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os in Hong Kong】潮爆風水師Thierry Chow:風水×藝術×環境學

2020-08-25

Image description

眼前的 Thierry Chow 周亦彤一身 vintage 裝扮,清爽短髮左右兩邊分為一黑一象牙白,大概會認為她是時裝KOL 也不會想像到是一位風水師。對於揚威國際的「女風水師」身分,她自覺有更重要的使命——透過她以往當插畫師的經驗,加上獨到的美學,她希望將藝術、美感及環境學融入風水學當中,讓自己、讓大家可以重新審視「風水」。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你應該穿正經一點」:喜歡非傳統髮型、是女生,又如何?
Thierry 師承父親周漢明——同樣是香港一位風水大師,Thierry 大概十年前開始對自己的插畫事業感到無力,跟
父親談到此問題後心想不如一試跟隨父親學習,從此踏上風水師之路。雖然成長中跟「風水」這麼近,Thierry 卻坦言離風水那麼遠——因為一直都覺得風水很「娘」很老土,甚至對此一點興趣都沒有。但相信命運的她也相信「timing」,沒有經歷過工作上的失意、沒有在外面的世界跌過碰過,她相信不會有今天的自己。

起初入行時,天天跟隨父親到處工作,除了要應付學習術數、背熟古文及傳統文化等基本要求,跟父親輩的朋友或客人見面時聽得最多就是「你應該要將頭髮留長吧」、「你應該要這樣那樣穿呢」等流於長相之類的建議,甚至是將她的能力及可信性跟外表掛勾。十年過去了,Thierry 不但在經驗上有所改進,更讓她自豪的是自身的修行,「現在會更有信心,不只是在術數方面,而是心靈上的強大;這個宇宙一定會給你不同的挑戰,對此你是抗拒還是視之為成長機會就是自己的應付方法。我的做法就是反省、看佛教及哲學書籍及冥想,心靈就會得以成長。」

雖然 Thierry 的入行可算是偶然(但根據她的說法,父親早已算得出她的命格要做一些跟溝通及創意有關的職業),但問到她對於自己在各方面都打破了一向對風水師的既有形象,有什麼感覺?她表示又沒有看過什麼規定說女性不能當上風水師之類的說法,但推算大概是因為古代的風水師通常都要到處上山下海,加上傳統上女性都是主內的,才會造成風水術數多為男性主導這個現象。但對於 Thierry 而言,更重要的使命是要「rediscover 風水」,「愈是發掘到風水很『老土』很迷信的傳統就愈大的創作空間,在跟隨父親的日子裏見到這行業欠缺創意,就好想去填補這個空缺。」因此,十年以來,Thierry 也自立了一套傳統:在風水術數裏一定會加入美學的考量,除了是她本身對藝術的敏銳,她舉例說客人多了問她「有沒有其他選擇?」等問題,如果不想放傳統的銅錢等擺設,又有沒有另外的設計?這也是她上年開設 thierrygolucky.com 出售自己根據五行而設計的室內飾物網店的原因,加上她一再強調「舒服的環境是很重要的」,像她自己的正作室一樣,除了適合的裝潢,以香氣、燈飾、植物佈置出一個舒適的空間,就大概能明白她的「Thierry 式風水」。

Image description

Goddess of compassion
在當風水師之前,Thierry 回想小時候總是當朋友們的「樹洞」,可能這就是宇宙給她的 sign,要她踏上以風水師這個聆聽者及解幫助別人的角色。Thierry 坦言不知是自己性格的關係還是女本身的磁場普遍都比較接近 Mother Nature,她的客人都很願意在她面前打破心裏那道自我保護的高牆,用心跟她溝通。「來找風水師的人,第一次大多是遇到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所以跟他們一起去尋找方法很重要。」Thierry 認為「整定」跟後
天的努力是50/50的比例,因此撇除術數的計算,跟客人談心也是尋找什麼才是最適合他們的好方法。「就好像
治療師一樣,透過『傾計』才會聊到內心最深處,很多時候就自然會找到答案。」

作為一位好的風水師,其實可能跟一位好醫生需要的溝通方式亦類似:尤其是在傳遞壞消息的時候。良好的溝通互動就是告訴對方「不要緊的,我們一起找方法,你不用怕。」Thierry 雖然不會經常去用術數看自己的命,但她深信每人來到這世界都有不同的目的:她的就是要用自身的同理心(她本身的用詞是 compassion)去幫助別人、別的動物、以至是身邊的所有物,這也驅使她不斷去學新知識、做新嘗試,包括最近想要成為素食者的新習慣。不同風水師可能都會有不同的宗教,全視乎個人跟不同宗教的緣份;而 Thierry 就會拜觀音及綠度母,「因為觀音是 Goddess of compassion」。但同時,Thierry 亦接受自己不是萬能的,俗語有說「一命二運三風水」,即使幫了,都要視乎對方是否完全接受自己的幫忙,「很關乎到對方是否預備好、是否將建議都聽進去,這關係到個人的人生旅程,『timing』是否適合。」但不管怎樣,Thierry 最厲害的地方是總能給對方希望,
「一定有得救的!」這態度不是風水師的魔法,更不只是專屬女性的特質;Thierry 做得到的,其實也許你跟我
都一樣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