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作品好壞 關人品事?

2018-07-06

自從掀起#MeToo風潮後,政治正確之風再度瀰漫。曾經性侵犯和性騷擾他人的名人,固然提心吊膽,恐怕自己的惡行一旦揭露,沾上污名,便難以翻身。彼思的大腦拉塞特(John Lasseter)已被迫辭職。就算是受害人,只要公開說話有絲毫差錯,也隨時遭殃。

英國人米羅雅諾波魯斯(Milo Yiannopoulos)是同性戀者。一般同性戀者都是自由派,他卻是保守派,當保守網站的編輯,支持特朗普。他公開表示:14歲時曾遭神父非禮,卻沒有很大的心理傷害。公眾嘩然,指摘他維護性侵犯和性騷擾者。網站辭退他,出版社本來簽了約為他出書,立即取消。

女性主義者激烈爭論的問題是:除了「輿論公審」外,應否杯葛性侵犯和性騷擾的影視人?例如波蘭斯基和活地阿倫,應否杯葛和重新評價他們的作品?激進派主張杯葛,最好迫使他們無法再拍電影,舊作品無法放映。法律無奈之何時,只有這個辦法才能使性侵犯和性騷擾者絕跡影圈,並殺雞儆猴,令影視人以後不敢再犯錯。

Image description 在電影《鳥》中,希治閣欺騙海德倫不會用真鳥,怎知海德倫不單被真鳥啄傷,眼睛還險遭啄盲。

辟馬龍情意結

溫和派則認為:人和作品應分開處理,只應針對人,不應針對他們的作品。文人無行,自古皆然。藝術家不是道德家,不應要求他們是君子。只要作品內沒有鼓吹性侵犯和性騷擾、沒有低貶污衊女性的意識,便不應杯葛。以活地阿倫為例,《安妮荷爾》(Annie Hall)毋須杯葛,但《曼哈頓》呢?片中,活地阿倫飾演的中年作家和17歲女生鬧戀愛,是否政治正確?

驚慄電影大師希治閣(Alfred Hitchcock)又如何?看過2013年安東尼鶴健士和海倫美蘭主演的《驚慄大師:希治閣》(Hitchcock)的觀眾,應知道希治閣有一個賢內助,但妻子並不是他的「夢中情人」。嘉麗絲姬莉(Grace Kelly)、美國女星美蘭妮姬菲芙(Melanie Griffith)的母親蒂比海德倫(Tippi Hedren)等才是。嘉麗絲姬莉名氣太響,希治閣不敢染指,只能透過攝影鏡頭「欣賞」。

1963年,希治閣拍攝《鳥》(The Birds),嘉麗絲姬莉已是摩納哥王妃,告別影壇。希治閣轉而起用海德倫,當時她是新人,《鳥》是她第一部電影,即受希治閣力捧,自然喜不自勝。

根據當今的標準,希治閣有「辟馬龍情意結」(Pygmalion Complex)。在希臘神話中,辟馬龍是雕刻家,雕塑出自己的「夢想情人」,並愛上了雕像。愛神維納斯將雕像賦予生命,辟馬龍由是得美。蕭伯納便據此神話寫了一齣舞台劇,後來改編成電影《窈窕淑女》。希治閣喜歡控制屬下的女明星。《鳥》末段,海德倫為逃避鳥群的襲擊,匿藏在木屋中。劇本安排她翌晨無端白事走上閣樓,打開門,給鳥兒啄至渾身是血,幾乎喪命。

海德倫認為這個情節不合理(她是對的),希治閣卻一定要她照劇本演,並安慰她說:不用真鳥,只用道具鳥,她不會真的被啄傷。導演無行,希治閣欺騙她,海德倫不單被真鳥啄至受傷,眼睛還險遭啄盲,醫生勒令她臥床休息一周。海德倫憑《鳥》的演出,獲得金球獎最佳新人獎。

這只是殘忍。希治閣不是唯一殘忍的導演,比他更殘忍及無良的導演,影史罄竹難書。到籌備拍《神秘賊美人》(Marnie)時,希治閣勸嘉麗絲姬莉復出不果,再用海德倫為主角。海德倫逐漸無法容忍希治閣的霸道和控制狂。拍攝期間,希治閣命專人24小時監視她,不許任何工作人員接觸她。她吃什麼,見什麼人,都要聽他的吩咐。希治閣變成辟馬龍,海德倫則是他的雕像。

有一回,希治閣駕車接她回廠拍戲,在車上強吻她。希治閣試過叫她「摸他」,雖然沒有明言,但海德倫已深知肚明希治閣的企圖。影片完成後,她要求解除合約,希治閣不肯,雪藏了她兩年。海德倫餘生星運平平。

Image description 按照#MeToo的標準,希治閣無疑是性侵犯和性騷擾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