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僅有40衣物5鞋3袋 斷捨離人辦:執屋達人林翠君

2019-03-08

林翠君(Sharon)是一個27歲的女孩, 她看起來跟其他生活在香港這物質豐富城市的女孩無異。但若你去到她的家,你會大吃一驚,因她春夏秋冬連睡覺的衣服加起來只有40件,鞋子連拖鞋5對,手袋連背囊僅3個。她房內的抽屜甚至可以空無一物。

這名九十後,是城大工商管理學士畢業生,由月入3萬多元的醫療數據分析師, 轉投一個全新的行業:執屋。她兩度飛到日本學習斷捨離文化,在4天之內考獲日本收納認證資格,並於去年成立一間專門幫人執屋的公司。現時她月入約2萬元,但她充滿自信地說:「業務一直增長,到今年底收入一定超過以前!」

訪問地點是林翠君與父母同住的一個逾300方呎居所,由於屋內無雜物,空間感很大。抬頭一望,開放式廚房的天花板是個隱藏的巨型橫放大櫃,也是她媽媽的雜物櫃。「連摺凳也放在上面!」她笑一笑說。

至於她的房間,一片「空白」,瘦窄衣櫃櫃門打開,只見疏疏落落掛着20件衣服,把放在行李箱、洗衣機和她身上的衣物計算在內,她全副家當只有約40件衫褲裙。至於鞋,連拖鞋在內僅5對——記者不禁想起,作為女士的我在短短3個月內已買了5對鞋……

最令人佩服的是,林翠君房內櫃子有些抽屜,通常只是半滿,連看不見的抽屜也是空的,可見到她的功力有多深厚!在實行斷捨離後,她把全屋裝修,色調剩下黑白灰藍。她的衣服也是一片黑白灰藍或杏色。這天,她身上亦只有全白色的上衣和全白色的牛仔褲。

Image description 執屋達人林翠君的衣櫃內,只見疏疏落落掛着20件衣服,這已包括她一年四季的衣裳。(吳楚勤攝)

東京公幹半年醒覺

林翠君跟斷捨離結緣在2016年,其時身為數據分析師的她,被派到東京公幹半年,從日本同事口中首次聽到「斷捨離」三字。旅程完畢,她醒覺這半年來的生活,只需要一個行李箱的物品。回港後,她就開始實行斷捨離。

「還記得以前我的房間有一張碌架床,上層成為我放雜物的地方,我跟每個女生一樣喜歡購物,當看中一個手袋,同一個款式我會買不同的顏色!我一度有超過200件衣服!」她以手比劃說。

兩年下來她丟棄近八成物件。跟她同住的父母又如何?

「爸爸很願意丟東西,母親最初把很多東西搬回深圳——我們在深圳有間屋,但隨着她在這兒全新的家感到輕鬆自在,也逐點把深圳的雜物捨棄。」

最掙扎要丟棄的物件是什麼?

「前度男友送給我的禮物吧!他某一年因工作有成績,買了一枚鑽石戒指給我。但最後我也把它賣出,因他已經是一個過去的人。假如連這個也不能放棄,人生很難前進。」

因此,這名前度男友沒有任何痕跡留低?「實物痕跡是零!但我會把物件拍照,留個紀念。」她帶點感觸地道:「斷捨離的精神,除了是雜物,還有內心的糾結。捨棄的可包括一份你不喜歡的工作、一段逝去的感情,以至是Facebook的朋友。」

那麼她現在的Facebook有多少個朋友?她噗哧一笑,打開手機望一望再說:「我以前有近1000個『朋友』,後來我unfriend了一些人,都是在小學或活動認識,但10年也沒有交往的人。現在,我有300個朋友。有些人覺得unfriend別人很絕情,但在unfriend了他們之後,我可以看得更多我所熟悉的朋友的動向。」

Image description 林翠君(中)在日本公幹半年,才發現自己只需要一個行李箱的物品。(受訪者圖片)

幫客人丟10袋衫

她最後亦斷捨離了自己的數據分析工作,「那時的工作是這樣的,例如某醫療品牌想開拓大陸市場,我們就幫客人計頭10名最有潛力的內地城市。但我發覺自己不太喜歡天天對着數字,我比較喜歡對人。」

她決定走自己的路,在香港推廣斷捨離,去年8月自立門戶,成立Home Therapy,專門幫人執屋,也教導收納法,收費為每小時250元,每次至少出勤4小時。創業至今她約接了40個案子,暫時全是香港客人。

去到客人的家後,程序如何?

