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cus優雅聚焦】Montblanc藝術贊助人大獎2018──AAA:「藝術就是知識。」

2019-01-08

Image description 亞洲藝術文獻庫(AAA)總監徐文玠(Claire Hsu)及聯合創辦人張頌仁 (Johnson Chang)。Photo by Ben Tam

千禧年前,一個年輕女士剛畢業回港,她心裡有個想法,要成立一個以亞洲為研究範圍,非牟利的藝術教育、文獻機構。萬寶龍公布今年的Montblanc藝術贊助人大獎(The Montblanc de la Culture Arts Patronage Award),得獎者是亞洲藝術文獻庫(AAA)總監,就是當年那位年輕女士文玠(Claire Hsu)及聯合創辦人張頌仁(Johnson Chang)。Claire當年在北京看到中國當代藝術,開了眼界,再到英國進修後,於2000年回港後與張頌仁創立AAA。「藝術就是知識。」二人都說:「香港很重要,只有在香港能成就這件事。」

text by 何兆彬

北京、香港、鄧永鏘
AAA(Asia Art Archive) 位處上環荷李活道,街上滿是古董店及畫廊。文庫內置有一藝術圖書館,放滿厚重的畫冊,窗旁放了一排電腦,供人使用。文庫現有員工35人,他們一邊做長期的文獻分類,紀錄當代藝術史,將資料上傳到網站,也有替香港的中學策劃藝術課程。這兩年港大邀請他們合作,在大學開香港藝術史課程,徐文玠(Claire)笑:「據評估得知,課程很受學生歡迎。」

這樣的藝術架勢,以全亞洲藝術為研究目標的這樣一個組織,卻是非牟利的。初次到訪的朋友,一定滿腦子都是問號:「錢從何來?創辦人是何方神聖?」

Image description Montblanc香港及澳門區總經理Pierre-Etienne Duran、 Claire Hsu 、張頌仁、Sam Bardaouil及Montblanc文化基金會新主席Till Fellrath。

張頌仁在香港藝術界無人不識。1983年創立「漢雅軒」,很早就將中國當代藝術引進香港,被譽為「中國當代藝術之父」。隨便搜尋徐文玠名字,會發現她出身果然也不簡單──她是龔如心契女、夏佳理繼女。父親是大華鐵工廠揸弗人,母親是奧地利人。她的出身顯赫,早年的AAA會址由龔如心免費借出。提到徐文玠,還不時會提及早前去世的David Tang(鄧永鏘)。

「Johnson(張頌仁)是由David Tang介紹我認識的。當年我讀高中,1993年,我去了北京,在北大留了幾個月。我不大識中文,但能夠遠離家裡,感覺就好刺激了。」回想起少女時代,談到AAA的緣起,Claire笑了:「因為當年藝術村原來就在北大旁邊,我因此接觸到藝術的一麟半爪,我被震呆了。我記得那一晚,是我要回港前夕的北京,我在北京已逗留五個月了。我跟一個法國朋友去到藝術村,因為當晚是好多藝術家的聚會,很多人帶了畫作過來,噢,是很神奇的一晚!」

談起這段經歷,她眼光飄到遠處,像回到1993年的北京,那個京城及她自己都還純真的年代。就是那一夜,啟發了她,改變了她。

Image description 藝術家夏碧泉去世,留下堆積如山的相片及藝術文獻。

沒有眾籌平台的眾籌
在大學念完中國歷史,她知道自己這生人想做的,就是藝術史及中國藝術歷史。「回港後,我常去中國會,看到好多藝術品。後來David Tang介紹了Johnson給我認識,當時漢雅軒經常將中國的當代藝術引進香港,我開始在漢雅軒做Intern,時維1997年。我的工作是替畫廊,建立一個檔案庫。」

