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畫冊未來掌門人──Marlene Taschen

2018-08-03

德國藝術書出版商Taschen終於落戶中環大館,是這國際品牌於亞洲第一間分店。Taschen 1980年在德國科隆成立,到現在分店布滿全球,也有經營畫廊。創辦人Benedikt Taschen由售賣二手漫畫開始,到今天已是行內教父級人馬。數年之前,女兒Marlene Taschen回到家族生意幫忙,工作日漸吃重,目前她的職位是董事總經理,是指定的未來掌門人。趁新店開幕,我們請教她在數碼年代,實體書巨擘Taschen怎樣打這場逆流大戰。

文:何兆彬 圖:Ben Tam(人物)

Image description Benedikt Taschen女兒Marlene Taschen。

2歲開始參與Taschen
「我記得我只有兩歲時,父親將我的照片印成Poster,用來推廣業務。」Marlene回想起來,笑得花枝亂顫,「Taschen由父親創辦,因此你也可以說這是他很私人的東西,他已經很難在他生命中分出那些是工作,那些是生活。我大學讀心理學及商學,但我是跟Taschen一起成長的。經過三十年,我熟知公司的運作,從前我也參與過倫敦及紐約店的工作,算是定期的參與公司運作了。但後來,我到了倫敦另一間藝術公司上班兩年。那工作十分富挑戰性,做了一陣子,有一刻我突然問自己:你工作這麼投入,為什麼會為另一所公司付出這麼多,而不是為了家族的生意而拼命?我這麼喜歡Taschen的出品!」

有這想法之後,隔了一段日子,她開始跟父親談起,「後來我問父親,若我回來工作,你覺得怎樣?他很高興,但他總是讓我們在一個自由的空氣中成長,讓我們自己選擇。其實我早在16歲就搬離家中,自己獨居。我一直很獨立,我回來他很高興,他總說不會迫我做任何事。」

Image description 2歲的Marlene Taschen,被父親徵用做Model。

約一年半之前,Benedikt Taschen突然宣布了一件事情,「他突然宣布我會晉升為Managing Director,事先他沒有通知過我呢!那他是在一個訪問中跟記者透露的,那我只好說:OK!」她笑:「對我來說,這是個大挑戰,也是個機會。跟父親共同工作,其實是一件美妙的事情,我們二人能夠互補。」Benedikt Taschen在出版及藝術界都是傳奇人物,在女兒眼中,又是怎樣的一個人?「有人形容我父親是天才,在某一角度上看,這是真的。他是個獨特有個性的人,對世界總有一個獨一無二的看法。他要做一件事,永無恐懼。他個性也很幽默,而即使他經歷很多,他為人也不會沉重。當然,他的品味很好。我想,永無所懼是他最特別的一點。」作為父親,Benedikt Taschen十分開明,總給子女自己選擇自己的路,「另外,他從小教導我們重視禮貌,對所得要感恩,也要承擔一定責任。但他永遠不會說出自己的期望,即使,他心裡面永遠有所期望。」問從父親身上學到什麼最寶貴,Marlene笑:「我學習到的是你得有對好的眼睛,來看看這世界,這是重要的。從美學上看,什麼跟什麼是協調的,那些跟那些不行。因為從小他就愛問我:你喜歡那一個?那個看來更好?你認為怎樣?那些對視覺的詞彙,我都是這樣學習起來的。現在我最想跟他學的,是勇往直前。他這個人不大會擔憂事情,其實我也不怎麼會,我能夠做決定,但他的決斷力更好,對自己的判斷總是很有信心。但他不是聽了別人意見,明明是好的也不會更改,這種心理上的彈性(Mental Flexiblities)是很厲害的。」

Image description 要Marlene只選一本Taschen,她選了這本科學家James Lovelock的《The Earth and I》,「我女兒今年六歲,我讀這本書給她聽。作者是個著名科學家,今年99歲了,書中他談到溫室效應,談到世間萬物之間怎樣互相影響,所有地球的一切都是有一體的,他讓我們知道地球是像一個活的生命體。」

