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歲月無聲 茶酒有價

2019-09-30

中國的茶葉,由於需求量大,幾乎年年都漲價。比如今年的明前龍井,據聞就賣到一萬元人仔一斤。但明前龍井的飲用時間,最好是今年內飲畢,留到明年,就有點變味了。所以不能留存來升值,而可以保存愈久升值愈高的茶葉,看來只有普洱茶而已。

即將舉行的保利香港秋季拍賣會,今年首次拍賣非常珍貴而稀少的陳年老普洱──有「茶王」美譽的宋聘號和「茶后」美譽的福元昌號。

從清朝末年到解放初期,凡是私人經營的茶莊,都以「號」字來命名,因此,號字級的茶到如今已有百年的歷史,主要採用的茶葉,都是來自雲南易武正山,但由於各茶莊有自己獨特的選料、餅形和條索,故而有不同的特色。

Image description 輕井澤威士忌最出名的是「藝伎系列」。

老普洱發思古之幽情

當年清政府的雲貴總督鄂爾泰在雲南設立普洱府,下設茶葉局,經考察後,認定綿延百里的易武山區的地質環境最適合種植茶葉,便把易武原有的數百年古喬木茶樹保護起來,作為貢茶,僅供皇室之用。除此之外,又召集最好的茶農和茶葉專家,全都到易武種植普洱茶樹。所以,易武正山出品的普洱茶在百多年前已享譽全國。

新中國成立後,實施計劃經濟,私人茶號全部收歸國有。由官方製茶機構的「中國茶葉公司雲南省公司」來壓製「中茶牌圓茶」,自此普洱茶便進入「印級茶」時代。

這次保利秋拍的號字級陳年普洱大約1910至1920年出產,包括福元昌(紫票)、宋聘號(藍標)、同昌號黃錦堂、同昌號黃文興、同興號向繩武、陳雲號及小票敬昌號各一片。其中的「福元昌號」及「宋聘號」更享有「茶王」與「茶后」美譽,是茶人夢寐以求的茗品。同時亦拍出五十年代出產的印字級茶,包括紅印圓茶、紅印鐵餅、無紙紅印、藍印甲級、藍印乙級、大字綠印和藍印鐵餅一片,都是存世量稀少的珍品。隨同茶葉秋拍的還有宋代的磁州窯白覆輪墩式茶碗一個。用它來喝號字級普洱的話,不知會否引發思古之幽情?

中國種植普洱茶樹已有3000多年歷史,周朝時,已有先民濮族獻茶給周武王的傳說,只是那時還未有普洱茶的名稱而已。唐代的樊綽在他著述的《蠻書》說:「茶出銀生城界諸山,散收無採造法。蒙舍蠻以椒薑桂和而飲之。」銀生城就是現在的景東彝族自治縣,而考證指銀生城的茶葉,就是普洱茶。宋代的李石在《續博物志》亦記有「茶出銀生諸山,採無時,雜菽薑烹而飲之。」到了元代,雲南有個地方叫「步日部」,漢字就寫作「普耳」,這在普通話發音是和普洱一樣,不發港人的廣東音「里」。

占飛有幸10多年前在廣州的一個茶酒美食的盛會品茗過清代的普洱,那感覺是在嘴巴裏留之不住,滑不溜掉的非要滑到喉嚨深處。想來,那就是號字級的普洱吧。「鏞記」的甘健成在生時,一次招待內地客人時,客人先表示他會帶來陳年普洱,於是甘先生也在飯後把他珍藏的陳年普洱待客,但可惜客人沒帶,所以那天喝到的只有甘先生的珍藏普洱。占飛那天剛好是座上客之一,幸運地喝到,想來那是印字級的普洱了。

號字級和印字級的普洱茶之所以升值潛力高,道理是和好年份的紅酒一樣,喝一片少一片,飲一瓶少一瓶。標上釀製年份的單一純麥威士忌也是這樣。說到單一純麥威士忌,很多人想起的自然是蘇格蘭,不過,近年的日本威士忌卻異軍突起,酒評家都普遍認為日本製的單一純麥威士忌有不少品牌是全球最佳。看過日劇《阿政:威士忌第一人》故事的話,必然知道竹鶴政孝(劇中人易名為龜山政春)為了釀製出超越蘇格蘭威士忌而付出多大的心血和毅力。

Image description 優質陳年普洱價格不菲,其中福元昌號及宋聘號更享有「茶王」與「茶后」美譽,是茶人夢寐以求的茗品。

 

輕井澤威士忌逾百萬

保利秋拍今年推出拍賣的威士忌,是帶有傳奇色彩的一套57瓶輕井澤「藝伎」系列。輕井澤酒廠誕生於上世紀五十年代末,但一直名不見經傳,直至七十年代更改廠名,並開始釀製單一純麥威士忌,堅持使用「黃金諾言」麥子、「歐索羅」雪莉木桶、「奧勒岡」松本發酵槽、罐式小型蒸餾器和進口的烘麥泥煤,才在八九十年代打開銷路。但由於生產成本過高而破產,廠房剛進入二十一世紀首年便停止運作,且於2016年拆除。不過其出產的單一純麥威士忌卻是行家的至愛,因此,輕井澤的庫存酒桶為數300多個便全部被「一番飲料公司」收購,到目前為止餘下數量還有多少,可想而知。

輕井澤威士忌最出名的是「藝伎系列」,是「一番」裝瓶的設計,在酒標上印有不同形態的日本藝伎。其中的兩瓶4年前曾在香港拍賣會上以高出底價170%的24萬港元拍出。3年前,27瓶包括29、30、31和40年的陳釀威士忌,以100多萬港元成交,升值之快,已經在威士忌的拍賣指數上超越了排名居於首位的麥卡倫單一純麥威士忌了。

相片:網上圖片

撰文: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