及後她再赴倫敦大學攻讀中國當代藝術碩士,在倫敦的時候,她發現大學裡關於中國當代藝術只有三本書,根本跟藝術發展完全脫節,「當我在寫中國當代藝術的論文時,受過Johnston很大幫忙,他不斷給我提供資料、聯絡,我說幸好我認識你,否則要完成實在太艱巨了!因為我根本沒法接觸到這些資料。」張頌仁的回應,是告訴她應該成立一個組織,將這些藝術資料及文獻變得人人觸手可得,「我們坐下來喝了杯咖啡,他給了我很實質的建議。談完後,我回去花了幾個月完成碩士課程,然後回港,當時我說:就讓我們試試吧,那是2000年。」

Image description 夏碧泉留下的資料,已一步步編成檔案。

最初要辦AAA,資源都得靠圈內朋友幫忙,「最初Johnson在漢雅軒給我一張椅一個書桌,我就這樣在那裡寫起了建議書。然後,他慢慢給我介紹香港支持藝術的朋友,而且,我們獲贈一本很重要的書:《China's New Art, Post-89》。這書的初印早絕版了,他說只要你能找到資金再版,你可以將賺取的金錢留下來自用。因此,他們展開了有史以來最有趣的「藝術眾籌」行動。

「我們將再印好的新書,寄給一千名朋友。隨每本書還有一封信,裡面寫着:『你可以將書留着,寄一千元支票給我們,或是將書寄回給我們。』講到從前的頑皮事,她忍不住笑:「這本書非常非常有份量,它是很重的。當你拆開包裝,你一定會想要它!」她嫣然一笑。

問她度橋時是否已在偷笑?她大樂:「當然啦,這是還沒有眾籌平台前的眾籌啊!」由於收到書的都是有份量的藝術愛好者,又由於書很重,又印刷精美,結果策略成功,沒幾人將書本寄回。一千個一千元,他們馬上籌得一百萬港幣,這成了AAA草創的資金。

Image description 亞洲藝術文獻庫(AAA)現時會址

為何在香港?
「當年我們做中國藝術的Research,感覺常像在黑暗中摸索。」問張頌仁,為何當初要幫徐文玠將幾乎不可能完成的AAA在港成立,他這樣回答:「當你繼續做下去,你會認識一些朋友,是有那方面的資源,例如某年期的出版刊物,如果他們仍然有出版,你可以在他們的檔案庫內尋找資料。否則,你要找曾經參與的朋友。這是以前當代藝術搜集資料的方法。到了現在,藝術家變得更多了,你很難去決定怎樣去將他們定位?將他們歸類為教育、展覽?」

他指出,有了檔案室,就有了香港藝術圈的一幅完整圖畫,「重要的是,中國藝術史的檔案,或甚至是亞洲藝術史,一直到當時都沒有被認真紀錄及看待。在當時,成立一個亞洲藝術檔案,就能夠接觸到這些最好的資料了,那會是一個長期的機構。」

Image description 2001年AAA Soft Openning,Claire(左一)

至於為何定位是亞洲,而非中國/香港,他們坦言最初想法的確是中國藝術文庫,「然後我們就討論到,大家想達到什麼目標?既然亞洲有那麼多國家,但有很多地方的藝術基建,或在這上面的知識是十分薄弱的。我們獨立,不隸屬政府。」Claire:「AAA的想法是多紀錄一般的藝術史,創立的九十年代,藝術史都是以歐洲角度來看藝術史的。那年頭,若你想學習中國藝術,能學的都是過去式的,而且你還得要去大學某個部門報讀。一般藝術史的想法,也是紀錄不同國家想法的交流,由於這樣,它才不會變成了國家藝術檔案。」以亞洲為本位,變成了你可兩邊對比、閱讀、比較,「就像如果你去研究印度,你一定會掀連到英國。」

張頌仁更說:「Asia的整個想法其實不完全亞洲,這想法其實來自歐洲。因為AAA的想法來自現代藝術,而當代及現代的想法就是要對應歐洲,觸及亞洲的共同命運。我確信,M+及西九龍也應該做類似工作,也應該用整個亞洲的目光去看。」

Image description 為配合今年的Montblanc藝術贊助人大獎,Montblanc推出的路德維希二世(LudwigII)限量版書寫工具。

期望一萬呎基地
AAA有三十多人上班,它的實質工作到底有什麼?

