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冰島領事解答外間常見狐疑 為什麼冰島能,我們不能?

2018-07-10

雖然冰島在世界盃止步了,但它帶來的奇蹟,仍讓不少人發出這個問題:「為什麼冰島能,我們不能?」冰島是一個僅35萬人口的小國,約等於本港沙田人口的一半。但這支國家隊,僅用了6年時間,排名由131名急升至22名。

冰島另一個奇蹟是她在2008年銀行破產,滙率急跌四成,但她在4年後就翻身了。最近連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也說要借鑑冰島精神,去「解決土地供應的困局」,但冰島駐港榮譽總領事Hulda Thorey Gardarsdottir接受本報訪問指,該國只接受少量投資移民,因擔心失去各種資源的控制權,這點香港又是否學得來呢?

Hulda的住宅位於何文田傳統豪宅區加多利山,鄰居不乏明星如劉德華、吳君如,已故的張國榮也曾是這兒的街坊。她的住宅非常闊落,兩層樓高,還有一個私人泳池。有趣的是,她不因富有而全屋使用名牌家具,她所有傢俬都來自二手市場,但當中不乏古董貨。最特別是兩張恍如來自清朝的肖像畫,大概是某人的祖父和祖母,如此「先人相」放在客廳之中,Hulda卻一臉瀟灑,擺擺手說:「不,我一點都不覺得恐怖。」

住宅不是買的,是租的。「我們之前在遊艇住過,泊在白沙灣。」

Image description 冰島駐港榮譽總領事Hulda說喜歡香港的陽光,但認為香港人較冰島人冷漠。(吳楚勤攝)

出生率不算低

冰島人口少,但出生率其實不算太低,婦女平均產1.93個孩子。以她來說,更是四孩之母。何以人口仍這麼少?

「其實我們人口一直有增長。」她認真地說。但以統計資料來說,冰島在1703年的首次人口調查有5萬人,香港至1840年開埠前夕才只有3650人。數百年過去,兩者的增長比率已是天淵之別。

她聽後道:「是的,因我們不像香港一樣有太多外來人口。」相反,1870至1890年代冰島人更曾經大規模移民到北美。

冰島也不太接受投資移民,她點一點頭說:「對,我們只接受少少的投資移民。因我們擔心失去控制權,失去土地和天然資源——能源、清新的空氣、水。」

一名中國投資者數年前擬在冰島買地興建度假村,引起冰島國內熱議,政府最終否決了他的申請。

Hulda以十分謹慎的官方口吻說:「不因他是中國人,我們才否決其申請的。否決的主要原因是,我們擔心失去對土地等資源的控制權。」

Hulda的官銜是「榮譽」類別,因此不像別國的總領事般獲支薪,及有官邸可住或有房屋津貼等。「每兩三天我就要處理公務,但我學了很多東西。」她笑道。冰島全國人口35萬人,今年以黑馬姿態殺入世界盃決賽周。為了支持國家,10%人口飛到俄羅斯,每場比賽齊齊發出「維京戰吼」(Viking Clap)。

Image description Hulda(左)跟兩個孩子合照,分別為21歲及20歲。 (受訪者圖片)

其實「維京戰吼」是從何而來的?

她想一想說:「我猜它源自蘇格蘭。」

冰島今年在世界盃打入32強,震驚全球。第一,該國只是花了6年時間,球隊排名就由131名急升至22名;第二,整支球隊被外界形容為「業餘」隊伍,因不少球員有其他副業,如守門員荷杜臣本身是導演,他在20歲前未受過專業門將訓練。此外,領隊賀基姆臣是牙醫等等;第三,該國人口如此少,於是大家都問,為什麼冰島能,XX不能?(XX就是自己的國家)

「其實,冰島以足球為職業這概念實在很新鮮。人們通常在日間有正職,放工才去踢波。」她笑道,冰島人上班時間一般為朝八晚四,跟香港差不多,但每到下午4時,人們就會下班。香港呢,視加班為等閒事,人們如何培養踢足球的興趣?

她認為冰島在世界盃取得驕人成績,原因是「政府投放了很多資源,包括訓練領隊,培養幼童。當球隊在外面打出好成績,令國民也愈來愈支持自己的球隊」。冰島政府也興建很多室內球場,克服冷天不能在戶外練波的障礙。「其實,即使在夏天,戶外球場的草地也承受不到人們頻繁的練習。我們的夏天大概有3個月,氣溫在10至22度之間。」

冬天的氣溫又如何?

