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門外看PROVOKE(香港國際攝影節)

2018-11-15

主持人言道:「Provoke就是鬆郁朦。」

說在香港國際攝影節主題展覽的座談會上。

真好,帶點自嘲,輕輕鬆鬆把發燒友和門外漢的距離拉近,平視這一段日本影像風雲。

想深一層卻不只自嘲。受惠於器材進步和售價親民化,即使菜鳥也甚少鬆(對焦不準)郁(快門太慢)朦(鏡頭質素欠佳)了,Provoke便肯定與技術無關,那麼它還有現代意義嗎?除非眼睛有毛病,真實世界永遠銳利清晰,攝影有權鬆郁朦;真實世界永遠彩色,攝影有權黑白;根本,真實世界永遠流動着,攝影則在凍結瞬間。我認為,任何攝影皆具備夢幻成分,甚至正乃攝影可堪玩味之處,而鬆郁朦無疑是可供仰仗的其中一種手段,此所以我城MK仔也開口埋口森山大道,通向藝術啊!

當然,森山大道(1938-)強調自己並非故意,今次展覽收錄他大量夜間街頭速寫,觀者請自行領悟。攝影崇尚自然,幾乎金科玉律,我倒覺得若借畫面效果表達出流逝、浮躁、跳躍等諸般情緒,何妨直認?

Image description 細江英公《薔薇刑》系列。(陳智偉攝)

爭取自決

不過,我們別忘記Provoke字面意思:挑釁。畫面鬆郁朦固然是對正規攝影一種顛覆,內容上的攻擊性卻更重要。芸芸展品中以細江英公(1933-)一九六一年為三島由紀夫拍攝的《薔薇刑》排頭位兼作場刊封面,除了因為年份上是Provoke先驅外,畫龍點睛還不明顯嗎?三島由紀夫(1925-1970)闖入政府防衞廳切腹身亡的原因至今莫衷一是,但肯定對權威挑釁。遠渡從日本來的策展人長澤章生指出,Provoke不只攝影,是一種精神。

事實上,Provoke作為雜誌只出版了3期加上特集,還包括詩歌、文章,在裏面發表作品的攝影師便被歸入Provoke流派。今次展覽終於見到那薄薄3冊真本,如同孕育出五四運動的《新青年》一般簡樸,偉大而具影響力的刊物,從來不在其裝潢精美,幾許陋書劣作反為燙金精印。

策展人寄語大家認識日本六七十年代歷史,尤其反對日美安保條約的學生運動,這亦是筆者認為最精采的部分——濱口隆(1931-)一系列現場實錄,無論畫面和內容都與4年前香港驚人相似,爭取自決。

筆者手邊恰有張DVD,傳記電影《三島由紀夫自決の日》,指三島在1970年11月25日切腹。裁決是同義複合詞,裁等於決,決等於裁,當我們知道自裁意即自殺,又有否想過,自決,原來語帶雙關?

最後,Provoke也體現在按快門這行為。展場一角燈光曖昧,為配合吉行耕平(1946-)的《公園》系列,講白些就是照田雞——新宿公園夜間很多情侶在躲藏親熱,攝影師撥開障礙物說時遲那時快閃光硬拍,何只挑釁,直頭撩交打!發生在當代的話,更不陌生了,手機便捷性和網上瘋傳,值得全民重新思考相機兩刃劍的本質。

Image description 《三島由紀夫自決の日》DVD。

香港國際攝影節

日期:10月25日至12月19日

主題展覽:Provoke

地點:石硤尾白田街30號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撰文:余家強

Image description 吉行耕平作品。(陳智偉攝)

Image description 森山大道作品。(陳智偉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