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os in Hong Kong】意想不到的她: 是她也是你和我

2020-08-19
+3
為男士們操刀剷青頭的Handsome Factory 女 barbers
女壽司師傅 Kelly 陳珈儀
既是潮人又是風水師傅的 Thierry 周亦彤

到了真正達到女性平權的一天,大家不會再見到「女性平權」這幾個字。

很矛盾地,在此之前我們還是要為男女平等繼續發聲。Gender pay gap、女性生理假、男性的侍產假等討論在媒體還很常見:這就足以證明性/別不平等在香港,以至世界各地仍然存在。又或者說,性/別平權或女權不是要為女性爭取相對上更多的利益,而是因應生理上男/女之別而為雙方爭取應有的權利,或者在現今社會上因應社會改變而對傳统上的 gender role 作出改變。

而說到 gender role,就不得不提我們邀請的幾位受訪者,她們默默起革命,以女兒身挑戰一些傳統上只有男性才「可以」做的工作,或者一些仍然以男性為主導的工種:包括香港極為罕見的女壽司師傅 Kelly 陳珈儀、既是潮人又是風水師傅的 Thierry 周亦彤、以及為男士們操刀剷青頭的Handsome Factory 女 barbers。套一句風水之說,這大概是她們的命,即使像 Kelly 及 Thierry 一樣,當初未有實質打算入行卻又誤打誤撞為這些職業開創新歷史,可能她們當初只是不經意就掀起了波濤洶湧,但想深一層,又真的如此不可能嗎?雖然是歷史新一頁,但對她們而言,卻只是很自然、很普通的一件事。既然如此,更要好好了解幾位「sheros」的故事。與此同時,在香港提到女性平權,又怎能不提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講師黃鈺螢(Sonia)?除了在學術界得到廣泛認同,多年前她已經着手籌辦推廣女性藝術創作的獨立電影節「女影香港」,近年亦是「Women's Festival 女人節」的創辦人之一。透過她的文字,大家又會否對香港職場上的性/別文化重新審視?

希望平權也可以成為我們的生活日常,希望「平權」變得「不值一提」的事情。

TEXT BY JAZ KONG

更多關於【Sheros in Hong Kong】的專題: https://bit.ly/3ggfDi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