最緊要Timing
父女一同工作,總令人想到爭辯拗撬,「不會。他居住在洛杉磯,我住在歐洲,我們不是同時平行地工作的。我們二人平日靠電話溝通,也在放假時在一些場合上會見面。我們在各自的辦公室工作,我想那是重要的。如果大家在同一處工作,也許就不同。」

皮膚白晢的Marlene Taschen高䠷身材,五官深邃,是典型的德國人外貌。但在倫敦修讀大學的她,同時說着一口略帶德國口音的流俐英語,笑容可掬,沒有架子。訪問中談到Taschen什麼出版,她馬上自個兒跑到店面去找,要跟記者分享。

Marlene兩年前第一次來港,開始對這個亞熱帶城市有了深刻印象:「當時正值Art Basel期間,我獲邀來港參加講座。我很享受那次行程,及後我再多來了香港幾次,我開始想,若能在這城市開間店就太好了!因為我們在香港本身已設有辦公室十年了,若能有店面給大家看我們的書藉,那是很重要的。」

她開始構想開店的地點,「這兩年我跟很多本地人談過,他們給我很多建議,然後有位女士着我連絡大館,順便來看看這組建築群。然後我看過照片,很喜歡,決定要來實地看看再決定開店。由於我一個人做不了這麼多,很多事情都交由同事負責處理,大概到了年半前,就下了決定,一切作實。」

對於很多Taschen粉或書迷來說,她要來港開店,背後有很多問號。在數碼年代,在大家都說不買實體書的年代, Why Hong Kong?Why Now?「有不同的原因。首先,是我對這城市的熱愛吧!其次,是因為我們能夠進駐大館,是個好的落腳點,本來我沒想到一切發生得那麼快!但Timing對了,一切都在對的時間內發生。」她承認,在香港設店,也有策略上的考慮:「策略上香港很重要,這本身已是個神奇城市,再加上香港像像是東西方之間的十字路口,這裡也是邁向亞洲各地的要點。而且,我們本來就有辦公室在香港呢,行政架構本來就建好了,有些製作,我們本身就是在亞洲做的。」她說:「Why Now?純粹是Timing, 我們很幸運!」

更大衝擊
由於大館所處屬的是歷史建築,裝修上要較小心處理,「我們在意大利找來一個設計師、一個建築師,我們已合作多時,曾設計過幾間店舖包括倫敦、科隆及柏林店。因為是歷史建築,很多東西我們不能碰。這裡窗口很多,我們也不能更改。但只要加上一些設計,它已近乎完美了。」Marlene對香港及大館總是讚不絕口,「我喜歡這裡的建築,我愛外邊那芒果樹!在地面也實在太好了。我也喜歡香港的亞熱帶天氣,令一切都生長得很快。我也喜歡中環,這一區很真實,又很有個性。這店面有陽台,同時很幽靜。」

這麼喜歡香港,其實Taschen從前有沒有考慮過在香港開店呢?「我相信有,但當年我還沒有全職加入公司。」Marlene:「在香港,要視乎你開店的地點,其實那裡都並不便宜。今天Taschen有個好的Programme,有出版較易負擔的平價書,也有更廣泛的題材,價錢高昂的限量版書藉。今天開店,我們有更多的Prints(版畫),也有辦法找來更大的店面。我想,15年前也許我們也想過要在香港開店,但今天我們的限量版書籍數量之多,會造成更大的衝擊!因此,今天我們的市場定位,會比過往都好。」Taschen的書目太多,怎樣選擇那些出現在香港店?「我們集中顯示新的Title,或是暢銷系列。當然也要做一些抉擇,展示不了全部的版畫(Prints),只好盡量選擇一些出來。」

