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笑我太瘋癲──皇都戲院大廈最後的燈火 文字師歐陽昌

2020-05-14

Image description

「唔見棺材唔流眼淚」是真的,而人類都總是犯着同樣的錯誤;如果不是皇都戲院大廈即將要清拆,都不會急急腳走來拜訪「真體字」文字師歐陽昌師傅。

Image description

筆者的外公從小就灌輸一個要練好一手字的概念給筆者,因此從小就喜歡美麗的繁體字。香港的特色有很多,如果要筆者選一個屬於香港的手信,大概不會是曲奇餅(老婆餅都可以考慮一下),而是香港的文字。走在街上,即使霓虹燈已開始買少見少,但仍然會見到一個又一個招牌;仔細研究一下,會發現其實每個招牌都用上不同的文字,而即使皇都戲院大廈清拆在即,都仍然堅持留守到最後一刻的,有「京華招牌」。

Image description

去到皇都戲院大廈,不禁有點唏噓,伴隨着京華招牌的,就只有師傅的街坊、空置的店舖、已關上的鐵閘和幾隻在旁蓄勢待發的蚊子。明明知道可能明天就要撤離京華招牌,歐陽昌師傅仍然依舊向我們「傳教」,一說起他的書法及字畫,就如烏蠅掉進蜘蛛網,你想走都走不了。

Image description

聽得最多的,是歐陽師傅不斷問我們:「你看我的『真體字』是否最美?你看我的字畫是否比張大千的還要漂亮?」藝術對於筆者而言是不能比較的,但欣賞的是歐陽師傅這份自信,寒窗苦讀的確是他的寫照,家鄉順德的他小時候的而且確會讀書、研究文字至半夜,點着火水燈至半夜,才得以鑽研到他至今仍引以為傲的「真體字」。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真體字不是他的創作,歐美師傅堅信這才是最「真」最正統的字體,因此連天壇、宗教儀式等必定要用上真體字以示尊敬,甚至2018年大館都找到歐陽師傅合作,傳承真體字文化。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從事招牌製作已有三十多年歷史,歐陽師傅所用的不是什麼名貴的毛筆、材料,手上為我們寫招牌的筆的毛都已開始見殘舊(「我用枝筆$4蚊咋!」他說),但仍然毋減他的專業。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毛筆和香煙,應該是歐陽昌師傅的精神食糧;而他,就是自己的信仰,堅信自己的文字、堅信自己的字畫,就連說話都有一套「歐陽昌」語調,每句都像在唱大戲;大概要有這樣的「瘋癲」,才得以歷盡高低,仍然笑看人生。

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歐陽昌師傅有開班教學的,他說不管有多少時間,甚至少至一、兩個小時,他都願意將自己畢生所學教閱大家。

文:Jaz Kong
圖:Jaz Kong、AC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筆者都很久沒有被捉住手教寫字了,但歐陽師傅的用心,真的是 feel 到的。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