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從導人迷信到堪輿大師

2018-08-09

曆法與堪輿學家蔡伯勵早前因病逝世,享年96歲;蔡伯勵嘗言,於執業期間,每被問及職業,他俱謙稱僅從事擇日與風水的工作,及後卻被尊稱為哲學家、玄學家或堪輿學家,往昔卻遭批判為導人迷信;如今思之,略覺惘然,皆因評語實有天淵之別。

蔡伯勵於2015年公開演講之時,曾談及編纂《真步堂通勝》(下稱《通勝》)的心路歷程,當中說到他身為家中長子,憶述早年在讀書時,其父蔡廉仿經常對他指導,必須認識擇日的工作,及計算曆書上的天星七政四餘的數據,由於當時他年紀尚幼,他坦言在新時代社會,倘若仍要擇日工作,不免會被譏為落後於形勢,甚或不合時宜,因而心存排斥;其父得悉後神色凝重,認真交代他須傳承家業,並推廣此一學術。

Image description 蔡伯勵曾因旁人偏見而受盡冷嘲熱諷,後來《真步堂通勝》被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才得以平反。 (何澤攝)

逾半世紀編《通勝》

回顧以往逾半世紀編纂的《通勝》,他曾因旁人偏見而受盡冷嘲熱諷,甚或被批判為導人迷信;及至5年前,即2013年,廣東省政府遂將《通勝》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他得悉後非常高興,甚至掉下眼淚;他形容政府所頒發非物質文化遺產,就等於為他數十年來的「冤獄」作出平反。

話說蔡伯勵1922年生於順德龍江南埠,6歲到廣州讀書,其祖父蔡最白為天文曆法學家,但蔡伯勵幼時抗拒風水堪輿,其後由於日軍侵華,時局非常紛亂,他因而無法上學,其父蔡廉仿遂建議他學習曆法,將來或者可賴以餬口。蔡伯勵約16歲時學習堪輿,及至22歲即接手家業,為「真步堂」第三代傳人,每年銷售量逾百萬冊的《通勝》之曆法部分俱由他編纂。

風水堪輿的學說實踐得多了,他遂發現風水非常有價值,愈學就愈感到中國天文曆法博大精深;學而後知不足,遂師從當時在廣州頗負盛名的數學家張兆駟,並隨曾任國立中山大學校長兼天文系主任的張雲研究天文數學;由是盡得先輩之真傳,經潛心鑽研,長期積累,將「天星五行、日月拱照」等學說加以豐富完善,而其學說在省、港、澳以至海內外俱有廣泛影響。

Image description 大嶼山昂坪「心經簡林」的堅樁是由著名堪輿學家蔡伯勵選擇時辰。(網上圖片)

蔡伯勵遂有此說法,年輕之時,其父嘗言:「真步堂學術是一步一步精密計算出來的,乃祖父蔡最白艱苦研究而總結出的珍貴成果,因而享譽國內,遂形成今日品牌,雖然沒有大發財,以此學術行世尚可養活妻兒,若我一旦撒手西歸,家庭的負擔就落在你身上,學得家傳的學術,可傳承乃父之志,乃及上慰祖先之靈,是為之孝。」面對其父教誨,他遂立志將家傳學術傳承。

打從蔡伯勵定居香港以來,就在英治時代,多任港督在遷入港督府之前亦會邀他實地探究風水;他亦曾為本港多個地標的建立與開幕選擇良辰吉日,此所以與本港的人與地甚有深厚的淵源。

他為堪輿學老行尊,然而,他的作風不算太高調,甚或可說十分低調,且說青馬大橋於1997年4月27日開幕,同年5月22日通車,赤鱲角機場於1998年7月6日啟用,其時港府曾找他幫忙擇吉日時辰;起初討論此事的人並不太多,而他亦從沒以此事作為宣傳。

蔡伯勵曾為多個香港地標選擇良辰吉日,期望可助長本港的運勢,除了前述的青馬大橋通車日子之外,大嶼山昂坪「心經簡林」的堅樁也是由他選擇時辰;國際企業亦邀請他指點風水,例如昂然看守在中環滙豐銀行總行前的一對銅獅子,其擺放方位及重新開張的時間,亦在他提供意見之下完成。

為富豪選取墓穴

坊間很多時俱將他與城中富豪和政商界名人相提並論,事實上,蔡伯勵經常為眾多富豪看風水,比如說,他被喻為首富李嘉誠的「御用」風水師,李李嘉誠妻子莊月明所葬的墓穴福地就由他尋覓;此外,他曾為已故全國政協副主席霍英東看過墓地,也曾隨已故麗新集團主席林百欣回潮陽,選取風水寶穴。

蔡伯勵於2015年先後獲中文大學頒授榮譽院士與特區政府頒發金紫荊勳章;他有11名子女,其中5人承繼家業從事《通勝》編纂、天文曆學及堪輿事業,當中編寫工作由其女兒蔡興華繼承,延續《通勝》世家美譽,至於其餘6名子女則在海外經商。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蔡伯勵逾半世紀編纂《真步堂通勝》。(何澤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