Image description Collectors Edition始祖《Hemlut Newton's SUMO》,炒價達十萬港元。

畫冊轉數碼不行
數十年前還沒有網絡,沒有手機,大家要學美術總得存錢買畫冊。近年賣畫冊的店都倒了,Taschen是怎樣在這個數碼年代,維持生意,逆流而上?「數碼年代來臨,對出版業的確有衝擊,對於像Amazon等的公司影響不小,但我們定位不錯。當然,我們也有我們的困難,但我們有自己的網店,我們重建了網站,可將書賣到世界各地(https://www.taschen.com/),也有自己的實體店。我們跟生意拍檔的合作是直接的,零售業受到網購的衝擊,但我們一直找新的方法做買賣。」Marlene:「我們嘗試過將書藉轉成數碼格式,但發現那是不行的。像教科書這些書,在Kindle上讀也許還不錯,但Taschen的書都是圖像為主。Taschen有些書是單一主題,或是人們喜歡的Objects,將它們換成數碼檔,效果並不理想。」這麼說來,賣實體畫冊反而有其獨特性,而事實證明,近年Taschen的限量版更愈賣愈貴,反而大受歡迎,「我們喜歡光譜上的兩端,一邊是平價的暢銷書,另一邊是昂貴的收藏版,它們不能沒有對方。我們一直在擴闊出版,題材上及價錢上的廣泛性。」

Taschen昂貴的出品,包括了Limited Collection及Collectors Edition,這種極品出版,訂價可以賣數萬元一本(部分連同版畫),甚至成為炙手可熱的珍藏,在二手市場炒價驚人。Collectors Edition的書度巨型,立起來有半個人那麼高,Taschen通常把它們放在一個巨型架上展示,製作時Taschen不設製作預算上限,可謂不惜工本。最經典的一期是攝影集《Hemlut Newton's SUMO》,它50乘70厘米開本、重66 磅,厚464頁,「我們做Collectors Edition這系列很久了,它是由Hemlut Newton那一期SUMO爆紅的,當年出版了一萬本,數量算是比較多的。Helmut Newton把它們全都簽名了。它的突破,在於我父親及Taschen當年總編輯向世人展示了我們能夠做這樣的事。Newton讓Taschen這樣出版一本書,也打開了之後的門,讓更多人願意跟我們合作。」這期書訂價$1500美元,隨便上Ebay一看都會見到炒價是9,000-12,000美元,即近十萬!一本攝影集,竟然還可保值。

Image description 預告:Taschen重點新書之一,是這本《The Star Wars Archives》,團隊正跟George Lucas及Disney緊密合作,18年下半年推出。

至於Limited Edition,每本的定價由$4500美元到$9,000美元甚至萬多美元不等。它們是製作超級精美的畫冊、攝影集,一般還附上版畫。看到實物就知它是藝術品等級的精品,那種製作之精美,非筆墨所能形容。

出版貴價書,Taschen的策略是同一個書目,既會出昂貴限量版,也會推出普通版,「有時兩者是同時推出的,普通版大概賣40-50歐羅。但像Limited Edition書數其實賣得不多,我們必須找合適的商店合作,選擇性地在一些店舖出售,因為我們很在意它們是怎樣展示及售賣的。」三年前Taschen推出平價的Bibliotheca Universalis(「通識圖書館」)系列,「這系列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是我們最暢銷的系列,每冊大概賣200港元,以冊計,它賣得最多。即使在數碼年代,它還是很有吸引力的!」她信心滿滿。

問Marlene這未來掌門人,能否透露公司未來五年、十年的方向發展,她笑:「我沒想那麼遠,我現在籌備的是Taschen 40周年,距今還有兩年時間。我們的營運很複雜,你想想,又有網店又有實體店,又有Trade Partner(合作販賣的店舖),我們又是全球性的。一切怎樣會營運得暢順,也許要看看有什麼新的合作夥伴。來到香港,未來我們也會看看會否融入本地文化,或做一些新的,書籍以外的項目吧。」

Image description Taschen香港店面。

TASCHEN
地址:香港荷李活道10號
大館總部大樓地下01-G02號舖
查詢:2544 8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