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阿根廷足球流氓 橫行無忌

2018-12-12

今屆南美自由盃決賽,河床對小保加,頭關小保加主場,打成2比2。次關河床主場,因流氓襲擊導致小保加有球員受傷,兩度改期,始終無法比賽。據報道,比賽改在距離布宜諾斯艾利斯6237英里的皇家馬德里伯納烏球場舉行。若然,這場超級打吡已演變成鬧劇。

說到阿根廷的「悍鐵」(足球流氓),可說是橫行無忌,更愈來愈壯大……

十九世紀末,英國人將足球引入阿根廷,是以有些阿根廷球會用英文命名,例如:河床正式名稱是River Plate,不是Río de la Plata。打從一開始,阿根廷足球便與暴力和球場騷亂脫不了關係。第一宗球迷喪生的事件發生於1922年。

何以阿根廷人對足球那麼熱中?這要由阿根廷的歷史說起。十九世紀初,阿根廷仍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原住民不是被殺、染上西班牙人帶來的疫症而死,就是驅趕到貧瘠的邊陲。阿根廷超過90%人口聚居於城市,而大城市(如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居民,多是來自歐洲各國的移民及其後代。阿根廷在1818年已爭取獨立,打了40多年內戰,直至1861年才正式統一立國。

Image description 阿根廷足迷的瘋狂程度令世人側目。圖為2018世界盃阿根廷對哥倫比亞。(路透圖片)

立國後最大的問題是:如何建立民族國家(Nation Building)?怎樣建構國民的身份認同?答案是:文化產業及體育。二十世紀初,阿根廷是全球第七最富裕的國家。普及文化發達,電影尤其出色,全球第一部卡通長片就是在1917年誕生於阿根廷。其次就是足球了。1930年,第一屆世界盃在烏拉圭舉行,阿根廷國家隊得到亞軍。1931年,阿根廷足球職業化。河床和小保加擁躉最多,佔全國人口的70%。

阿根廷1948年的賣座電影《破爛足球》(Pelota de Trapo),男主角是貧民區出身的足球名將,患上心臟病,醫生千叮萬囑他不可再踢波。南美盃決賽,巴西對阿根廷,領隊和隊友都阻止他上陣。可是,他豪情萬丈的說:「要為國犧牲,有許多方法。這是其中之一。」電影結局,他射入致勝的一球,阿根廷奪盃。此片倒沒有過分煽情,主角的心臟病沒發作。他沒有死。此片可說明:球星在阿根廷的國家英雄地位。

河床於1901年成立,小保加在1905年。百多年來,兩隊一直勢不兩立。小保加球迷罵河床球迷為懦弱膽怯的「雞仔」(Gallinas),河床球迷則以「臭屎豬仔」(Los Chanchitos)回敬。馬勒當拿在貧民區長大,成名於小阿根廷人球會。河床要羅致他,他拒絕,因這背叛了出身。他寧為小保加効力,一年後轉會到巴塞隆拿。今年,泰維斯(Carlos Tevez)在上海申花掘完金後,回母會小保加踢球,絕不會考慮加盟河床。

英國最小兒科

專門搞事的足球流氓,可分幾類。英國的足球流氓最「小兒科」,組織鬆散,不外乎無業青年醉酒鬧事,借暴力發洩。就算無法從根拔起,也受控。中、東歐國家的足球流氓大多是種族主義者,崇尚暴力,得政黨和政客支持,較難對付。俄羅斯和南美的足球流氓,不止受政客保護,兼且是有財有勢的黑社會,賄賂和收買警方及高官,無法對付。

阿根廷的足球流氓名為「悍鐵」(Barra Bravas),興起於五十年代。起初大球會聘用勇武球迷,在主場為己隊打氣兼喝罵敵方球員。球隊作客,球會提供門票、車費及少量車馬費給「悍鐵」為己隊打氣,和抗衡敵方的「悍鐵」。遇上比賽激烈,雙方球迷沉不住氣時,「悍鐵」流氓便會帶頭鬧事,經常大打出手。1968年河床主場對小保加,賽後騷亂導致71人死,150多人傷。死傷者平均只有19歲,是阿根廷歷史上最嚴重的球場慘劇。

貝隆執政,走民粹路線,「悍鐵」更興盛。黑社會乘機插手,組織「悍鐵」炒黃牛票,在球場泊車要收保護費,球員轉會也要分一杯羹。「悍鐵」還向球員和球迷售賣毒品和烈酒。馬勒當拿就是多得「悍鐵」提供毒品和藥物。經濟不景時,不少無業青年迫於無奈,做「悍鐵」為生。

黑社會腰纏萬貫,便可收買警察、高官,為政客助選,替軍人政府打擊,甚至殺、傷政敵及異見分子,「悍鐵」愈來愈橫行無忌。為了爭地盤,市內各球會的「悍鐵」經常械鬥,互有死傷。2009年後,情況更嚴重,同一球會有幾幫「悍鐵」,不時內訌,「內戰」之慘烈猶過「外鬥」。弊在政府由上至下無一清廉,何來政治意志對付足球暴力呢?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2014世界盃阿根廷輸給德國後,引起激烈騷動。(路透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