「最冷約零下10度。」

有關足球,不得不提該國的Stjarnan球隊,常以搞笑「短劇」慶祝入球,包括釣魚、去廁所、生仔、浪漫舞步等,被剪輯放上網,惹來全球讚「冰島人太可愛了」!

Image description Hulda(右二)在香港經營產前護理服務,居港已17年。(Annerley the midwives clinic Facebook圖片)

冰島取名方法

一個心理學理論名為六度分隔理論(Six Degree of Separation),大意是只需6個人,就能連繫互不相識的兩個人。在冰島,這現象大概可變成「三度」分隔理論吧?Hulda聽後說,「對,我們常常發現一個陌生人,是朋友的朋友,或與父母有關連。冰島有公司專門記錄我們的基因關係,然後我提交自己的名字,和某人的名字,這公司就能找出我們的關係。」

這做法相信亦可減少近親繁殖的機率,因冰島改名的方法非常古老。

冰島人取名字有規定,男人的姓氏最尾必然有「son」,而女士則為「sdottir」。Hulda的姓氏是Gardarsdottir,因此大家可以推敲得到她爸爸的名字是「Gardar」,她是「Gardar」的「sdottir」(女兒);如果她有弟弟,弟弟的姓氏可推算是Gardarson。

換句話說,冰島一個四口成員家庭,姓氏可能不盡相同;名字也要從已有的資料庫去選擇,「你不能找一個外國的名字,為子女改名。」她認真地說。

假如有些人想追求創意,為子女改特別的名字,可行嗎?

「嗯,你不會拿得到護照的。」她撥一撥頭髮道。

這麼嚴格?

「只有在中間名字,才容許我們有點創意的空間。」

人口少,她認為有莫大好處,「我們就像一條漁村,如果某人需要某些東西,別人都會來幫忙。」罪案率會否減低呢?「我們的罪案率的確是低,但我可以說,在香港逛街,我會感到更安全。」根據Numbeo的統計,115個地區之中,日本的罪案率為全球最低,香港排第9名,冰島排第13位,兩者不遑多讓。

Hulda說,目前香港約有20至30名冰島人居住。「很多冰島人都想到外國居住,」她在香港生活已有17年,「冰島公共大學差不多是免費的,當人們學識愈多,就愈想到外面跑。但我們是很愛國的民族,終有一天會回家的。」

眾所周知,冰島物價十分之高,隨便問Hulda冰島一個「巨無霸」多少錢?

她聽後大笑道:「據我所知,冰島現時沒有麥當勞!我從來沒有見過一間!」原來冰島曾經開過麥當勞,早於1993年插旗,但至2009年只剩下3間,且因冰島陷入債務危機而全線結業。現時冰島不存在一間麥當勞。

「麥當勞的食品不太適合我們,我們也吃漢堡包,但我們的漢堡包不是這樣的,中間是新鮮肉類,不是漢堡扒。」

不過,冰島有KFC,據一篇報道指,該國KFC一個漢堡套餐索價約140港元。「對,差不多是這樣的價錢吧!」她想一想道。冰島的薪金較高吧?以一個大學畢業生來說,薪金約有多少呢?

「大概是2.5萬至5萬港元吧!視乎工種而定。」

Image description Hulda(右二)跟冰島前總統Ólafur Ragnar Grímsson(中)合照。(受訪者圖片)

正職是企業家

若要比較冰島和香港的生活,Hulda立刻望一望窗外灑進來的陽光說:「香港有很多日光,不同國籍的人在這兒居住。」但她認為相對於冰島人的熱情,香港人較冷漠。「在商店你想買某東西,若該店沒有這貨品,香港店員會說:沒有;冰島店員則會告訴你可在對面的店舖購買。」

她來港前已婚,現在跟同樣來自冰島的丈夫育有一子三女。她的丈夫也經營自己的生意,最大的兩個孩子剛2字出頭,在國外生活,她跟丈夫與兩個分別7及9歲的小女兒在港定居。

她本身是冰島註冊的助產士,來港後就經營產前產後的護理生意。問她是否有客人是名人?「太多了,但我不能告訴你!」她笑道。

尾聲,請她分享一句冰島諺語。她寫下:「Margur verður af aurum api」,意謂太多的錢會令人變儍瓜。

Image description Hulda是四孩之母,圖為她兩個最小的女兒。(受訪者圖片)

Hulda Thorey Gardarsdottir小檔案

年齡:44歲

職業:產前護理企業Annerley創辦人

公職:冰島榮譽駐港總領事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一子三女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Hulda本身是一名助產士,來港後成為企業家。(受訪者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