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王迪詩:人命值多少錢?

2019-02-11

《我不是藥神》票房超過30億元,打入中國電影史上票房頭五位,網民激烈討論,連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講話都似乎在呼應這部電影。近年金融界興起biotech,大陸banker和律師無一沒看過這部神片。最近才在香港上映,我上星期在百老匯電影中心看了,很值得看呢。

鋌而走險

世上有很多慘事,但我認為沒有一樣慘得過「窮及病」同時發生。一位朋友的父親患了肺癌,標靶藥每月要花6萬元,保險不包,又沒資格申請關愛基金。標靶藥很有效,朋友的父親幾乎沒有受到什麼痛苦,病情一路好轉。你說沒錢怎麼辦?《我不是藥神》講的就是窮病人的狀況。在大陸,如果病人需要的藥物沒有被納入醫保,那就只能傾家蕩產買天價藥物保命。電影改編自中國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患者陸勇的真實事件。跟真實不一樣的是,戲中男主角程勇本身並非病人,而是一個賣印度神油、沒錢交租、脾氣暴躁的潦倒大叔,父親病重急着要錢醫治,老婆又要離婚並帶走兒子(據說真實的陸勇對自己被拍成油膩大叔一度很不高興呢)!他為錢鋌而走險,去印度偷運非正廠藥賣給中國的癌症病人。說到這裏,溫馨提示一下以下會透露更多劇情,讀者請自行決定是否看下去。是這樣的,在中國很多病人買不起「救命藥」,程勇走私的非正廠藥卻便宜很多,透過一位病人界網紅作地下宣傳,大批病人蜂擁搶購便宜藥物,程勇與幾位病人成了生意夥伴,賺了第一桶金,可是大藥廠指摘程勇售賣「未受中國管制的『假藥』」,程勇最終被捕入獄。爭議在於程勇雖然「犯法」,卻救了很多人的命。電影中的他起初為錢,後來真心想救人,甚至自己貼錢賣藥。

Image description

追求大我

導演安插了其中一幕有特別寓意,那就是程勇在印度街頭的煙霧中、與若隱若現的神像對視那一幕。這兩尊神像是濕婆和迦梨。一隻手提着一顆頭顱的是迦梨,她是濕婆的妻子。最初是雪山女神帕爾瓦蒂化身成杜爾伽去打仗,對抗強悍無比的阿修羅軍隊,她在困境中奮戰,但也同時引發了內心的憤怒,臉上湧現黑氣,誕生了可怕的迦梨。魔鬼的每一滴血都可以產生出一個新的化身,迦梨在戰鬥中吸乾了化身的所有血,消滅了魔鬼。但在對抗壞人的過程中如何避免自己也變成壞人,才是最難的課題。

迦梨立下功績,但也因為過於強大而肆意放縱自己盲目毀滅世界的慾望,憤怒地亂蹦亂跳,令大地震動起來。濕婆犧牲自己,躺在迦梨的腳下以保護蒼生。迦梨手裏提着一顆頭顱,代表砍掉了人類的「小我」意識,從「小我」造成的痛苦解放出來,實現「大我」。比喻程勇對抗天價藥,拯救了病人。但也因為捲入了許多麻煩、害怕坐監等原因而一度停止賣藥,令病人連唯一的希望也失去掉。眼見病人受苦,程勇最終由一個市井大叔蛻變成犧牲自己救人的英雄,就是由「小我」超脫成「大我」。

其實瑞士藥廠研發這款藥物「格列寧」投資龐大,耗時13年,研發成本超過50億美元,想得到回報也無可厚非吧。但格列寧在中國以外的地區卻不是那麼貴,抬高了藥價的是中國對進口藥的徵稅、醫院加價、流轉費等等,而且很多地方早已把格列寧納入國家醫保,有些甚至是免費的。好消息是,「陸勇案」引起了社會討論,後來中國已把17種抗癌藥納入醫保報銷目錄,病人再不用負擔昂貴的格列寧了。

撰文:王迪詩

www.facebook.com/daisywon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