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os in Hong Kong】女友視覺 Barber’s cut

2020-08-24

Image description

男士心目中的完美伴侶條件,不外乎性格外表價值觀,煮得一手好餸是bonus。原來,假如另一半是髮型師,以女友視覺親密操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幸福。推動平權,很多時候是大聲疾呼,其實,細心拿起clipper,手起刀落剪一個men’s cut,也可成就一場靜靜地贏的溫柔革命。

TEXT BY BEN W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女barber是如何煉成的

短短五年,由本地hip-hop組合廿四味成員兼滑板店8five2老闆Brian(Julius Brian Siswojo)創立的Handsome Factory Barbershop,不但加速barber文化在香港落地生根,更培育了幾位女barbers。「早於1924年,加拿大已經有第一位女barber加入barbers’ union,當然,現在仍然有barbershop只有男師傅,但我們沒有分男女,總之懂得剪barber頭,懂得用clipper,懂得fade,我們的head barber認為合格就可以,good barber就是good barber。」Brian說,有些客人喜歡男barber,又有客人喜歡女barber,所以公司的四位女barbers,分別安排在不同分店。

一頭清爽短髮的Cherry,是Handsome Factory首位自家培訓女師傅。五年前,她開始在salon工作,擔任junior,兩年後加入Handsome Factory。「那時候,我想把學習範圍濃縮,專攻一門,盡力去鑽研,於是日間做shopkeeper,夜晚學剪頭髮,兩年半前正式升為barber。」

四位barbers中,由化妝師轉戰barber的Kabe,彷彿早已身懷barber。「當化妝師的時候,已慢慢意識到自己對整頭髮很有興趣,這可能是因為我爸爸,他對自己的髮型非常執着,自少看見他每天面對鏡子gel頭,隨時可以整半小時,大概是睇得多,所以產生興趣,後來機緣巧合之下,師傅便帶我入行。」即使她已成為barber,仍然未試過為爸爸飛髮。「爸爸對髮型太講究,已經進化到自己剪頭髮,有齊鉸剪及clipper等專業工具,我暫時不敢挑戰。」

Image description (右上) Cherry Barber年資:兩年半 (左上) Gloria Barber年資:一年 (右下) Lily Barber年資:兩年 (左下) Kabe Barber年資:一年

傳統上,雖然barber如Brian所講的無分性別,但在外國的barbershop,或者本地上海飛髮舖,師傅九成九是男人。來到2020年,爽朗的Cherry相信,任何職業都是平等,她們會盡力做好自己崗位,甚至比男同事更細心、溫柔。「我們會以女性角度去剪一個男性髮型,類似一個女朋友視覺,有客人甚至覺得要過女朋友一關,當然要找女師傅剪。」提到為男友剪髮,大家都甜絲絲地投訴,笑容燦爛的Gloria隔空告狀:「男朋友甚至已經很老奉,兩個星期就要剪一次呀!」想起以前一個電視廣告的經典對白,「我不是想食你煮的麵,只是想見多你幾面」,同樣道理吧。

曾在salon當reception的Gloria,兩年前來到這裡,一年前正式晉升barber。「擔任學徒大概接近一年,學習的時候,可能有一套formula及technique,當我們面對每一位客人,便要懂得如何將組合這些基本技巧,為客人設計不同style,譬如是fading的高低,或者其他細節。」師姐Cherry具體地解構:「一開始先要學分section,整個haircut要點剪,有些少似數學,按照guideline,一個位接一個位去剪,然後要學習吹頭的紋理,如何gel頭,跟salon最大分別是兩旁及後面的fade。」Gloria覺得salon相對多規矩與限制,工作時比較嚴肅。「Barbershop比較似一個family,即使不是自己客人,大家見得多,很容易熟絡。」

Barbershop 揭秘

Kabe說,客人來到,很多時會傾偈,會講下工作、屋企、打機,分享他們的生活。「不過,最重要是執返靚仔,大家輕輕鬆鬆chill一下,可能一間舖有四個位,客人就算不相識,都可以一齊傾,甚至乎happy friday,他們會開開心心全場碰杯,大家好似來玩,這是barbershop獨有的文化與氣氛。」然而,因為疫情,店內暫時停止提供飲品。「以往沒有所謂,只要客人想飲杯,剪髮前後都可以飲,至於barber,通常是接近收工才會跟陪客人飲兩杯。」

雖然barbershop歷史悠久,始終近年才在香港開到成行成市,仍有不少人不明白salon與barbershop的分別,聽聽鉸剪資歷最深的Lily講解。「在服務方面,barbershop只會剪髮及剃鬚,而salon除了剪頭髮,還會電髮與染髮,因此,salon店內充斥chemical氣味。」有趣的地方,原來不喜歡每天聞到化學品氣味,是她投身barber行列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salon比較多女性客人,說話要小心一點,會擔心被客人投訴,但來到barbershop,我試過不小心在客人面前講了粗口,大家完全不會介意,整個氣氛輕鬆好多。」Kabe補充,店舖沒有規定只招待男人,但他們只會剪men’s cut,現時也有少量女性客人。

Image description

問幾位,面對salon的女性客人,跟barbershop的男性客人,最大分別是什麼,大家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語,不論訪問當日及重聽錄音,只能清楚聽見他們異口同聲的一句:「女性奄尖啲囉!」雖然幾位各有不同性格,共通點是爽直,正如Gloria自言:「我們都不是十分姿整的女仔,比較爽朗,加上我們對得公司同事多,全公司幾乎都是男人,慢慢便會受到影響。」在限聚令期間,她們也減少見面,難得一同訪問,鏡頭前後她們都開開心心圍作一團,不停傾不停自拍。

作為女barber,生理上最大限制是剃鬚,為了克服先天挑戰,幾位各施各法。Cherry回憶:「我們沒有鬚,唯有更加用心,可能用氣球,或者以自己手手腳腳,以及膝頭練習。」Lily則會問熟客有沒有興趣擔任剃鬚模特兒,她對剪髮與剃鬚同樣喜愛。「有時幫兩個客人剪頭髮,然後一個客剃鬚,感覺上不只是剪剪剪,最好是剪髮剃鬚一齊做,可以統一整個造型。」旁邊的Cherry也同意:「最好當然是剪髮剃鬚都做,平日剪髮大部分都是集中幾款髮型,最好有其他新嘢玩下,否則團火慢慢會熄。最好笑是有客人試過問我怎樣令鬍鬚生快啲!」

傾了一輪,究竟幾位功架如何?訪問過後,在Handsome Factory幕後團隊V小姐安排下,有幸享受Kabe手勢。以刀論刀,比較過往曾經幫襯的barbers,Kabe的clipper刀功相當純熟,手夠定,落鏟快,即使期間不斷解答我的提問,依然游刃有餘,不用三十分鐘已迅速完成,效果相當不錯。經過這場女友視覺的barber體驗,原來有個barber女友,是意想不到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