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YUEN──會當凌絕頂

2021-01-28
+4
疫情下沒法出國,Kelvin正在拍攝香港系列,這是他於歐洲回港後拍攝的山景照。
Kelvin拍攝的香港系列。
ILPOTY勝出作品之一,攝於2020年2月蘇格蘭。拍攝前當地正吹起暴風雪,他等了數小時天氣平靜下來,光線出現,在瀑布中間取景拍得此照。
Kelvin Yuen,自拍於2020年2月阿爾卑斯山山上。

雪地之上,一縷看似白煙的水流在前景湍過,遠處天空風起雲湧,雲下透出幾線光芒……這是Kelvin Yuen(袁斯樂)的作品,看他的IG,誰會想到這個周遊列國、新鮮出爐的國際年度風景攝影比賽(The International Landscap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下稱ILPOTY)冠軍竟然來自香港,而且是個才24歲的香港小子。18歲學攝影,全憑自學,攀至世界冠軍。今次奪魁,Kelvin自言意外,但拍攝幾年,他早已把目標定在世界頂尖攝影水平了。

TEXT BY 何兆彬 (照片由KELVIN YUEN提供)

疫情爆發時歐洲之旅
24歲的小伙子,Kelvin不但年輕,而且真人比想像中瘦小,不像作品中上山下海的形象那麼強橫。19歲就得國家地理全球大賽青年組冠軍,剛過去的12月再得國際年度風景攝影大賽全球冠軍。自5年前得獎,他開始觀察其他攝影師的行蹤,逐漸定出目標,知道了每年春夏秋冬,那個月去那個國家拍那個山才最漂亮。2020年的1-3月,他本來正在歐洲拍攝。

「這次行程計劃了兩年,我也是到了年初才得到國際車牌,可以自己規劃、駕駛,向目標地進發。」他先後到了德國、意大利、斯洛文尼亞、再到挪威和冰島,「本來我打算在挪威到法洛群島,就在那一天,歐洲開始封關。結果我由英國到了蘇格蘭,上了山區拍攝。」

不說不知,風景攝影師拍一張作品中需要多少準備功夫。Kelvin拍攝一張作品,少則去同一地點三次,多則無數次。很多作品都是經年月踩點、搜集資料才拍攝而成,「我們拍攝一個地點,若能第一次就拍到心中所想,那是運氣。」

由於此次拍攝蘇格蘭事前是臨時起意,他得馬上部署。Kelvin說攝影師通常要先往現場看一次,定下三數個拍攝點,查清楚地點及氣候,才定下拍攝時間。他在蘇格蘭留了七天,拍攝了兩個地點,結果今次得世界冠軍作品,就是歐洲此行兩星期內拍攝而成的。

什麼時間拍攝才美?怎樣選擇時間、光線?Kelvin說日出時間、退潮時間都可在網上查到,但什麼石頭配月光才美,什麼石頭在銀河下才好看,就得靠經驗。他才24歲經驗不是該輸人嗎?這要靠他花下無數時光,觀摩大師作品,不斷嘗試、失敗,憑鬥心磨煉一百一千次後累積,什麼配什麼的組合會好看,如今都了然於胸。
「在蘇格蘭,第一天上山拍的像是草圖,第二天才是正式拍攝,若果失敗了,第三天再去。」蘇格蘭行程中,他待日落了才出發上雪山,拍完星光、日出,中午回酒店補眠,晚上再出發。這樣日夜拍攝,駕車上山後要再步行2小時才到達拍攝點,但他十分享受,「蘇格蘭最舒服,半夜氣溫攝氏1度,若在冰島是零下20度!」

20歲定下目標
短短一段對話,可知對Kelvin而言風景攝影佔了99%生活。他平常身邊朋友盡是風景攝影同好,偶爾跟大學同學見見面。

自從愛上了風景攝影,他視此為挑戰,不斷解決問題,「因為沒人教導,我怎做才對?技術進步,要以不同快門組合,拍攝完再回去跟高手比較,問自己到底還欠了點什麼? 每一次再提升觸覺,現在,一到現場我已知道構圖在那裡。」19歲得比賽大獎,他開始定下志向,四年的大學生涯他雖然繼續上學,但已在鋪排風景攝影師之路,「大學四年,朋友打機、社交場合我都不出現,沒有去玩O Camp,沒有上莊。我當時的目標是快讀完書,就要開始飛了,於是又去了學車。」才20歲他已經有人生規劃,誰敢說今天香港年輕人不懂事?

