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香港變性人黃家恆 一顆女人心 揮別男人身

2018-11-07

萬聖節是小孩子期待的節日,因為可變身為心儀的英雄人物,男的扮鐵甲奇俠、超人,女的則扮成美少女戰士。跨性別人士黃家恆(Tomo)3歲切生日蛋糕時,願望竟是何時能變回女孩子!這個願望藏在心底近20年,掙扎、恐懼、愧疚、疑惑充斥着青葱歲月。

父母向上天預訂了男人身,上天卻裝錯了女人心,類似的軟硬件錯配偶有出現,Tomo不想再欺騙自己和家人,2009年當機立斷由他變成她,形容自己是「20歲男孩和8歲女孩」,嚴格說她今年才8歲……

隔着餐廳的玻璃窗,一位身穿短裙褲露出長腿的女郎走過,轉過身是一張日本女孩的臉孔。「Tomo!」婦女動力基金行政總監簡佩坤大叫,記者才知道門外就是跨性別網紅TomoKelly,網上個人頻道有4000多人訂閱。她是少數以「真身」示人的跨性別人士,一直在地產公司上班。

記者先問她跨性別人士和同性戀者的分別,她不諱言不少她們圈子內的人也有過疑惑,她卻從來沒有。「我的性別認同是女孩,以男性身份出生,既然是女孩,喜歡男孩很正常。」換言之,在Tomo看來自己不是女同性戀者,因她本來就是女孩。

Image description 如不開口說話,很多人都覺得Tomo是女生。(吳楚勤攝)

Tomo接受過不少訪問,每次都被問到何時想變成女孩,但她覺得「變成」應該改成「變番」,「我特別在乎『番』字,但沒有人跟我斟酌這字眼。」她也介意別人以「不正常」來形容跨性別人士,「我覺得沒有東西是不正常的,甚至連正常都不該存在。」

上述疑惑她從3歲就開始思考,自兩歲多有記憶起,她已發現媽媽長頭髮、穿裙子,爸爸短髮、穿褲子,「咦!我應該是屬於媽媽那邊。」整個世界都告訴她男孩不該穿裙,代表顏色是藍色,這些都令她很不舒服,甚至乎耿耿於懷。

「我有一個姐姐和兩個哥哥,爸爸自小就說家裏要和諧,如果家人也窩裏鬥,如何應對外面風雨?所以我不敢坦白自己的真實身份,因擔心破壞和諧。」3歲切生日蛋糕時,她已暗暗許願:「幾時變番女仔?」小時候已有「做手術」的念頭。

小學、中學、大專,Tomo都不斷隱瞞自己。「我會故意坐得很粗魯,刻意跟男同學玩;在偷看男同學時,也不忘欣賞優雅的女同學,這才不會令人質疑我的身份。」在家裏也一樣,「我永遠不敢看《美少女戰士》,怕姐姐問我是否想做女主角,我知我不會再說謊,那就穿崩了。」

Tomo最常講「我不想講大話」幾個字,她覺得隱瞞自己的身份,已是對家人最大的謊言,實在不願再欺騙。在香港活得像特務007,半夜呆望星空會想自己是否唯一的一個?偶爾也掙扎要真誠面對自己,還是結婚生仔繼續假裝?2007年尾18歲去日本讀書,她終於下了決定。

她跟家人說去體驗生活,學習日本文化,「我不敢說多大程度是出於上述理由,因那就是再次欺騙他們。記得當時我留下一句伏線:你們到時就有機會知道原因。」Tomo自小就隱瞞得天衣無縫,家人當然不以為意,事後回想十分自責。

Image description 婦女動力基金行政總監簡佩坤(左)讚她皮膚好,Tomo(右)十分開心。(吳楚勤攝)

日本大解放

Tomo在日本徹底大解放,一個把感受收在心底的國家,令跨性別人士十分舒服,同道中人也以「搞笑」的心態看世人,她也學會笑看別人的怪異目光。她頭一年以男孩身份讀演藝學校,直至看到日本變性人春菜愛的自傳(詳見另文),才下決心在2009年吃藥做手術,那年她還不到20歲。

「我在決定前打電話告訴姐姐,電話傳來姐姐緊張的語氣:『等我一陣,我要落街買包煙先!』她5分鐘後再來電,才慢慢聽我細訴。」Tomo自己在日本,家裏5個人亂作一團。就這樣,她和家人分處兩地冷靜了兩年,三一一日本大地震後回港,這個和諧之家終要面對現實。

