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素食與環保 你們孩子吃素嗎?

2018-09-10

常有人問素食者:素食跟環保有何關係?又有人問:植物肉是甚麼,為何會掀起風潮?Green Common推出植物肉「新豬肉」,想扭轉亞洲人多肉的飲食習慣,怎售賣價錢如何?阿Kay謝安琪拉線,好友Oscar將上海生煎包換入素肉,其實又Work唔Work?若你讀完今期封面故事《謝安琪 x 楊大偉:善良者聯盟》有以上疑問,我們在此一齊解答。

文、圖:何兆彬(部份相片由Green Monday提供)

Image description Kay謝安琪 & David楊大偉

畜牧業是問題核心
LJ:近來多了人談素食與環保,它們之間到底有何關係?
David:無論你說地球暖化、糧食危機、水資源的污染、土地短缺、極端氣候,其中製造問題的核心,畜牧業是核心來源。說起來不難明,人沒食物,就不能維持,而我們對食物的選擇,就影響到地球今天76億人,今天到未來還有沒有這樣的地球。Go Green、減少肉食,是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的。對自己首先好,它對身體有幫助,另外,它對世界很多問題會造成延誤,它不需要政府,不需要企業,自己就做到。

Kay:我記得有一年去過冰鳥島,當年冰島還沒有火山爆發。我們去拍唱片特輯、又拍了幾個MV、音樂特輯,我好喜歡那地方,因為像去到另一個世界一樣。可能又因為當年經濟蕭條,氣氛好寧靜,他們有一個小小的城市,好慢的節奏,當時我專輯的主題是慢活(《Slowness》,2009)。在冰島,有個鏡頭是我們想影到萬山遍雪,這是香港不可能看到的景像。開始拍攝時,已經有日照,我們實在找不到一大遍的雪!當時已走到雪山的一半,但有很多地方都是植披。嘩,連冰島都沒有雪!我們的行季也不容易搬運,但唯有一直走,結果要走到好高的地方,才有足夠的雪景。當年在我心目中,已有一個恐怖的警號。

LJ:你吃素是自覺的?沒有受別人影響?
Kay:是自覺的。當然後來看了好多資料,但有些我不忍心看。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我知道(農場)運作裡面牽涉的過程,不會令人愉快,從小就有這個醒覺,於是就不吃。(偷拍農場那些片看過嗎?)我唔得啊,我無辦法,一看到,那創傷會影響我很長時間。我曾經看過少少,但我真的看不下去,我知道它真實地發生過就足夠了。

LJ:印象中,Green Monday推廣素食,六年前創立似乎沒談那麼多環保議題,到了今天,是否有推廣策略上有轉變?
David:從機構層面又好,我有這樣的目標也好,也要社會能夠接受才好。無可否認,從前社會一般人都素食很負面,無啖好食,會問有無營養o架?於是一開始摸著石頭過河,由每周一日做起。但過去這三年,全世界都做緊──尤其過去這18個月,Plant Based Diet(植物式餐單)的風潮是旋風式的。叫它Food 2.0、未來食物都好,大家都在談論,而且開始有產品。當中Beyond Meat的Beyond Burger是好Iconic的。近日Beyond Burger在美國一些城市賣斷市,已過了Tipping Point!無論吃素、吃肉的人都會想試。Its better for me and better for the planet,我們作為一個機構,上述的轉變,是個過程。

LJ:你們吃素,也會叫孩子吃素嗎?
David:我們常說要給最好的下一代,都是談物質的,但我覺得是身教最緊要,小朋友有他的領悟能力。好多人問我女兒是否食素。我說她們還未食素,但當然她們很受我影響,但最終是否食素,會由她們日後自己選擇。

Kay:有一陣子我兒子問我:媽媽,你為何不吃肉?肉類好好味啊。我說是啊,肉也能烹調得好好吃的。但首先,我已不覺得好吃,二是我太喜歡動物。對他現在的年紀來說,吃素背後的資訊量太大了,或者要去理解的心情,對小孩子來說會太辛苦。我會跟他說我吃生果五縠就滿足了。

然後有一天,他跟我說自己也好喜歡動物:「我也不吃肉了!」這樣,家人開始擔心,因為他年紀還小嘛。他身體偏瘦,做體檢護士就問他:「你是否偏食?」於是飲食金字塔就出來了。我家人開始改變了他的餐單,把肉加進去,這樣一天、兩天過去,他就慢慢改變了。這方面日後交由他自己選擇吧。

Image description 楊大偉與生煎王Oscar

素食生煎包
LJ:Oscar,為甚麼會嘗試用素肉「新豬肉」做生煎包?
Oscar:我這店開了這八年,一直以來都有人問我想食清?,會否有素包?其實麵粉就像個袋,你放甚麼進去都可以,但我自己又不想馬虎,所以一直沒有做出來,直至遇到新豬肉。最初阿Kay知道有新豬肉,就叫我一齊去玩下,我拎支棍去,純粹試一試,但試完想Follow落去。因為做到鮮肉口感,覺得緣份到了。我們開始溝通,他們給我們很大空間。我不是用純素食者的角度做,例如我們的鍋是煮過肉的。因為是一起煎的,若客人要求素包不能碰到肉包,我們未必做得到。

LJ:素肉做的生煎包,你自己怎評價?
Oscar:這新豬肉很驚喜。我以前接觸的都是素,都是素雞、芋頭魚,它們都在模仿肉食。但新豬肉給我的感覺是份子料理,它是用植物來模仿肉類的形態,無論是口感或味道,都是好發明。食落口,素跟肉真的分不出。

製作時,麵粉我們想感覺綠色一點,又不想用色素,於是用上菠菜汁剛剛好。餡料本來只有新豬肉,它較清淡,於是我們加上豉油、鹽、菇碎,也加了點冬菇,這樣層次會多一點。食法上,有人點醋,但我覺得不點也可以!咬下去會先吃到麥味,再咬有新豬肉及冬菇味。準備上,因為麵粉要「醒」,過程大概要半天,或約十小時。「肉」也要先雪藏,否則包起來會散。

Image description Oscar示範羞粉做生煎包

Image description 落鑊煎。生煎包上軟下硬,底部要煎成金黃色,有咬口方為合格。

Image description

LJ:用植物肉「新豬肉」(Omnipork)做素肉生剪煎包,其實跟真豬肉比,成本如何?
Oscar:成本一定是素比較貴,一般豬肉會較平。但我們共識是推廣新東西,短期內一定有將就。我們賺少一點,大家多一點合作。我另外有一間麵館,現在會想是否用它來做水餃呢?我有信心可以做出來。

LJ:植物肉給人的感覺就是昂貴。新豬肉約10月推出零售版,價錢大概是甚麼價位?
David:大概250g,賣$40多元,可以肯定是$50樓下,這份量兩個人能吃2-3餐了。到時我們會開始入超市,其實我們已跟一田、SOGO、CitySuper合作,百佳旗下一些商店也開始有Green Common的產品出售,到時銷售點不少。

Image description Kay謝安琪(右)與Oscar(右二)等人在Green Common試菜。

Image description Kay最初叫Oscar上去玩玩,落手包新豬肉,結果做成了第一款素肉造的生煎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