Kelvin說,從前看大師傑作會一臉迷塗。經歷不斷磨煉,這幾年他才漸把技術問題大致解決。跟Kelvin談拍攝,他會公開自己使用的相機、鏡頭、光圈、軟件及後製技術,可見這些都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經驗和思維,但技術問題曾一度阻礙他的進步,「明明為何我用同一構圖,他拍的清晰那麼多?」思前想後,試驗了無數次。

怎樣才會進步?他說開始時是模仿,慢慢就明白大師思維:「一眼看過去,攝影師要有強烈風格、自己的調色、自己的構圖風格,作品不是紀錄性的,要有藝術水平,例如構圖要有創意。」他打開手機以作品解釋自己用低角度、慢快門拍攝水流,「一般人不會這樣構圖。」比賽得獎作品中,他在挪威拍攝的作品中,以怪形的樹枝變成剪影作邊框構圖,發揮創意。

當初得獎是意外
2018年山竹襲港後兩天,大家猶有餘悸,攝影師卻另有想法,他馬上到萬宜水庫拍攝一系列「星洞」照片。為了拍這張相片,他準備多時,事前曾多次到萬宜水庫取景。照片中,他以垂直的全景(Panorama)技術拍攝,加上後製,照片中觀者仿如置身洞內,上望萬里星空。完成作品如夢如幻,頗超現實。

如果受挫,他不認輸,直至拍出心中照片為止。

2016年獲德國旅遊局邀請到當地,見到了天鵝堡的背影,當地人/導遊卻告之沒有路可拍到它的正面照。他回港後研究路線,翌年再去,在沒有路的山上終於拍到了它的正面照,卻發現堡壘正在維修。去年再去,終於拍得了正面照,但因為堡壘沒有厚厚積雪,他說作品仍未完成。

一切的緣起,是自2014年Kelvin開始接觸攝影及行山,有天跟朋友拍下一幀照片:前景右側是個山崖,崖上有個營,營外一人遙望山下半壁香港夜景,燈光處處。他憑作品在2015年得國家地理全球大賽青年組冠軍獎,自此改變了人生,「我跟朋友常常上山,當初拍攝不是為了報比賽,我們只是想大家關注一下,純粹好玩。得獎很意外,因為才剛玩了(攝影)一年。」攝影由當初的興趣,漸漸想到可能帶來收入,成為自己的事業。

得獎後他被聘為攝影顧問,替機構拍攝風景及行山路線等各種工作,期間也會帶工作坊,替地產公司拍攝建築等等,已能憑攝影自給自足。近兩年再進一步,Kelvin每個月九成時間都拍攝自己的作品,「我定下了拍攝行程,雖然大部分時間在創作自己作品,但它無形中會為我帶來收入。不斷更新社交平台,就常會有預計不到的事情發生,例如旅遊機構看到,就會委約我拍攝。」

Kelvin成長於中等家庭,是家中長子,家有一個弟弟。對於他從事風景攝影師,常年不在家裡,不是跑到山上就是國外,父母給予極大自由,「他們本來沒預計我讀大學,但我還是讀了。到了現在只要錢夠花,有給家用就可以了。」他笑。Kelvin從沒受過美術及攝影訓練,在愛上風景攝影之前,他最迷的是繁殖孔雀魚,「如果沒有遇上攝影,畢業後我可能開魚場,繁殖孔雀魚賣到海外吧!」

花幾年拍香港
從前在鍛鍊技術,如今目標高了:「現在要追求的是世界頂尖水平。我拍的風景相不是寫實風格,要有藝術層面。」

年初到歐洲一遊,回來將作品後製,寄出參加比賽,但Kelvin沒料到會得獎,而且是大獎,「這個獎太難太難了。比賽每年選出101張全球最佳風景相,要入101已經很難(按:他共有四張作品入選)。驟眼一看,所有得獎作品都美得像是圖畫。其實入選已是得獎,行內人都會認識你!現在贏得大獎,自己感覺像被所有人都看着一樣。」

他表示自己也不是沒有想過會得獎,但預計那日子在三年之後。他還有野心,對得獎作品雖然滿意,但仍未達到他心目中最高水平。

平常他會接拍攝工作,但拍下這麼多心血作品,卻一張也沒有賣過。曾有國際風景攝影畫廊接觸他,但出價太低,「我情願打工也不賣,要拍一張照片太辛苦了。」雖然享受,但他說沒有一次拍攝是容易的。

Kelvin近兩年都在規劃自己的攝影行程,每年出國幾次拍攝,留港日子,他有九成時間都在拍攝香港──他要在這個現代都市,拍下一幀幀沒有人想過拍過的風景照,這是一個經年的拍攝計劃,「大家看風景照,常常會覺得這種景色只有外國才有,其實香港也做到!只是要花一些時間。」

他的野心不小,希望藉由照片,改變對大家對香港的自然景觀改觀,「別以為外國景色都好靚,其實我去了那麼多地方,完全不是這樣,如果你沒有預備好,拍出來也是平平無奇。你一定要知那個時刻,配什麼光線才有美麗的效果。」一幀照片震撼力有限,他打算花數年時間,上山下海(出海到一些人煙罕至的離島),拍照拍片,完成後才公布整個系列。因為疫情,留在香港,他打算先拍下香港的離島。

「今年不上山。我在拍攝全部的香港離島,它們看起來很像外國景色!」