Tomo在日本已吃荷爾蒙藥,也做了喉核手術,但服裝和外表還是男孩。「我回來後,父母陪我吃飯看電影,彷彿什麽都沒發生過。」不過暴風雨前總是平靜的,她回港後那一年每個月都與父母在街頭傾談,每次均哭着告終,有10次之多。

「很記得媽媽向我道過歉,我馬上安慰她:這不是你的錯,也不是我的錯,是上天的錯。」Tomo嘆口氣說:「父母也說過為何不早些相告?我說:如果我早早相告,你們一定帶我看醫生要把我扳直,那不也一樣?有何分別?」

在家人面前第二次「come out」不容易,直至去圈裏朋友家中過夜,對方說:「其實你都已經出櫃了,荷爾蒙藥也吃了,部分手術也做了,還不敢穿想穿的衣服?於是帶我去買衫。」翌日回家,家人熟悉的男仔黃家恆變成女仔Tomo。

「記得我穿着女裝和家人在電梯裏,他們說:『你這套衣服跟朋友仔買的?』我說:係啊!完!然後電梯門打開……」門打開那一剎,她和父母的心也徹底打開了,「他們沒有再反對或支持,那一刻大家都知道不可能再回頭。」

Tomo記得當時父母還說「穿那麼短,別冷親」,她回答:「哦!知道!」訪問時她的語氣是輕快的,可見當時她更是放下心頭大石,因父母關心的是她別着涼,說明已接受她的選擇,長達一年的再出櫃宣告完成,坦然邁出電梯門。

「其實,他們一直都知我在吃藥,我也開始留長髮和打扮,對他們而言,我就像藏在無數薄紗後,隔一段時間抽走一層,10個月過去後,所有紗都抽走了。現在的我就像20歲的男孩,加上8歲的女孩!」Tomo感謝家人的包容和支持。

不過,她也試過向家人控訴:「你們不要覺得陪我去玩、看電影,就覺得我會開心,但不是我真正的開心,我根本一路鬱住!你們不要覺得我活得一日得一日啊!我可能下一秒就跳下去。」她羨慕開放的西方社會,不然三四歲就告訴家人。 

Image description Tomo在《女人就是女人》裏扮演同性戀女學生,她覺得戲中角色膽子比自己當年大得多。(劇照)

下月去南韓

Tomo計劃下個月去南韓一年,那裏有她第一個變性人偶像河莉秀。記者不禁說:「你看上去有點像河莉秀。」那天笑聲不斷的她笑得更燦爛:「Yeah!之前也有人說過!多謝!」她說自小就不喜歡別人讚她「靚仔」,「我心裏會想,如果你說我靚女,我會更開心。」

她有很多偶像,但大多數都是假的。「有人問喜歡哪個歌星?我說郭富城,其實是因為姐姐喜歡他,我怕別人發現才抄姐姐的答案。我真正喜歡的是鍾嘉欣,我第一次去日本就染了鍾嘉欣的頭髮,粉紅色的。」記者指指她點的水蜜桃紅茶,「像這個顏色?」她點頭稱是。

Tomo為婦女動力基金拍攝的慈善電影《女人就是女人》,將在11月2日作慈善放映,她在片中扮演大膽公開身份的同性戀女學生。「劇情都是反映真實情況,雖然很多事情都有親身感受,但由於我當年隱瞞得好,很難想像她們敢那樣做。」

Tomo除了繼續做網紅外,也希望將來能進軍娛樂圈,希望借此影響更多同道中人,「我相信就算再不好的東西,只要經常出現在別人面前,人家都會漸漸接受。」香港的社會很難一下子追上日本,她寄望同路人學會日本人的樂觀,對日常的不快經歷一笑置之。

「我去餐廳點菜,如果對方低頭工作必然叫我先生。如果對方先看我的外表,也許會叫我小姐。沒辦法,我的聲音很難改過來,畢竟做手術時男性荷爾蒙已很旺盛。」貪靚的她此刻有點後悔,也許將來科技更發達,她連聲音也能變成女聲。

Image description Mimi(左)和Tomo(右)一樣是變性人,但兩人走的路很不同。(婦女動力基金Facebook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Tomo(左)和電影工作人員合照,這套作品九成參與者是女性。(受訪者圖片)

場地:Green Door Coffee

黃家恆小檔案

年齡:28歲、出生地點:香港

身份:跨性別人士、偶像:春菜愛

Image description Tomo自覺女人味不足,還需要時間去培養。(受訪者圖片)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