倩蓮雨下相擁,又難怪Shirley聯想不起自己,甚至她錄音時的歌名也不是《天若有情》!「叫《心裏的聲音》!是不是很老土?哈哈!」她調皮地說。

她因這首歌與台灣音樂人羅大佑簽約,開始了意料之外的歌星路,可惜她和羅大佑似乎都不適合香港樂壇。「他鬧我:你唔食煙、唔飲酒,仲要食齋!唔拍拖,又唔埋堆,你點唱情歌啊!」她模仿羅大佑的語調說,搖滾教父當時一定青筋暴現。

其實,羅大佑也在適應香港樂壇,「他是個很有修養的人,對我的言行舉止很着緊,老說:『你唔可以咁樣講嘢㗎!唔好恃熟賣熟!』我以前熱情到不懂分寸,易令人誤會!」那年代樂壇講埋堆、送禮,羅大佑和Shirley都不是那種人。

Image description 袁鳳瑛(右)跟胡渭康(左)都參加過新秀歌唱大賽。 (袁鳳瑛Facebook圖片)

經歷過便算

台灣的音樂人很喜歡搞聚會,大家一起談談音樂、理想,香港卻不流行這套。當年娛樂圈也不安全,羅大佑幫她推很多廣告和登台,她用國語模仿羅說:「我們要專心唱歌!我的artists要做好自己的音樂。」Shirley開玩笑地說:「大佑現在回台灣了!可以寫!哈哈!」

她很感激跟了羅大佑的公司,畢竟是系出名門,讓她這位小妹妹安然度過短暫的歌手生涯。「他一開始要簽10年,我說約滿我都嫁不出啦!說5年好了!心想要是唱片不好賣,也許3年就可以離開。」結果,1993年黃家駒在日本發生意外逝世,Shirley感覺整個樂壇沉寂下來。

「家駒逝世那一年,整個樂壇氣氛很差,除了四大天王的唱片外,其他的都不好賣。」1995年,Shirley出外遊歷一年回來後不續約,又拒絕台灣滾石的邀請,告別歌手生涯。她後來去香港公開大學修讀醫療輔導、心理學等,近20年擔任輔導員和老師工作,滿足了兒時的願望。

「《天若有情》的歌詞,當時錄的時候沒什麼感覺,如今再唱感受更加深,尤其『就像隔世人期望,重拾當天的一切;青春請你歸來,再伴我一會!』生命經歷過就算,就算後來再有條件,也不會像以前那樣,是挽救不了的!年紀大,去喪禮多過婚禮,這20年來的工作也令我明白眾生之苦。」Shirley的人生觀現在很豁達。

「劉德華在《拆彈專家》裏說:『好多嘢要上天批准,唔係想做就可以做,唔可以強求!』真的,發夢可以,不要強求。就像做歌手一樣,經歷過就算,不要眷戀。」她在朋友眼中是古墓派掌門人,近幾年開始活躍起來,參與很多舞台劇和歌唱演出,這些都是她從小到大的愛好。

「我在唱歌前玩過很多年舞台劇,近年也參加很多公開活動,大過戲癮和歌癮。」她接下來將主力做社會活動,透過舞台劇幫助有需要的青少年,讓他們走出痛苦。「我要把演藝、教育、社會責任結合起來。我也不希望百年歸老,車頭相還是那張唱片封面,留點新東西給大家吧!」

唱歌、教唱歌、心理輔導,沉寂多年的Shirley年底將重出江湖,「做人不要任性,也不要太執着,但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在意一些,我也懶,但懶3天就夠,傷心呢?也要3天就足夠,不要讓自己崩潰,千萬不要浪費生命。」她這些年對得學生哥多,說起話來也有教育意味。

Image description 袁鳳瑛年紀輕輕就有很多演出經驗,後來參加歌唱比賽自然淡定,甚至贏得最佳台風獎。(袁鳳瑛Facebook圖片)

袁鳳瑛小檔案

學歷:香港公開大學醫療輔導及心理學專業文憑、兒童心理學文憑

代表作:《天若有情》、《阿花的故事》

主要榮譽:第14屆十大中文金曲最有前途新人獎優異獎、1991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 頒獎典禮叱咤樂壇生力軍女歌手銅獎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她參與不少演唱會和舞台劇演出,所以嚴格來說並沒有完全退出娛樂圈。(袁鳳瑛Facebook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