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潘朵拉盒子早已打開

2018-12-14


內地科學家聲稱製造出世界首個經基因編輯的嬰兒,惹來全球嘩然。大家主要的憂慮是,基因編輯嬰兒一旦被常規化,即有可能編輯出超級人種。然而,由人為配種狗隻,到基因編輯到一隻能生產人奶的乳牛,所謂的「潘朵拉盒子」早已打開。因法例所限,禁止技術使用在人類,才「打窒」了其他科學家歷史留名的機會。

明珠台現在熱播的美劇《未來訪客》(The Crossing)正是以「超級人種」為題,透過基因編輯技術而成的超級人種Apex在200年後崛起,並以嚴重病毒傳播方法,展開屠殺普通人類的計劃(Apex對該病免疫)。普通人類為了逃避這場戰爭,於是透過時光隧道,穿越過去回到最美好的年代──即今天的世界。

劇中的一名Apex為了她的養女(普通人類)不被滅絕而跟這數十名「難民」同行。她無論體能與智力都遠超普通人之上,當她想要假身份證就以暴力逼令江湖大佬為她辦妥;當她需要金錢,就去ATM撳錢──她把整部ATM機硬生生拆爛;當她需要車子,見到一部壞車就極快地照說明書所示,把車子修理妥當,旁人看後無不呆若木雞。

Image description 內地科學家賀建奎早前到港大出席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資料圖片)

動物已成犧牲品

反對基因編輯嬰兒,好像已成為一股勢不可擋的潮流,誰人開腔支持就被視為異類,首先政府已落閘說不,科學家又群起反對,好像沒有任何支持的空間。但事實是,類似的基因編輯技術(CRISPR)早已應用在動物身上,變態例子不勝枚舉,例如美加有科學家把蜘珠吐絲的基因,加諸在山羊卵子當中,令一批母羊的羊奶充滿蜘蛛絲。這些蜘珠絲柔軟而強韌,提取後可以用來製作不同產品。旁人問,為何不乾脆養蜘蛛?原來是因蜘蛛太難飼養;英國有科學家研發一隻基因改造的雄蚊,只要把牠放在野外,在牠跟雌蚊交配後,會繁殖出「短命蚊」,有助減少寨卡病毒傳播;中國與阿根廷科學家也研究了一種基因改造的乳牛,將人類基因植入乳牛的DNA,令牠們能生產「人奶」而非牛奶,該中國研究專家還說,10年後市民就能在超市買到由牛生產的「人奶」;美國、丹麥和中國一批科學家也曾發表「科學怪豬」,這些豬被指可培植出供人體使用的器官,應付捐贈器官長期短缺的問題。

大家說,首名基因編輯嬰兒是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事實上,各項基因改造的動物和植物一早已把「潘朵拉的盒子」打開。由植物至動物至人類,技術成熟未?僅是時間的問題。

談基因改造歷史,最早可以狗為例,牠們長期被人為配種,芝娃娃、拳師犬、聖伯納都不是大自然的產物……但是真正數到科學技術的突破,則出現在1973年,由美國科學家Herbert Boyer及Stanley Cohen開發基因重組技術,當時也引發爭議,由台灣學者吳又茗所撰寫的《基改世代:基因改造的發展、爭議與規範》指出,因有科學界同行的質疑及安全的顧慮,相關研究曾停止幾年。後來,科學家定出一套研究準則,並將之加入法令中,才令研究得以鬆綁,並開始有爆發性的進展。

平等權利的底線

不少人認為基因改造等同扮演上帝,但試管嬰兒或代母生子等等卻又慢慢被大家接受。若你支持平權,認為同性戀者該擁有自己孩子的權利,然後開始同意他們透過借種生子。那麼,應用基因編輯技術,令一對有遺傳病的父母,甚至相貌非常醜陋的父母,用基因編輯「製造」一個健康和漂亮的寶寶,是否也是平等權利的一種?今天我們大多數人否定的想法,但在這個愈來愈講求平等權利的世界,50年後的人又有什麼的想法?

占飛對此無答案亦無絕對立場,只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基因改造動物,動物必定受苦;基因改造人類,則以造福為目標,但下場是如何?它是殺人的槍或救人的槍?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基因編輯已是科研趨勢,圖為以此技術培育出的無角牛。(彭博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