「我們首先從沒有感情的物件入手,例如衣服,才到紀念品。」然後她數出家居五大雜物,「第一位是衣服;第二位是化妝品;第三位是紙類物品如書本及宣傳單張;第四位是電子產品;第五位是廚房用品。」

她停一停再說下去:「我先會處理衣服,把客人的衣服從衣櫃、廁所甚至洗衣機取出並羅列開來。」

她舉例道,「我去過一個2000呎的居所為客人進行斷捨離,那是一個三人家庭。其中一個女生有一個衣櫃放滿她不會穿的衣服,而她常穿的衣服則掛滿房間,這是不是很奇怪?最後我為她清走所有她不會再穿的衣服,並把她會穿的衣服放回衣櫃。」

「另一個客人是一名50多歲的女人,這是我暫時遇過最困難去說服的客人。她獨個兒居住,是一名會計師,被公司裁員後,就把自己約100多呎的公屋全新裝修。她總共有80小箱的物品。她喜歡買襪,大概有150對襪!當中有很多更是全新未開封!」不同款式都有?「對,如露腳趾長襪。」

經她苦苦游說,最後對方只肯丟棄30多對襪。「至於衣服,她丟了10袋。但這只是佔約20%的物品。客人不停說想清理雜物,卻又處處不捨得。」她嘆一口氣說。

由於她是「一腳踢」的個體戶公司,因此暫時只接受家裏有女性在場的客人,「單身男客人,我不會接的。這是因為安全的考慮。」

那麼執屋有什麼貼士分享?林翠君早已在日本取得收納檢定協會專業認證,暫時考取了三級之中的其中兩級。此證書每級修讀連同考試需時兩天。「例如空間規劃,我們應如何設計一個衣櫃?香港人好像喜歡很多抽屜的衣櫃,而日本人呢,他們喜歡只有一行衣架鐵通的衣櫃,其餘小櫃子可以到無印良品之類的商店添置,那麼規劃空間時就更有彈性。另外,直立式收納法不單慳位和一目了然,而且抽取衣物的時候也不會弄亂格局。」

Image description 其中一名客人的客廳,經林翠君出手清理,立刻令人感到舒暢無比。(受訪者圖片)

收入減少前景樂觀

斷捨離有兩大難處,第一是「物」到用時方恨「少」。

「對,很多人都覺得今天不用,但將來我可能有用。例如你覺得這條褲子在減肥成功後就可以穿,但我可以告訴你,其實這日子不會來到。以我為例,我把八成物件丟棄,但我從沒有後悔。斷捨離是關於現在和自己。」

第二大難處是,物以「買」為貴。親手買回來的如在旅行時千辛萬苦搬回家中的寶貝,又或者價錢很高忍痛買下來的東西,時間金錢大出血,難免不捨得。「你可以把它們賣出去呀!例如電子產品,我會放在Carousell,賣出的速度很快。另一個網站叫做Guiltless,可以安排上門回收有品牌的衣物和袋,若成功賣出他們會向你回報金錢。」

但是二手網站也有問題,就是當你擺出一件物件,可能很久也沒人購買,那又如何呢?「我的做法是,若那件物品沒人要,半年後我就會把它捐出。」她說,兩年下來從寄賣中回收數萬元現金。

那麼,林翠君對於迷你倉又有何看法?她聽後大力搖頭道:「首先我沒有迷你倉,亦不贊成使用迷你倉。其實你放在迷你倉的東西,就代表你不會用!何解你還要月月付錢去儲存它們!」

尾聲問她創業之後收入是否較以前減少?

整個訪問都坦誠相對的她道:「我對上一份工作的收入大概是3萬多元,現在收入約有兩萬元。雖然減少了但正在穩定地增長。我亦準備在6月開辦收納課程,增加業務的多元性。」

Image description 林翠君的拍拖生活也遠離物質,男友Toby從印度回來,不買手信,只在當地學廚,回港煮印度菜給她吃。(吳楚勤攝)

林翠君小檔案

年齡:27歲、家庭狀況:未婚

學歷:城大工商管理學士

職業:Home Therapy老闆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她是城大工商管理學士。(受訪者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