「藝術是知識。」Claire說:「藝術可以是很多東西,它可以是你的藏品,可以是投資,但它也可以是知識,只要學懂一些背景及歷史,你可以用另一個眼光來看世界。」她說,一般知識都要收費,但他們偏偏要把它做成免費。「很多人不知道香港有藝術史!那我們就是要讓大家知道,是有的。我們不只是要認識它,還要知道香港以外,有更大的世界。事情要這樣才變得有趣。」

「我想補充AAA的其中一個工作,就是去調查及搜集資料,以作檔案。」Johnson:「這工作大概由2001年開始就做了,當年的中國當代藝術,第一手資料是不易被外人輕易得到的,我們就這樣開始。但當藝術家、藝術圈整個富起來,人人都開始印Catalogue、做展覽,每個Archive都遇到同一個挑戰,就是你不收藏一些什麼,因為有太多東西可以留下了。」選東西很重要,由熟知藝術的專家選取原材料,變成了繁重的工作,Claire:「之後,就變成了像有以千計的博士在研究畢卡索,但沒有博士在研究其他名氣不及的藝術家。所以上述的是第一步。」

成立18個年頭,AAA發展出多個策略,其一叫Content Priority(內容優先),「我們得看看別人在做什麼,好讓大家不會重複。除此之外,我們按照每個國家,找出重要的藝術家,把資料上傳網站。即使他們在當地是已被紀錄,但在國外可能並不如此。這個過程很漫長,有些實物我們都保留,但香港土地成本太高,要留存也實在很難。」AAA也替中學編制藝術課程,跟港大開藝術科,工作的種類遍及文獻、檔案、資料搜集、教育等等。

香港人貴地價高,為何要在這裡成立總部?Claire笑:「因為我來自香港,我不知道那裡去啊。」Johnson:「香港是最有優勢做的。如果它在日本,人人都會說是日本的,在中國,大家會說中國冒起,現在多有權力(Power)了。但香港?香港永遠不會有權力。而且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會。檔案是關於文化、政權(Authority)和權力。非西方的藝術歷史研究一直都留在西方,西方大學有很多這些資料,而原材料也因此離開了原地了。對於這一點,藝術史的原材料要留在本國,十分重要。將資料帶到國外重要,因為它會帶來國外的觀點,但留在當地,國人可以自己發聲。」

十八年前的年少衝動,做到了今天,漸漸看到了AAA的成績。年代演變,今天要找藝術家的資料,已不像十八年前困難。AAA的挑戰,變成了要以有創意的方法,將資料留下。數年前他們接到香港藝術家夏碧泉家人的電話,發現他過世前,拍下了四十年的香港藝術展覽照片,他的畫冊、書本、照片,共600多箱檔案資料,這兩年都堆在AAA的一個辦公室內,由專人處理,這令他們感覺很興奮:香港藝術史又會補上一塊又一塊了。

今天領獎,他們眼睛一直望着未來,AAA的地方早已不敷應用,他們一直想搬到更大的地方,Johnson笑:「現在我們首先想要得到的,是Montblanc給予更大的支持啊!」眾笑之下,Claire:「香港買物業貴得離譜,我們需要的是一萬呎大的地方。這很困難,但我是樂觀的人,如果有任何人想幫這忙,請聯絡我們!」

Image description 亞洲藝術文獻庫(AAA) 地址:香港上環荷李活道233號 荷李活商業中心11樓 電話 :852 2844 1112 開放時間 :星期一至六 上午10時至下午6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